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不知道翻了多少圈,直到停止后我脑子里也还是天旋地转,幸好车子的质量很不错,再加上系上乐安全带,除了被那股爆炸的威力震出一口血之外便没有多大的伤害。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咳嗽了两声,终于缓过来,还是有些难受。

  车子里情况最严重的应该是轩辕梦柔了,毕竟她并没有多强的战斗力,又是个女人,额头上还渗出血迹!

  “妈妈!妈妈!你没事吧!?”我努力的挪动身子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不想刚刚才和母亲团聚便又要阴阳相隔了。

  “咳咳!我,我没事?暗影,带着小麟先逃跑吧,我妹妹想要的人只是我。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要保护的人,不用管我了。”轩辕梦柔睁开微弱的双眼,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是走不掉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我,这样还有希望。

  看到妈妈还活着,我终于松了口气,只是对于这个命令我当然不会接受。我努力的训练自己到现在,就是为了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人,如果连妈妈都无法保护,我要这身武功还有什么用!

  车子已经损坏的不能开了,我们四个人只能先下车,暗影算是我们之中受伤最轻的,一直扶着轩辕梦柔,凝视着周围。另外两辆没有被攻击的车子也停了下来,纷纷聚集在我们身边,现在只能做困兽之斗了!

  果不其然,我们刚刚从车里出来,四面八方都涌来了大片的人,将我们每个方向都堵住,就凭我们这几个人想突围很难,更何况是在轩辕梦柔受伤的情况下。

  “碰!碰!碰!”周围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征兆,直接开枪,围在我们周围的人虽然全力反抗,但也敌不过人多势众,很快都纷纷倒下,血流成河,触目惊心,生命原来真的这么脆弱。

  “暗影,快带着小麟突围,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轩辕梦柔肩膀上也被子弹划过,鲜血渗出来,十分狼狈,再次咬着牙对暗影吩咐到。

  “妈妈,如果非要有人牺牲的话,那就我来吧。你负责带我妈妈突围,我来挡住这些人。”我说什么都不能同意这件事情,双目已经变得血红,为什么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行。

  但我的话换来的确实轩辕梦柔的一个巴掌,妈妈十分生气,也吐了口血,气息都变的不顺畅起来。

  “小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听我说,他们还没有得到最想要的东西之前不会杀了我的,接下来只能靠你了。若是你想救出我出来,就乖乖按照我的话去做,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事情还是有转机的。”轩辕梦柔一把抱着我,害怕再也感受不到自己孩子的温度,缓缓解释到自己的用意。

  “东西?什么东西?这样真的可以吗?”听到妈妈这么说,我开始动摇了,与其大家一起死在这里,还不如拼一把。

  但妈妈却没时间解释了,到时候暗影和我突围之后便会跟我解释,现在凭着我和暗影两个人,虽然不可能打败那些人,但想要拦住我们也不可能,轩辕梦柔也知道自己是个最大的累赘,索性做出牺牲自己的决定。

  ;更A新pt最O#快m4上P?酷匠J@网kw

  “呵呵,姐姐,十年不见了,终于还能看见你啊。”我们刚刚计划好,对面汹涌而来的人中走出一个美丽的女人,正是这次事件的策划者,轩辕梦曦。

  “是啊,妹妹,十年了,你对我的恨意还是一点都没有减少。”轩辕梦柔点点头,反而冷静下来,对着洛淼使了个眼色。

  轩辕梦柔和轩辕梦曦相隔了十年后终于第一次见面,却是以这种场面,令人唏嘘。我也看了看那个叫轩辕梦曦的女人,跟我曾经在照片上看到的人果然一样,她就是老爸先生下的轩辕炙,我的亲生哥哥!

  “我为什么要减少!是你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我恨你们所有人。你拥有一切,那个男人始终都深爱着你,而我只是个被遗弃的怨妇而已,除了仇恨,你觉得我还剩下什么!”轩辕梦曦露出痛苦的神色,大声嘶吼着,已经彻底疯狂。

  “唉,或许这便是我们之间的结局吧。十年了,也确实该了结了。”轩辕梦柔知道妹妹早已经变成了恶魔,不打算再劝她什么了,现在能做的事情只能保护我。

  洛淼心领神会的点点头,然后立刻拿出一个巴掌大的乐器吹奏起来,接着他身上竟然密密麻麻的爬出大量的虫子,转眼间就爬到了轩辕梦曦带来的那群人里,上面的虫子里的毒素足可以让这些人痛苦不堪,给我们赢得机会。

  但让我们意外的是,那些人被虫子撕咬却没有半点反应,甚至看都不看一眼,依旧笔直的在哪里。

  “什么!这,这......他们难道是!”轩辕梦柔大惊失色,突然间想到了轩辕家曾经的一个秘密,没想到轩辕梦曦会拿出这些人来对付自己。

  “没错,他们就是轩辕家创造的另外一批死侍,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也不会有多余的思想。姐姐,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觉得我对你身边的势力都一无所知吗?”轩辕梦曦笑了笑,解答了对付的疑问,浮出得意的笑容。

  轩辕梦柔这下彻底心如死灰,如果洛淼的拖延战术都失败的话,那连我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砰砰砰砰~~~~“接着又随着几声枪响,洛淼身上也绽放出几朵鲜艳的血花,缓缓倒在地上,手中的驱蛊器缓缓离开手掌,身上流着暗红色的血液,连死去的表情都异常的诡异。

  随着洛淼的死亡,我们最后的筹码也消失了,只要对面的枪手集体开枪,我们谁也活不了。幸好轩辕梦曦的目的是活捉我们,否则我们早就死了。

  “梦曦,你要的是我,放了我儿子离开。现在你儿子也在我手里,他要是死了,你多年来的计划也没了吧。”轩辕梦柔灵机一动,想到自己还有轩辕炙这个筹码,只能做最后一搏,否则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他?无所谓了,他对我来说也只是个利用的工具而已,看到他我就想到了霍元甲那个负心汉!等你们都死了后,我就是轩辕家唯一的继承人,孩子嘛,我以后和谁生都可以,你觉得我会在乎。”轩辕梦曦嗤笑着,果然从来没有在乎过自己儿子的生死,仇恨的情绪让她连最后的亲情也放弃掉只想复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