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轩辕尊以家族的名义起誓,接下来说的话没有任何虚假,若有违背,愿被家族永世除名!”轩辕尊手腕上流出丝丝鲜血,用无比严肃的口吻起誓到,对我来说都觉得有种想要相信的感觉。

  “什么!你......好吧,轩辕家主,我相信你。说吧,你的决定是什么。”老爸愣了下后,似乎相信了轩辕尊的话,点了点头,继续问下去。

  我很想插话,但还是忍住了,毕竟轩辕尊把我们两代人都害的这么惨,就凭着在手上划了一刀再随便发个誓老爸居然就信了,也太草率了吧,这简直是拿我们所有人的生命去开玩笑的节奏啊!

  “青龙,现在流的血已经很多了,再流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我可以不顾任何人的感受和死活,但我不会去葬送自己的家族。所以我想这次的战斗,不,严格说算是比赛吧。地点就在我们那片训练营里,用撕名牌的方式来决出胜负。我们双方都在手臂上贴上自己的标志,再不以杀人的前提下撕掉对方的标志。输了的人便以死亡方式结束,不再参与战斗。最后谁剩下的人多,谁就赢了,如何?”轩辕尊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但无论怎么听都都感觉十分儿戏,完全不像是轩辕家的做事方式。

  “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在玩奔跑吧兄弟吗?还特么的撕名牌,你以为我们会相信?”我终于忍不住插话道,怎么听都觉得太扯了,要是真能以这样的方式结束,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场面,但真的可能吗。

  不过老爸却立刻喝止我,连轩辕炙都劝我不好说话,让我更加不解了,难道他们会信这种连小孩子都不相信的把戏?

  “好,这样是最好的,说时间吧,我会带着我们一起过来,了解这十多年的恩怨。”老爸点点头,虽然还是处于震惊之中,却爽快的答应,并且和轩辕尊越好时间。

  “嗯,时间就定在两天后,我会在那里等着你们,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虽然只是一场游戏,但确实关乎到你们所有人的游戏。”轩辕尊点点头,定下了时间,郑重的说道。

  我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轩辕尊的画面就突然间消失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我,还以为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老爸,你真的相信他吗?是不是你已经发现了他的阴谋,准备将计就计了?”我缓过神后,立刻问着老爸,还以为老爸是有另外的计划。

  “弟弟,不是这样的,我们都相信爷爷。你可能不知道原因所以才会不相信吧,其实我也很难相信,但我想爷爷这次并没有说谎。”轩辕炙抢先回答我,示意我不要紧张,看起来十分肯定。

  我再次一惊,这里还有什么原因啊,于是示意轩辕炙继续说下去。

  “其实轩辕家有一个很严肃的仪式,就是用自己的血液起誓,因为轩辕家族的血脉都是高贵的,用这种方式说出来的话便一定会做到,这也是轩辕家心里最底线的信念。爷爷是轩辕家族的主人,自然对这种信念最强烈,这点我绝对相信,所以也相信他刚才说的话,我想你父亲也会相信吧。”轩辕炙缓缓解释道,转头看了看老爸,让他也肯定。

  “没错,这个我在轩辕家的时候也遇到过,轩辕家主无论怎么样也永远不会破坏这一条。小麟,你可以放心,这点我们都可以保证。“老爸点点头,也同意了轩辕炙的说法,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顿了顿,没想到轩辕家还有这种信仰,真有种长了见识的感觉。毕竟现在的人唯一的信仰就是利益,为了利益别说是信仰,就是人性都可以不要。不过想想也对,轩辕家能到这种地步,肯定也有着自己的文化底蕴,否则人心早就散了。

  “好吧,就算是这样,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轩辕尊非要跟我们玩什么撕名牌,难道我们还能找跑男的人过来和他们对抗吗?”我也没有什么疑问了,但面对这样奇葩的战斗方式,有种猝不及防的样子,画风彻底变了。

  “唉,不知道。但现在我们没有选择了,大不了硬着头皮上就可以了。起码这次不会有伤亡,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老爸对这个结果也有些不适应,但总比同归于尽要好,死的觉悟都做好了,害怕这个游戏?

  酷匠H*网首发k

  我应了声,看来也只能按照轩辕尊说的做了。时间是定在两天后,现在龙殇,洛炎也回来了,朱雀和暗影应该也能作战,到时候我们高手聚集再加上自己的人手,说不定真的可以拼一拼,反正我们几个高手可没那么容易被人近身........与此同时,在轩辕家的轩辕尊也结束了和我们谈话,然后将电脑关上,起身朝沙发上走去。但刚刚走了两步,肩膀突然间颤抖起来,步子也有些仓促,捂着胸口坐在了沙发上。

  “噗~~~~”轩辕尊脸色霎时变得苍白起来,一口鲜血吐出来,染红了地面。

  “唉,师弟,为什么你还是这么执着。已经众叛亲离的你还要继续吗,而且你的身体也撑不了多久了?”然后一个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轩辕尊面前,将一枚红色的药丸递过去,发出一声叹息。

  轩辕尊脸色苍白的结果药丸,立刻吞下去,脸色缓缓的恢复正常,无力的靠在后面。

  “没想到我轩辕尊算计了一生,到头来却没有算到自己的命运,轩辕家的人本来就是为了家族做牺牲的,没什么值得可惜的。师兄,十五年前的那个答案,你可以告诉我了吗?”轩辕尊苦笑着,轻轻的摇着头,缓缓问道。

  “我答案还是一样,没什么可以回答的。师傅曾经说过,我们两个将会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但都是一生,终究离不开生老病死,只是领悟的不一样而已。其实有些事情你真的不必要那么执着,放手虽然很难,但也是最好的选择了。”退休依旧没有回答轩辕尊的问题,反倒是劝说着轩辕尊,希望他不要再一意孤行。

  但轩辕尊并没有听下去,脑子里若有所思,始终无法放弃自己心里的信念。

  “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而且这也是轩辕家历代的传统不是吗?虽然残忍,但为了家族可以延续下去,必须这么做,历代的王者的脚下谁不是白骨累累,谁不是众叛亲离,我也逃不掉。”轩辕尊还是坚持着最后的信念,沉声回答退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