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不要误会,我绝对不是故意想占便宜,只是想经行自己的计划。既然神秘人说了她身上植入了摄像头,那我无论怎么交流,肯定都会被对方发现。到时候恐怕那些人真的会杀人灭口之类的,所以为了她的安全,我于是决定牺牲掉节操,用另外的方式和她沟通,而这只是第一步而已,用来麻痹那些人。

  女孩发出一声呻吟,脸色有些潮红,即使模拟训练了很多次,但第一次面临这种事情还是有些紧张。但又不敢乱动,乖乖的躺在床上让我坐过分的事情。

  我一边假装非礼,实则是在观察对方的眼睛,神秘人刚才已经提醒了我,她肯定其中一只眼睛不太一样。果然,我很快发现她右边的眼睛里发出微弱的红色光亮,有点摄像头的感觉,看来还真的有那东西。于是我的咸猪手继续往上游走,十分自然又恰到好处的挡住那个摄像头的眼睛,连嘴巴也给捂住,免得她一会惊讶,起码从画面上来看,肯定是一片漆黑。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然后立刻从包里拿出自己刚好写出来的字条,放到她另外的一只视线中。

  “不要害怕,我知道你眼睛里被人植入了东西,我现在已经挡住了,对方暂时不知道。现在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有,如果是的话,叫两声,我会替你想办法。”纸条上写上了我和她要交流的信息,用急切的眼神看着她,不敢挡住太久,免得会被怀疑。

  “啊!啊!”女孩先是一愣,幸好嘴巴捂住才没有说出话,惊讶的看着字条仿佛明白了,这次啊连续娇喘了两声,算是给了我答案。

  我点点头,这才确定下来,然后连忙把纸条收好,再次放开了捂在她眼睛上的手掌。此时我们两个已经心照不宣了,女孩情绪十分激动,虽然不在的我是怎么得知这件事情的,但还是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希望我能帮帮她。

  我想了想,悄悄的按动手机的铃音键,声音回荡在卧室里。

  “喂,是我?什么,怎么会这样,好,我马上来武馆!”我假装接起了电话,故作惊讶,然后起身说道。

  “主人,你怎么了?”女孩也配合我演着,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哦,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去武馆一趟。这样吧,你陪我一起去,不然你跑了怎么办。”我笑了笑,故意找了个理由带上她,然后捏了捏下巴说道“对了,你不是没有名字?这样吧,既然你和百里紫冰长的很像,那我就叫你小冰,怎么样?”

  小冰点点头,连忙感谢,哪怕是一个名字都好像是恩赐似的。接着我们两个便开始收拾起东西离开这里,不过小冰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显眼,估计刚走到楼下就要数千人围观的场面。于是我还是给她弄了个帽子,眼镜,外加口罩,脸上捂得严严实实的。虽然还有些奇怪,但总比露出一张大明星的脸要好很多吧。最后我倒前台想问问看最近是如何到的这里,说不定还能有些线索,结果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不过也对啦,要是那么容易就问出来,对方早就被警察蜀黍给查水表了。。。。

  离开酒店后,因为这里离武馆不是很远,而且自己最新也挺穷的,索性步行过去,小冰也跟着我后面走着,一路上的打扮还是引起了不少的回头率,不由得担心。

  而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迎面走来了两个熟悉的人,正有说有笑的朝我这里走来,不过并没有发现我。而这两个人就是有段时间没见的蓝茗绣和韩梅梅两个人,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如果是平时的话,我还是回去打声招呼,尽管这个脑洞徒弟让我挺无语的。但今天我还带着小冰这个特殊人物呢,按照蓝茗绣那个性格,不出意外就有鬼了。于是连忙拉着小冰拐了个弯躲起来,确保不会被发现。

  “什么!蓝茗绣!”谁知道小冰看到蓝茗绣的样子,顿时惊讶起来,将对方的名字脱口而出。

  “啊?你,你知道她的名字,你认识她?”我也十分的惊讶,下意识问道,完全想不到两人之间还有什么关系。

  不过我也确定了小冰并不是失去了记忆之类的,而是被人用死亡作为威胁,以前还是过得正常人的生活,真的是被人半路绑架变成这样。

  “我,我不认识,主人你听错了。”小冰显得十分害怕和慌张,毕竟自己下意识暴露了自己以前的信息,很有可能受到惩罚。

  “哦,是吗,好像是吧。没事了,我们走吧。”我这才想起她还是受到监视的,不能乱说话,于是我立刻假装听错了,免得露出马脚。

  此时蓝茗绣和韩梅梅终于离我们的视线越来越远,我终于松了口气,继续待着小冰往前走去。过了一会后,我们终于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武馆,然后朝着二师兄的医务室里走去。

  而我的想法就是先处理掉小冰眼睛里的东西,如果是去医院这种地方,对方肯定会察觉到,太冒险了。而武馆应该不会被怀疑,更不会相信武馆里有一个十分牛逼的大夫,虽然嗜好特殊了一点点。

  以我对二师兄医术的了解,有很大的把我取出小冰的摄像头,这样就可以不受到威胁了。此时已经很晚了,武馆里没什么人,不过二师兄应该还在那里研究药物。接着我让小冰在门口等着,自己敲了敲门进去。

  更})新最B)快上*A酷匠*C网\

  “二师兄,嘿嘿,你好啊。”二师兄果然还在那里看着医书,我有些不自然的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有,小麟啊,这么晚了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企图啊。”二师兄看到是我来了,眼睛顿时放光,娇嗔的就走过来。

  我忍住范围的冲动,每次求他帮忙都有种菊花不保的感觉,真是令人欲哭无泪啊。

  “不是的,二师兄,我这次是有急事找你的。”我摇摇头,无奈的摆手,开门见山的说道。

  “哼,你个没良心的,每次只有要我帮忙的时候才来找人家,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二师兄趁机在我的胸肌上摸了下,更加幽怨了,如果不看脸的话还真以为是个风情万种的寂寞少妇。

  我脸色变了变,吓得退了一步,然后简单的将小冰情况说出来,赶紧转移话题。二师兄听到这个事情果然正常了很多,有点不敢相信,然后让我先把那女孩子带进来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