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这些都可以暂时放下,但我现在最烦心的是怎么的记忆复苏后,会不会想到那天的事情。现在她的父母和哥哥都不在了,万一她记起来的话,恐怕真的要面临巨大的打击。这次意外只是个梦,但下次难保不会想起来,我还是早点想办法比较好。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养病,然后回去上课知道吗?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我都会尽力帮你的。”我拍了拍紫小沐的肩膀,笑着说道,起码她现在没事就好。

  “嗯,知道了。谢谢霍天麟,有你真好。”紫小沐乖乖的答应着,然后把小脸枕在我肩膀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像小女孩似的蹭着。

  我也忍不住又笑起来,如果她能一辈子保持这种心情该多好啊。但纸永远也包不住火,这些事实她终究要承受。所以我目前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照顾她,起码得知真相的那一天,她不会那么痛苦。

  “喂,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人家都,都这么说了啊。”紫小沐看我还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忍不住提醒起来,带着幽怨的声音。

  “啊?反应?什么反应啊?”我愣了下,不太明白紫小沐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忘记了什么事情吗?

  “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这时候,你,你是不是该。。。。”紫小沐鼓了鼓脸蛋,抓住我的手臂,仰着下巴将眼睛闭上,等待索吻的表情。

  看着紫小沐的那娇艳的嘴唇,要是不动心我肯定是假的,但我现在的感情纠葛已经够多了,真的不想再加上紫小沐。对于她的感情我心里虽然清楚,但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后,我还是不想去面对,怕也会给她带来伤害。

  “那个,那个,我想起来暑假作业还没做完呢,要马上回家了。你先好好养病吧,记得要吃东西才能好得快,不打扰你了。”我想了想,还是忍住内心的躁动,挣脱紫小沐的手掌,还是先跑为上,不然真的就走不了了。

  “霍天麟,你这个胆小鬼,我又不会吃人,你跑什么啊,气死我了!”紫小沐看我跑的比兔子还快,气的都张牙舞爪,骂声回荡在整个病房里。

  离开病房后,我跟老管家和赵灵儿嘱咐一定要好好照顾一下紫小沐,然后才离开医院里。

  确定了紫小沐没事之后,我的心事才放下了一桩。但不代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现在目前有两件事情需要我去解决,第一件事情就是小轩的问题,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但我现在连他再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也不可能跑到德国去救他,估计就算是去了,我被打进德国骨科的几率还比较大。。。。

  最#;新章…节…上Z酷匠4y网

  第二件事情便是何尚了,他为什么会不说一声的就退学了,而且还和轩辕家有关系?现在无论是小轩还是何尚,矛头都指向了轩辕家。可老爸却三令五申的不许我去接触轩辕家,让我不好取舍。

  “咦,对了,何尚的师傅不是退休那个老秃驴吗?可以找他问问啊?”我想着想着,突然间就想到了一层关系,恍然大悟。

  但虽然我想到了,但也不可能马上去问,毕竟我也没有退休那个老秃驴的联系方式,而且仔细想想,好想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那个神棍了。罢了,这件事情只能先缓缓,等哪天遇到退休再说吧。

  不知不觉中,我就回到了家里,而客厅里也传来了跑步声。我本来以为是空樱,但没想到却是另外一个人。

  “玉婷,你,你怎么在我家里啊?”看到前面这个短发的女孩子,我有些不适应,她可是很少跑到我家里的。

  “哥哥,你回来了啊。来,我帮你换鞋。”玉婷看到我回来十分高兴,也学着空樱一样跑到我面前,蹲下身子给我换鞋。

  我没办法,只能让她服侍着,心想她是准备替代空樱的工作吗?完了,空樱知道会不会觉得自己失宠了啊。。。。

  不过等我和夏玉婷来打客厅后,发现空樱和琉璃也在这里,原来是她们让夏玉婷进来的啊。

  “哥哥,你回来了啊。今天玉婷同学也来了,你高兴吗?”空樱看起来幸好并不介意,笑着和我打招呼。

  “嗯,当然高兴了,你们在聊什么啊?”我点点头,玉婷我也早就当成妹妹一样在对待,肯定不会说什么。

  只是我的话让空樱表情变了变,有些吞吞吐吐,又看了看夏玉婷。我抓了抓头发,既然空樱不想说也无所谓,于是转移了话题。过了一会后,我身上的汗水还是有点难受,大热天的很容易就出汗,于是就先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换衣服。

  “哥哥,我进来了哦。”我刚刚换好了衣服,房间里便突然间打开,夏玉婷的脑袋在门口瞟了瞟,等待我的同意。

  “哦,好啊,进来吧,有什么事情吗?”我点点头,自然会说什么,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话非要到我房间里来说。

  夏玉婷点点头,嗖的一声就窜进来,还特意把门给关上,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在里面。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委屈啊,还是有人欺负你?没事,给哥哥说,我给你出头。”我还以为夏玉婷是不是在学校里被人排挤之类的,立刻问道,要是这样我当然不会忍。

  “不是啦,哥哥我很好。不过。。。。哥哥你最新可干了不少的坏事哦,对不对?”夏玉婷慢慢走到我面前,带着丝丝坏笑,话中有话的感觉。

  “坏事?什么坏事啊?”我一时间还没明白夏玉婷是什么意思,干嘛突然间问我这个。

  夏玉婷又是一笑,在我身边转了一圈,仿佛在故意吊我口味似的。

  “你说呢,你去日本救空樱琉璃的事情都不告诉我,而且你还对空樱琉璃做了那种事情,难道不是坏事吗?”夏玉婷干脆把话说明白,像是在责怪我似的。

  “啊?你,你怎么知道?”我顿时瞪大眼睛的看着夏玉婷,这件事情只有我和空樱琉璃,外加苍井美姬知道啊,她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难道她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吗。

  夏玉婷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掩嘴一笑,示意我不要紧张。

  “好啦,我又没责怪你,也不会说出去。其实我开始也不知道,只是刚才跟空樱琉璃说话的之后才知道你当时去了日本,而且琉璃还不小心说漏嘴了哦。不过,这件事情我很伤心,你是不是该补偿我啊。”夏玉婷歪着脑袋,眨着漂亮的眸子,有种坐地起价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