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过,这些事情等你有了实力再说吧,现在知道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还有,以后不许去乱查什么东西,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老爸最终还是不想告诉我任何事情,甚至用命令的口气跟我说道,从未有过的严肃。

  酷;匠$!网唯Tc一D(正K{版,5F其G他都'是N盗版

  “老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没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如果没有实力,这次我怎么可能将空樱琉璃救回来的。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只是需要知道一些事情做好准备而已。而且这次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小。。。。”我实在不明白父亲再这件事情上为什么这么顽固,好像我知道了就会有生命危险似的。如果是因为自己,我也能理解,但现在是关乎到小轩的安全,我不能坐视不理。

  “我说过,不许再问了,也不许再查,不然我可不客气了!”老爸看起来是真的怒了,声音又加大几分,直接将我要说的话打断了。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也就怂了,无论怎么样我也不敢再老爸面前龇牙,但我想到小轩到现在都处于危险之中,也急了,心里也冒出了怒火。

  “随便,反正我会查下去的,那个黑衣人说道,我还有个哥。。。。”我耸耸肩,既然老爸那边走不通,那只能靠我自己了。我知道老爸确实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但我也不想被人当成温室里的花朵去看待。

  “啪!”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老爸直接一巴掌扇到我脸上,看起来比我还要愤怒的吼到“你要是再敢说出这种话,就不要叫我爸了!”

  我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上面的掌印清晰可见,也不知道老爸是不是练过铁砂掌,疼死宝宝了!

  “行,叔,那你告诉我吧。”我也来了脾气,转过脸说道,反正挨揍也不是第一次了。

  “你。。。。”老爸气的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完全无言以对,估计都有把我扫地出门的冲动了。

  我咬了咬嘴唇,转身打开门走出去,这时候我和老爸心情都不好,需要静静。此时后妈已经将晚饭给做好了,正要叫我们来吃饭,结果就刚和我面对面遇到,一脸惊讶。

  “啊!哥哥,你脸上怎么了,谁打的?”后妈吓得捂着嘴巴,看着我脸上的手掌印,心疼的都快哭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小泽阿姨。那个,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们就先吃吧。”我勉强笑了笑,心里再憋屈也不想迁怒到别人身上,于是找个理由朝外面走去。

  小泽阿姨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就已经打开大门离开了,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走出屋子后,我在外面走了一会,冷静了许多。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分了,老爸是绝对不会害我的,他不肯说也是有自己的道理。我这样气他确实有违孝道,唉,等会回去了还是跟老爸先道歉再说吧。

  不过现在老爸还在气头上,回去估计也没什么好脸色,于是我在周围逛了一会后,便决定去夏玉婷家里看看。想着回来了这么久,还没去看看她,挺愧疚的。不久后空樱也给我打来了电话,知道了我是被老爸打了,十分着急。我连忙说自己没事,让她不要担心,我过一会就回去,空樱这才方希下来。

  来到安宁别墅区后,我信步来到夏玉婷家的别墅外面,按响了门铃,很快就传来开门的声音。

  “啊!哥哥,你怎么来了?”开门的是夏玉婷,穿着可爱的睡衣,看到我突然出现既高兴又惊讶,激动的抓着我的手腕。

  “嗯,不好意思啊,这么久才来看你,不会生气吧。”我笑了笑,摸了摸夏玉婷的脑袋,看着她现在能健康的生活,心里十分开心。

  夏玉婷摇摇头,怎么可能会生气,立刻笑着把我拉进去,然后在大厅的沙发里坐着。在明亮的灯光下,夏玉婷也发现了我脸上的掌印,连忙询问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说跟老爸闹了矛盾,然后被揍了,一会就没事了。

  夏玉婷十分疼的看着我,要不是打我的是老爸,估计真有种去和对方拼命的感觉。只能去拿药膏给我敷上,比我还要委屈。

  “好啦,我都没有说什么,你就别不高兴了好不好?”看着夏玉婷比我还要伤心,令我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反过来去安慰她。

  “呜呜~~~哥哥好可怜啊,为什么霍叔叔要打你,妈妈就从来不会这样对我。”空樱抽噎了两下,心疼的靠在我肩膀上抱着,对着这种家暴十分的不理解。

  我噗哧一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老爸胖揍我的次数也不少,但也绝对不是家暴,顶多算是教训而已。其实我倒不是跟老爸生气,而是跟自己生气,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和夏玉婷待了一会后,外面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是夏凝阿姨回来了。我连忙站起来和夏凝阿姨打招呼,礼貌性的笑了笑。

  “是小麟啊,欢迎。咦,你脸上怎么了?”夏凝阿姨发现是我,也十分高兴,刚想说话,就发现我脸上的红印,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是霍叔叔打的,太过分了,就是哥哥做了什么事情也不能这样对待嘛。”夏玉婷扁扁嘴巴,还在为我鸣不平,抢先说道。

  我苦笑一声,也挺无奈的,真没那么夸张啦。

  夏凝阿姨也是一惊,先并没有说什么,然后让夏玉婷赶快去洗澡准备睡觉,不能玩的太晚了。夏玉婷点点头,说让我等一下,马上就回来。

  “小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爸爸为什么要打你啊?”夏玉婷去洗澡后,夏凝阿姨才坐在我身边问起来,果然还是好奇。

  “没,没什么,一点小事情。”我抓了抓头发,毕竟这种是家事,也不好给外人说,只好含糊其辞的说道。

  夏凝阿姨也明白我的意思,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愣了下,突然间想到一件事情,夏凝阿姨既然是老爸的旧相识,那岂不是很多年前就认识了。那当年的事情她会不会知道一些。对啊,我怎么没早点想到啊,或许她知道我的身世。

  “夏凝阿姨,你是不是跟我老爸很早之前就认识了?”我想了想,先试探性的问道,也怕她会不会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嗯,对啊。那时候我在妖都读大学,不光是认识你的爸爸,还有你妈妈和小姨呢,那时候你都还没出生呢。”夏凝阿姨点点头,倒没什么隐瞒的意思,随口就对我说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