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空樱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我叫过来,而这时候琉璃的房门也打开了,让空樱十分意外。空樱呆呆的站在原地,还以为是她是半夜出来上厕所的,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解释。

  “咦,姐姐,你怎么在霍痴汉的房间门口啊?”琉璃跟我约定好了之后,自然按照时间过来赴约,看到空樱站在门口同样惊讶,也跟空樱同样的反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我......对不起,琉璃,因为哥哥今天晚上叫我来她的房间里服侍,所以我只能过来了。你不要生气好吗,要不我给哥哥说一说,也让你一起服侍好吗?”空樱没办法对琉璃撒谎,只能立刻鞠躬道歉,害怕琉璃会因为这个事情不高兴。

  琉璃张了张嘴巴,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顿时气的吐血。其实我晚上的话自己也误会了,但既然我提出这个要求,即使是琉璃现在也只能答应。所以才会惊讶空樱为什么刚好也在这个时间段在这里,没想到是连自己的姐姐都叫过去。而且空樱刚才的话已经将真相揭露,原来我把她们两个大半夜叫到我房间里,不用想就知道我竟然是想让她们两个一起服侍,琉璃不愤怒才怪呢!

  毕竟自己之前还警告我不许有这种羞耻的想法,没想到第二天就当成耳旁风了。看来我还是对苍井美姬的话动心了,终于忍不住想要体验一下这种事情.......“哼,霍痴汉这个坏蛋,居然连姐姐也叫过来。我就知道不怀好意,气死了我了,我要去教训她!”琉璃气呼呼的跺着脚,得知我的罪行后,肯定是要冲过去跟我算账。

  “啊?琉璃,哥哥也叫你过来了?呼,太好了,还以为哥哥真的冷落你了。那我们就一起去服侍哥哥好不好,不要闹脾气了,其实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只要哥哥喜欢,我们难道不应该听话吗?”空樱倒没有生气,反而有点高兴,这样的结果既能让我开心,也能让琉璃不会吃醋。毕竟现在在空樱眼中,只要是我喜欢的事情,什么在她眼里都已经不算是羞耻了。

  琉璃瞪着眼睛,没想到自己的姐姐已经对我毫无底线的满足,既气愤又无奈。本来姐姐就是逆来顺受的性格,现在岂不是彻底成了我眼中听话的宠物了?这让自己怎么能忍!

  “打灭!不可以!姐姐,你不能这么对霍痴汉无底线的满足啊,万一她对我们没有兴趣了,那,那以后该怎么办,真的就变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妹妹了!”琉璃立刻摇头,反正说什么都不同意,觉得适当的吊着我胃口是最好的做法,像空樱这种想法无疑是最快失宠的结果。

  “不会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难道还不知道吗?而且我们欠了哥哥多少你心里也清楚吧,他为了我们冒了多少次的生命危险,难道还不足够证明他深爱着我们?现在哥哥难道对我们提出一点小小的要求我们就不同意了,那才是让哥哥讨厌我们的理由吧。”而空樱则不同意琉璃的看法,并且尽力劝说琉璃,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琉璃咬了咬嘴唇,脑中开始浮出我之前的画面,不说远了,光是那次在日本救自己的事情便足可以让自己一辈子以身相许了。琉璃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时候我为了救她们,即使面对致命的子弹也毫不退缩,最后中了十多枪,从高楼上摔下,虽然最后不知道我为什么毫发无伤的接住自己,可事实就是事实,严格说来自己和姐姐的生命从那一刻都已经属于了我......“我,我知道了啦。好,那,那就这一次,我是看在姐姐面子上才同意的,跟霍痴汉一点关系都没有!”琉璃挣扎了一会,最终还是无法压制自己的良心,低着头答应,脸上早已经红了一片。

  “嗯,谢谢你琉璃。”空樱笑了笑,自然也很明白,琉璃对于我的事情从来都是口是心非。只要答应了,那自己的顾虑也就没有了,露出丝丝笑容。

  不过此时正在房间里带着耳机看电视的我,完全不知道两姐妹的已经把我的意思扭曲到何等丧失的地步,没想到一句话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好吧,那我们进去吧,我可困了,没时间陪霍痴汉太久。”琉璃同意后,只好朝我房间里走来,轻轻的打着哈欠。

  “啊?等等琉璃,这样进去不太好吧。”空樱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拦住了琉璃,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

  琉璃只好停住脚步,不明白空樱又怎么了,只能耐心的等着她说。

  “那个,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一起服侍哥哥,那个,就这样穿着睡衣进去是不是太失礼了?”空樱顿了顿,还是觉得不妥,觉得应该更加正式一点,不然显示不出自己和琉璃的诚意。

  “啊?那要怎么样啊,难道要我们不穿衣服进去?难道霍痴汉想冻死我们吗?”琉璃眨了眨眼睛,无奈的耸着肩膀,本来心里就不太愿意,还要去再弄点花样自然有些抵触。

  空樱脸色终于忍不住红起来,虽然也想过这种可能性,但跟我相处这么久,我似乎并不喜欢这样直白的方式。又想了一会后,终于灵机一动,想到了办法。

  “对了,琉璃,你房间里不是有两件女仆装吗?以前哥哥不是很喜欢你穿着女仆装舔牛奶吗,我们可以穿着那件衣服去哥哥房间里,我想她一定会很喜欢的,对不对?”空樱将这个想法告诉琉璃,也是她目前能想到最好的装扮,我应该会满意。

  “女,女仆装?才不要呢,为什么又要做那么屈辱的打扮!”琉璃一想到之前被迫打扮成女仆舔牛奶,还被我调教,也忍不住羞红脸,气呼呼的拒绝到。

  但琉璃的执着怎么可能坳的过空樱的请求呢,最后软磨硬泡的答应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这么屈辱的事情........“呵~~~~怎么回事啊,不是跟她们越的十二点吗,都快十二点半了,她们不会忘记了吧?”而在房间里的我此时几乎闭上眼睛都能睡着了,哈欠连连,十分奇怪。空樱和琉璃其中一个忘了倒也能解释的通,两个人一起忘也太奇怪了啊。

  更!g新1最'f快上yY酷;匠网Q*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既然忘了就忘了,大不了明天找机会说吧。于是我将手机一放,盖上了被子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