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黑衣人的实力真的很强,在同样红眼模式下,对方依旧能够压制我。如果是以前我根本连他一刀都过不到,这样的情况已经不错了。唉,妈蛋,还是太冲动了!

  “哼,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进步的这么快,看来你真的不能留了,否则真的会威胁到少主的身份!”黑衣人已经感觉到现在对付我有些吃力了,更加惊讶我的成长速度,不愧是跟毁灭者重合最高的人。

  “等等!那能不能在我临死之前告诉我,谁是我哥哥?”我伸出手掌打住,眼睛朝上面瞟了一眼,想要继续从这家伙嘴巴里套出话来。

  “哼,死了去问阎王爷吧!”黑衣人根本不想回答我问题,觉得我诡计多端,一不注意就上当了,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

  接着黑衣人继续朝我袭来,准备这一刀就彻底结束我的性命,不带丝毫的犹豫。

  “铛!”黑衣人一刀看到铁架上面,我立刻闪身躲过去,嘴角浮出笑容,立刻朝另一边喊了声“妈妈,你来了?!”

  “什么!?“黑衣人果然上当,下意识朝那边看过去,再次上当了。

  然后一阵砰砰砰砰的声音从黑衣人头上传来,因为他处于的位置是一个铁架,上面有许多的废弃铁管,刚才我被撞击了下后就已经摇摇欲坠,这下彻底掉下来。然后黑衣人又被我分身,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十多根铁管尽数砸在对方身上,转眼间就淹没了对方。

  “呜!!”黑衣人这次彻底被砸的七荤八素,全身都留着血,看起来十分可怕。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否则我杀了你!”我立刻趁机捡起一根钢筋,瞬间抵住对方的喉咙,一下就扭转了局面,带着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他,这种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黑衣人大口大口喘息着,没想到居然栽在我这个小鬼身上,无比愤怒。但自己的命在我手里,不敢乱来,但也不可能说出来,发出渗人的笑容。

  “好吧,反正我有朋友可以好好替我审问你,我不介意陪你慢慢玩。”我皱了下眉头,要我真杀人肯定不可能,只好想着把他先打晕送到洛炎那里,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铛!”但计划往往没有变化快,我刚刚想动手,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的一条火线精准的打在我的铁棍上,发出强烈的火化。

  巨大的冲击力差点把我的虎口震开,我痛呼一声,下意识放开,惊恐的看着四周。

  “铛!!”黑衣人刚刚获救,就死性不改的捡起刀要反击我。结果子弹又弹飞了他的刀,完全猜不到对想要做什么。

  7.酷●匠r《网t永j)久`免◎费r)看h小2说

  黑衣人知道杀不了我了,只能转身逃跑,我很想去追,但脚下立刻就爆开火化,又是一枚子弹。我一下就想到是那个狙击手,但对付的意图并不是伤害我,只是想阻止我追黑衣人。对方到底是谁,上次救下我,这次救下黑衣人,他到底在这次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

  很快黑衣人和狙击手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凌乱的战场,终究计划失败了。不过倒也不是全无收获,起码轩辕家,哥哥这两个词让我有了一些方向,下一步朝这方面追查就可以了。

  走出工厂后,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才想起今天的正事。唉,没想到一忙就忘了。算了,凌晓雨那边的事情都没有解决,其他事情只能先放一放。

  很快我才赶到了武馆,这里还是人声鼎沸,我鼓起勇气走了进去,该是摊牌的时候了。

  “霍天麟同学,你,你来了啊,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最新又在忙吗?”我刚刚走进大厅,唐果就发现了我,惊喜的跑过来,一脸思念的表情。

  “嗯,来了。不好意思,最新有点忙,没有来找你和班长呢。”我笑了笑,轻轻的摸了下唐果的脑袋,真羡慕她那什么都不用想的脑袋,这样无忧无虑真的很好。

  唐果脸色一红,微微的低着头,哪怕是一个亲昵的动作都能让她十分幸福,却让我更加的愧疚。

  “对了,班长呢,她在武馆吗?”我看了看大厅,发现凌晓雨并没有在大厅里,自己当初不说一声的就走了,光是这点就让她很生气吧。

  “哦,班长这时候应该还在寺庙里呢,最新她每天都会去寺庙祈祷,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都会在那里跪上一天,表情很难过,霍天麟同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唐果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有点心疼凌晓雨,好奇的问道。

  听着唐果的话,我心跟着一痛。她,她在寺庙里祈祷?难道是为我吗,因为我说过这次日本之行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而且还是为一个人祈祷,那那个人肯定就是我了。

  “她,她每天都是这样吗?”想到这里,我心里的酸楚更加浓重,心里的决定开始动摇起来,她竟然会担心我倒这种程度。

  “嗯,是啊,这半个月她除了在武馆睡觉,其他时间都在圣水寺里跪着。我问班长,她却什么都不说,有时候还流泪,我看的很难过,霍天麟同学你去劝劝班长好不好?”唐果点点头,既然自己说不通,只能把希望放在我身上。

  我咬了咬嘴唇,轻轻的点着头,立刻转身就朝外面跑去。圣水寺离这里并不远,我此时脑子里只想着凌晓雨的身影,想着她这段时间心里的痛苦,才知道我那次的决定是有多么的混蛋!

  此时圣水寺的大雄宝殿里,一些过来烧香的男男女女川流不息,而只有一个女生却一直跪在这里双手合十,乌黑的长发披在肩膀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有种清水芙蓉的感觉。凌晓雨这半个月几乎成了这里的焦点,因为她每天都来这里,一跪就是一天,偶尔会念叨着几句话,谁也不理,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求你了,霍天麟,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凌晓雨今天依旧在佛祖的金身面前跪着,膝盖处几乎麻木,但依旧坚持着,生怕自己稍微有一点不诚信,自己的祈祷便不会灵验,紧闭的眸子又开始渗出泪水,轻轻的滴落在光滑的地面上。

  这半个月来,凌晓雨曾经想过来日本找我,但知道人海茫茫根本不可能找到。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为我祈祷,希望我的声音能够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班长,是你吗?”凌晓雨在恍惚之间,似乎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回荡起,瞬间充斥在自己脑海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