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早上总是有种魔力,仿佛有种封印让我在被子里起不来,好吧,其实是我好不容易放个假,不睡懒觉简直是对不起自己的节奏啊。要是以前我肯定能睡到快中午才起床,但现在家里有了两个居家的妹妹,也只好跟着她们的作息时间来了。

  “霍痴汉!起床了,都几点了还赖床!姐姐今天特意学了新的料理等着你吃呢,不许辜负她的好意哦。”我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耳边就传来琉璃的声音,然后身上传来了被压着的重量,一堆双马尾格外显眼。

  “呵~~~琉璃,让我再睡一小会可以吗,拜托了。”我无奈的睁开惺忪的眼睛,这丫头自从和我解开心结后,又活跃起来,这次直接隔着被子坐在我肚子上,跟以前一样胡闹。

  更新l最:d快M上酷匠、。网"

  “打灭!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呢,对身体不好的。快点起来,姐姐还在厨房里忙活呢,你就这么糟蹋她的心血吗?”琉璃扁扁嘴巴,才不管我的请求,露出两颗小虎牙威胁起来。

  我点点头,然后。。。。继续闭着眼睛,现在困意可占了上风呢。就算起来,也让我先缓缓好不好。

  “你,你居然又睡着了,气死宝宝了!看来不给你一点厉害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看招!”琉璃气的都快抓狂了,直接钻进我的被子里,然后用小手在我腰间挠痒痒来作为惩罚。

  “啊!哈哈~~~~哈哈~~~~琉璃,别闹了,我起床还不行吗?”我这个人可是最怕痒的了,被琉璃这么一闹,我的困意就消失了打扮,无奈的求饶。

  不过琉璃好像玩上瘾了,就不松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脸的恶趣味。

  我被琉璃整的没有办法,只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然后顺势压在床上。琉璃跟我比力气简直跟婴儿差不多,毫无意外的被我制服住,身上那淡淡的清香钻进我的大脑。本来早上就是洒家欲火最旺盛的时候,再这样被刺激了下,简直让人无法把持。要是以前我还能提醒自己克制,但现在没那个必要了,于是依旧不肯放手。

  “啊!霍痴汉,你,你干什么,放开我,不然我告我姐姐你又欺负我!”琉璃尖叫一声,看着我的脸离她几乎快零接触,瞬间就脸红起来,不停的扑腾着喊道。

  “哈哈,到底是谁在欺负谁啊?大早上钻到我被窝,要是不付出点代价可不行哦。”我笑了笑,难道就以为只有她一个人会这种恶趣味吗,于是放开一只手摸着她的小脸,传来细腻的触感。

  琉璃似乎全身都颤抖了下,也感受到我体内的荷尔蒙愈发的浓烈,十分紧张,别过脸不让我摸。

  “哼,你,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咬死你信不信!”琉璃心脏跟跟着狂跳起来,虽然不介意发生点什么,但那副傲娇的性格也不会改变,依旧威胁着。

  “好,不欺负你也行。叫我一声欧尼酱,这件事情就算了?”我挑着眉毛,倒没真想把琉璃怎么样,不过调戏一下还是可以的。

  但琉璃这种傲娇怎么可能说什么就听什么呢,继续和我冷战,打死也不说。我轻轻一笑,这还治不好你的傲娇病了是不是,于是将那只咸猪手缓缓伸进被子里,在琉璃那光滑的大腿上游走。

  “啊!雅蠛蝶!我叫就是了,欧,欧尼酱~~~~”琉璃大腿处UC换来触电般的感觉,也知道我也不会跟之前那样有贼心没贼胆,立刻就妥协,害羞的叫着。

  “咕噜!”本来按照我的想法,琉璃叫一声也就算了。但她那声欧尼酱让我莫名的兴奋起来,再加上和她的身体也紧紧贴在一起,一个把持不止就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琉璃瞬间发出呜呜的声音,脸上只差没写着你骗人的大字,美目瞪得老大。接着我又顺着嘴唇游走到脖子处,琉璃彻底放弃了抵抗,脸色潮红的也搂住我的脖子,没想到一个叫醒服务还让自己第二次失身了。。。。

  “叮~~~~”不过这时候,我床头柜旁边的那个万恶的手机突然间响了,打破了这本该水到聚成的气氛。

  我和琉璃都是一惊,这才从迷离中清醒过来。琉璃脸都红到脖子根了,一下从我身边弹开,气呼呼的骂了句痴汉,然后就溜出我的房间里。我也郁闷的不轻,这特么的是谁打扰我啊,不怕一辈子被人抓奸吗!

  我无奈的拿起手机看了看,居然是很久没有联系的叶麟打来的,他怎么突然间又想到了我,难道又是阴阳散手的问题。

  “喂,叶麟前辈,一大早找我做什么啊?”我打了声哈欠,虽然心里不爽,但对方怎么说也是我前辈,还传了我阴阳散手,只能客气的问道。

  “还早呢,太阳都晒到脚后跟了!行了,我跟你扯这个做什么啊。霍天麟,我让你宣传的阴阳散手怎么回事啊,到现在都没什么成绩,你不会又消极怠工了吧?”叶麟那头传来不满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来抓奸了,不停的吐槽。

  我抓了抓头发,就知道是这个事情。不过这次真不是我消极怠工不去宣传,而且不好宣传啊,该做的我都做了。连魔神吞天那里我都让帮忙转发,他还答应让废铁行者也一起宣传,但。。。。并没有什么卵用啊。

  “叶麟前辈,你也要体谅一下我啊,这年头就是宣传小说都要花钱找渠道,更何况是武功了。而且我也尽力宣传了,但那些人都说你这个就是山寨版的太极,还没有公园里老大爷的耍的有用呢。”我无奈的回答道,其实自己也一直觉得他口中的阴阳散手跟太极确实差不多,都是化解对方的力气,这年头没有亮点,谁会对那个感兴趣啊。

  “我靠!什么叫太极的山寨品啊,咱这个可是更专业的套路啊。不光是化劲,还能领悟发劲,甚至是最厉害的渗透劲,哪一样比太极弱啊。谁特么的说的,我分分钟把这些辣鸡打出翔来!”对面的叶麟听完立刻就不干了,脱口而出,十分不服。

  我满头黑线的听着叶麟的抱怨,也十分无奈,现在要大家接受一个新的事物也没那么容易啊。

  “咦,叶麟前辈,你刚才说什么,阴阳散手还有发劲和渗透劲,那个是什么啊,没听你说过啊?”我注意到叶麟刚才的话,难道阴阳散手还有更高级的修炼,那看起来他也没有完全教我嘛,果然是有所保留,不过也能理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