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我立刻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本来想摆渡一下。但想到摆渡公司这年头除了刷新道德底线之外就没做别的事情了,于是我毅然决然的换了个搜索器,然后搜索一下关于轩辕家的资料。这年头姓轩辕的人可不多,应该比较好搜。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但轩辕两个字的结果要么就是电视剧什么的,或者什么古老传说的,关于家族之类的却很少。不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很快我就发现一个比较出名,姓轩辕的介绍。

  在妖都的那个对方,有一个十分出名的轩辕集团,资产十分雄厚,几乎在妖都企业里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而轩辕集团的董事长叫轩辕尊,是个很出名的慈善家,还创立了个慈善机构,口碑还不错。尤其是轩辕尊,跟不少官员的关系都非常好,难怪生意能做到那么大。

  “轩辕尊?轩辕家?会是他们干的吗?不会吧,人家老板可是慈善家啊,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而且黑衣人还说过我自己跟轩辕家还有什么关系,这就更加不可能了,我的身世真有那么牛逼?要真是那样,老爸岂不是也是轩辕家的人,那为什么会放弃那里的家世带我过这种穷日子,想想都不科学?”我喃喃自语道,这么像都觉得不太可能,或许是我想多了,否则我现在早就是富二代,天天喝着营养快线的生活了。。。。

  接着我就继续搜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较出名的黑社会里姓轩辕的,但没有一点线索提示,唯一符合黑衣人口中的只有妖都的那个轩辕集团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跟轩辕集团有什么关系?那家伙还说什么我有哥哥?”我越想越迷茫,但又不敢确定,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我在手机上看着那个叫轩辕尊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真的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感觉,仿佛真的见过似的。我越想越好奇,甚至想着要不要找机会去妖都看看,寻找一下那个叫轩辕家的人。不仅关乎到我的身世,而是关乎到小轩的安全。

  不过仔细想想,对方势力那么大,我一个人去跟找死没什么区别。上次去日本,如果不是那么多人帮忙,而且只是对付一个要向黑社会摇尾乞怜的夜神家,我都保不住自己。如果说夜神日是只大鱼,那轩辕尊就是跳大白鲨,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就是带上我所有的势力,也没有任何卵用,更何况还是这种不明朗的情况下。

  “算了,还是去问问老爸,他肯定知道。”我想了想,还是忍住内心的冲动,反正这件事情老爸肯定是逃脱不了关系的,不如找他理解一下。

  u更新hl最y快F*上%g酷&I匠网86

  虽然老爸曾经说过,在我没有修炼成暗金瞳之前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但现在可是关系到小轩的安全,我想老爸肯定不会不管吧。

  “她答一麻!”我刚搜索完资料,门外就传来了开门声,空樱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毕竟这是多年以来的习惯了。

  “空樱,你回来了啊。”我连忙站起来,看着空樱琉璃都回来了,手里提着买回来的家用品,原来她们是去买东西了。

  空樱笑了笑,立刻问我有没有吃饭,睡没睡好的话,十分体贴。而琉璃只是礼貌性的跟我回了句话,然后就去忙活自己的了,唉,还真是一切都回到原点了啊。。。。

  “空樱,我来帮你拿吧。下次要买什么东西我去就可以了,别累着了。”我立刻把空樱买的东西拿起来,不想她那么辛苦,然后帮她拿到了房间里。

  “嗯,谢谢哥哥。”空樱还是很客气的感谢,但突然间把门关上,一点征兆都没有。

  我微微一惊,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话,不会她真的是想趁着老爸后妈不在家,然后来做服侍什么的事情吧?我勒个去,洒家只想说——色情空樱,我特么的报警了!

  “咳咳,空樱,你关门做什么啊,我还有点事情,先,先走了。“我吞了吞口水,现在我的精力可都恢复了,要是空樱再诱惑我,那铁定把持不住,还是先闪微妙。

  “哥哥,你先等一下好吗?空樱,空樱有话想对你说。”空樱连忙拉住我,抿着嘴唇,又是那副标志性的害羞表情,总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

  我又吞了下口水,既然空樱都说这么说,应该不会骗我,只是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不过还是站在原地等着。

  “嗯,好的,说吧。”我点点头,空樱既然选择关门,肯定是准备连琉璃都要瞒着,这让我还真有点好奇。

  “嗯,知道了。那个,那个哥哥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吗?空樱今天早上已经跟琉璃说过这件事情了,希望哥哥不要怪空樱自作主张。”空樱点点头,有些紧张的捏着衣角,偷偷地瞄着我说道。

  我先是愣了下,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昨天跟我说了很多啊,那会是。。。。等等!她,她不会说的是让琉璃也加入进来的事情吧?我去,要真是这样,今天我要是不锁门,是不是睡着的时候就引来琉璃的柴刀啊!

  “空樱!你,你真的说了?那,那琉璃这么说的?”我惊讶的喊出来,没想到空樱的动作这么快,我根本没有一点点的准备。于是立刻问着空樱,要是琉璃真生气了,那我以后晚上真的要穿着盔甲睡觉了。

  “琉璃什么都没有说,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空樱叹了口气,无奈的回答道。

  我稍微松了口气,看来琉璃只是当做一个笑话来听吧。呼,那就好,要是当真了,我的小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的。

  “行了,我就说琉璃不会同意这种荒唐的事情的,以后别再跟琉璃说这种事情了好吧。”我拍了拍空樱的肩膀,幸好没有事情,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是的哥哥,琉璃我很了解,这并不是她的想法。琉璃对哥哥的爱并不比我少多少,只是可能是因为那件事情让她还是心有芥蒂,所以才没有回答的,所以空樱想再请求一件事情。”空樱摇摇头,用十分确定的语气喊道。

  我顿了顿,还是没怎么明白,做出一副天然呆的表情。

  “就是,就是在日本琉璃失去第一次的事情!所以,所以空樱请求哥哥,可以再给琉璃一次完美的感受吗,拜托了!”空樱深吸口气,估计这辈子加起来的羞耻话都没有这段时间多,深深的鞠躬对我请求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