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空樱琉璃商量好,换好衣服后,时间早已经过了我们当初约定的时间。不过空樱和琉璃想着既然我提出这种要求,肯定不会那么早睡,到时候解释一下就好。空樱虽然一直都劝着琉璃,但不紧张肯定是假的,不停的平静心情,甚至想着一会该怎么服侍我才能让我满意之类的,反而越想越害羞。

  按照空樱的性格肯定还是要先敲门再进去,但琉璃便不用那么客气,直接推门就进来,在黑暗之中打开了灯光,还是对身上的女仆装感到害羞,即使是这种事情,还是要先拿出自己的气势。

  “哼,霍痴汉,告诉你,我......”琉璃正准备说话,看到已经躺在床上睡着的我顿时惊讶起来,话说到一半硬生生的卡住,既无语又愤怒,没想到我真的睡着了,这是有多么不在自己和姐姐!

  “咦,哥哥怎么都睡着了。唉,肯定是我们耽误的时间太长了,害的哥哥都没了兴趣。”空樱也是一脸疑问,又将错误揽在自己身上,显得有些失落。

  而刚刚才陷入沉睡的我也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响动,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十分疲惫,但没有睁开眼睛,潜意识里以为自己是再做梦,继续睡去。

  “姐姐,你也看到了,是霍痴汉自己不抓住机会,那就别怪我们了。好啦,我们也去睡觉吧,我真的哭了。”琉璃摊开手,也算是松了口气,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开溜,这样空樱也无话可说。

  “琉璃,分明是我们不没有准时到,才让哥哥睡着的,怎么能走呢。等下我们叫醒哥哥先道歉,然后再服侍哥哥好不好?”空樱一把拉住琉璃,怕要是自己和琉璃真的走了,我会更加生气,只能继续劝到。

  “你干嘛什么事情都为霍痴汉考虑啊,气死我了!”琉璃气呼呼的跺着脚,看来想走肯定没那么容易,索性把心一横,然后扬着下巴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去就去,反正我可不会服侍他,完事了我马上去休息!”

  琉璃心里的怨念越来越重,看着我躺在床上睡觉的我,直接走过去,然后直接跳到床上,摇了摇我的肩膀。

  “霍痴汉!起来啦,不许睡!”琉璃把声音控制到不会惊动别人,但又能叫醒我的力度,小脸都快鼓成包子的喊道。

  “呜~~~~琉璃?”被琉璃摇晃着肩膀,我再睡得死肯定也能有感觉,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睛,看到那可爱的双马尾打扮,一眼就忍住来,下意识呢喃了一句。

  而且在恍惚中我似乎还看到琉璃穿着那身很久没有看过的女仆装,可爱到保镖,正跪坐在我面前。所以由此我可以正式推断出来,老子现在一定在做梦,嗯,绝对是的,不然琉璃打死也不会主动穿上那身衣服。既然我认为是在梦里,那我也没必要有什么顾忌,伸出咸猪手在她的小脸上摸着,粉嫩的触感传来,十分的真实,就好像现实中的一样.......琉璃贝齿咬着红唇,也懒得又被这样先调戏着,干脆直接俯下身子,吻在我的嘴唇上,争取早点休息。

  “呜呜!”琉璃那香甜的吻让我瞬间就兴奋起来,也下意识的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享受着她口中的芬芳,心里也奇怪平时自己春梦里不是都出现的空樱吗,这次怎么变成琉璃了?

  而就在我愣神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响动,我转头看去,迷迷糊糊的又好像发现空樱在我另外一跪坐着,小脸也红扑扑的,看着我和琉璃在哪里做着暧昧的动作。

  “我去,这个梦也太丧失了吧,居然把她们两个都YY了!?罢了,反正是做梦,没人知道,只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境,难道我内心深处真有这么丧失的想法?不管了,既然梦到就别浪费,不然也对不起我老天了。”虽然我心里疑惑,但半梦半醒的人抵抗力可是最弱的,瞬间就坦然接受,其他的日后再说。

  然后我也勾住空樱的脖子,也开始享受她的吻,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无法言喻,恨不得一辈子都这样保持着。

  而空樱琉璃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所以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而我自然更加为所欲为,一直咸猪手顺着空樱的领口伸进去,而另一只麒麟臂则游走到琉璃的裙底一直到她那富有弹性的地方,那双万恶的狼爪享受着这辈子最高级的待遇.........叮铃之声回荡在我的房间里,此时空樱和琉璃喉咙里都发出剧烈的气息,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桃色的味道,让人春意盎然!

  “碰!啊!!!好疼!”就在我也把持不住的时候,准备翻身将她们压在,结果一个不注意,狗头不小心撞到床头上,剧烈的疼痛彻底把我从恍惚中敲醒,痛呼起来。

  我连忙把咸猪手给收回来,抱着脑袋揉着,尼玛不是说在梦里不会疼吗,果然应了那句歌词,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等等!不,不对啊!这不是做梦吧!”在疼痛中我也恢复了清醒,彻底意识到自己是醒着的,但空樱和琉璃却依旧穿着女仆装在我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骗人的吧!

  我使劲擦了擦眼睛,希望刚才一切只是我YY出来的,然结果却还是没变,她们两个还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这不科学啊,不,太不可写了!

  更《新2最z快J上酷匠网,h

  “空,空樱,琉璃,你,你们......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我结结巴巴的看着她们两个,还是无法彻底确定,只好先问问她们两个。

  “哼,霍痴汉,你什么意思嘛。让我们过来,你自己睡着了,现在又说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琉璃看我突然间又改变了态度,完全搞不清楚我是怎么想的,满脸绯红的训斥我。

  我愣了下,回想起刚才的事情,自己记得等着她们两个没来,然后睡了。接着她们就穿着女仆装在我面前,开始我以为是在做梦,所以没有顾忌。完了,搞了半天真的不是梦啊,虽然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穿成这样跑到我房间里,但我刚才的丧失行为已经让自己的形象坍塌了。空樱会不会介意我不知道,但琉璃之前可是警告过我的。结果回头我就干出这种事情,她现在心里恐怕杀了我的心都有了吧!

  “我,我,对不起,空樱,琉璃,刚才真不是故意的,你们别生气好不好。”我欲哭无泪,只能请求原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