滨海市。

  夏日炎炎,正值晌午时分,炙热的太阳烘烤大地。

  然而,这么热的天儿,竟有人不嫌热,带着女友,在火焰山似的滨海某处沙滩,晒日光浴。

  正晒的舒坦,女友忽然坐起身。

  “你这样一惊一乍,要吓死我…”

  男友不住嘟囔,女友哪里管得了他那么多,直接翻身就起,踮起脚眺望远方大海。

  “怎么了?”

  “老公,那,是什么?”

  “哪?”

  随着女友所指,男友亦是眺目远望,可一看之下,他直接傻眼。

  “人!那是人!还…还是个女人!!!”

  瞬间,一对男女直接懵在原地,只因远处,一位赤身裸体的女人正踩着水面狂奔而来,而且,还是径直向他们所在的方向。

  “是,外星人?还是,Superman?”

  男友愣愣摇头,“不知道…”

  他们这边话音刚落,那么水面上的女人已狂奔至沙滩。

  轰!

  一声骤响之后,女人从百米外跳将而来,落在他们面前砸出一个沙坑,而后女人爬出沙坑,走到二人身前。

  蹲下身,拿起女友衣服罩在自己身上,随后在男友的衣服中翻出现金,并将女友身份证与这现金一起装进口袋。

  整个过程很快,而这对男女一直懵看她做完一切,直到女人临走说出一句话,二人才回过神。

  “啧啧啧,真丑~”

  女人瞥一眼这男友,而后扬长而去。

  短短几个字,直接将这对男女。

  小不小不是关键,问题是他们看了这女人赤体,分明是个女性,可她说话的声音竟是浑厚的男人音!

  诡异,当真诡异!

  报警!

  不管呀回事,报警是此刻当务之急,毕竟他们随身财务被盗取了,可经过警方受理审查后已过去一个小时。

  而诡异女人竟拿着女友身份证,坐上了去往京都的飞机!

  这是后话暂时不提,且说此时。

  林家别墅。

  “夫人,您去京都不和主上打声招呼吗?”

  “不了,一个小时就到,到时我直接打车去找他,省得他在这么热的天等在机场…”

  “那好,您,一路平安~”常颂为林轻雪带车网约车车门,接着道:“我这边办完事,就过去…”

  “好~”

  林轻雪点头,而后催促司机师傅开车。

  网约车缓缓驶离别墅门前,常颂看着车背影,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那个女人,为什么感觉那么熟悉?她好像是星辰教会的成员,可是,为何不见她手上有星辰烙印呢…”

  林轻雪去京都并非独往,不仅林宝儿跟着,随行的还有一位,那人便是——清若霜。

  此刻,常颂越想越不对劲,“不行,要通知主上一声!”

  想到这,他反手掏出电话,谁知还未拨号,一个关乎到他女儿常亦铭安危的电话打了进来。

  “你说什么?!我马上过去!”

  常颂挂断电话,扔进口袋,而后离开匆忙离开林家别墅。

  飞机内,商务舱。

  林宝儿贴着窗户而坐,林轻雪就在她旁边。

  “你去京都干嘛?是…不放心我会按着你的指令办事吗?”林轻雪向左看去,沉声问道。

  清若霜刚仰躺在座位,听到这,她抬起太阳镜,笑道:“不,我只是好久没来夏国,想四处转转陶冶一下情操~”

  “陶冶情操,是通过某些活动让自身‘情感道德‘水平得到升华,你都没有,陶冶什么!”

  林轻雪冷笑讥讽。

  她痛恨这个女人对妹妹的所作所为,恨不能将其剥骨抽筋。

  “你说没便没吧~”清若霜不以为意笑道。

  同时,对林轻雪投来的冷厉目光视若无睹,只见其身体往后一仰,眯眼睡起觉来。

  “你!”

  林轻雪气的咬牙切齿,可动手又打不过,只得咽下这口恶气。

  与此同时,飞机缓缓升空,经过一阵颠簸后,遨游在万丈高空的云端之上。

  滨海距离京都也就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期间能自由走动的空档很少,当然去趟卫生间很是很充裕的,而林轻雪正有此意。

  “起来!”

  清若霜睡觉不老实,竟伸直腿挡住路,林轻雪毫不犹豫给了她一脚,清若霜也没生气,更没睁眼,直接蜷腿让她过去。

  “别动我妹妹!”临走,林轻雪不忘这么说一句。

  然而她走后,清若霜即刻睁开了眼,同时,林宝儿正在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她。

  “宝儿妹妹,你一定要记住我和你说的话,不然我就会杀了你姐姐,明白吗?”

  清若霜咬咬牙挥挥拳头,这模样,若成年男子见了一定会觉得特别可爱,而林宝儿很害怕,并且重重点头。

  “嗯,明白!”

  只是,仅有十来岁年龄的她,还想不明白清若霜为何让她每个星期日都要假装肚子疼。

  俩人说罢小秘密后各忙各的,不一会儿,林轻雪便走了回来。

  还未进座位,她的挎包便不小心碰到了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轻雪紧忙转身,可道歉的话刚说完,当看清被自己碰到的人后,她直接愣在原地。

  霎时间,脸颊布满慌乱。

  镇定心神后,她咬咬牙再次道歉,而后折身走回座位。

  “我让你走了吗?”

  忽地,一道浑厚的男声在背后乍响,听的林轻雪直接头皮发麻。

  这声音,好熟悉!!!

  挎包碰到的是个熟人,看到这熟人,林轻雪又联想起关于这熟人的一切,而这道男性声音,正是属于‘这一切’中的某个男人。

  这熟人,这男人,皆是仇人,甚至林轻雪差点死在他们手中。

  木讷着脸,林轻雪如同上了发条的木偶,一顿一顿的回过头去。

  “嘿嘿~”

  终于转过头,到这人嘿嘿一笑,直接把她吓的毛骨悚然,因为这声音就是那个浑厚的男音,而面前这个子不高的人,竟是那成逝菲。

  成逝菲的身体,成浩然的声音,这,这是什么鬼?!

  突地,面前的成逝菲猛然贴近林轻雪。

  面贴面,仅有两指距离,她用男音说道:“你是谭浪的妻子,没错吧~?”

  “许久不见谭浪,若是下次碰面,他在给老婆奔丧,会不会特别有意思呢?”

  轰!

  听到这,林轻雪瞬间面色煞白。

  正在此时,成逝菲直接凝兵出匕首,向她扎来。

  死定了!

  林轻雪如此想到,毕竟成逝菲凝出的可是金淡色匕首,这预示着她半步巅峰的实力。

  危机关头,林轻雪身后座位上的清若霜,动了!

  “动我的人?哪来的胆子!”

  一声娇喝声起,她也凝兵一把淡金色匕首,直接拉开林轻雪,并和成逝菲打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