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因为那时候我就要离开了,那天晚上我和天麟君表白失败了后,我以为自己就没有什么机会了,便没有给任何人说。这次天麟君主动来到这里,我才有了新的希望,没想到却把这件事情弄成这个样子。所以你们都不要自责了,事情都是我做的,我愿意承受一切后果!”苍井美姬叹了口气,知道解释这些也没什么用了,也决定为自己的行为赎罪。

  “哼,既然想承受后果,那干脆切腹吧!”虽然苍井美姬道歉了,但琉璃还是无法原谅这个罪魁祸首,一时情急的就脱口而出,但说完就后悔了,觉得有点过分。

  但琉璃的话倒是把苍井美姬吓得不轻,开什么玩笑,切腹又不是玩游戏,虽然愧疚,但还是不想真自杀来谢罪。

  “琉璃,你说什么呢,美姬也是我们的朋友,你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此时空樱都忍不住训斥起来,刚才都说不介意跟我发生关系,现在又要让苍井美姬切腹谢罪,待遇差别也太大了吧。

  “我,我,是她要说谢罪的嘛!”琉璃也意识到刚才的话重了,但要自己马上咽回去肯定也不可能,只能气呼呼的把脑袋别过一边,一副不关我的事情。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将琉璃的刀抢了过来,以防万一,事情已经越来越乱了,我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算了,我不会做傻事了。空樱,琉璃,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美姬,你也先回去冷静一下,别再吵了!”我摆摆手,事情要是再这样发展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于是我让她们都先回去,等大家情绪没那么激动的时候在说。

  “嗯,好的,哥哥不要做傻事就好。”空樱点点头,自然觉得这个办法是最好的,于是拉着琉璃往外面走去,我房间里的硝烟味终于轻了许多。

  苍井美姬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看到我的脸色不是很好,只能叹息一声,默默的朝自己房间里走去。。。。

  房间安静之后,我无力的倒在床上,也不知道该去怪谁。即使这件事情是苍井美姬做的,但占便宜的还是我自己,本来我一直只是想把她们两个当作妹妹一样对待,可是现在和她们都发生了这种关系,以后真的还能保持之前的那种关系吗?显然是不能!那我以后该用什么身份去相处,难道真的要去娶了空樱吗,那周围的人会怎么想,更何况我还有一个一直等待着我回去的凌晓雨。本来还想着先给她保平安,免得她会担心。可现在发生了这件事情,我根本无法去面对她,除非瞒住这件事情永远不让她知道。可这样对她公平吗,我已经对她做了不忠诚的事情,如果还要欺骗她,就算是做得到,内心也无法得到平静,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c酷√C匠!网首发Z

  我依旧越想越心烦,而此时也找不到人去倾诉,无比纠结。无奈之下我只能离开庭院出门散心,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还有就是老爸都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是没有消息,既然他和小泽阿姨都安全了,就应该跟我们汇合才对啊,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在外面逛了一会后,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然后突然间想到了还在住院的桐山德正,干脆趁这个机会去看看他,也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

  桐山德正上次为了帮助我救回空樱琉璃受了不轻的伤,幸好没有落下残疾之类的,仔细想起来我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确实有必要去看看。由于上次我们一起去看过他,所以地点我还是知道的,只是没过多久就被赶出来。现在肯定还是有人守着不让我们进,直接过去肯定不行。不过凭着哥现在的身手,想拦住我肯定是不可能的,直接趁着没人注意翻上了桐山德正病房的窗口,看着里面的情况。

  这时候桐山德正坐在病床上看书,整张脸几乎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再配上优雅的看书动作,足可以迷死一帮花痴。而此时一个女护士例行给桐山德正检查,看起来总有种故意非礼他的感觉,不过单纯的桐山德正并没有注意,任由护在自己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看的洒家都嫉妒了,只想喊一句:放开那个男孩,有本事冲我来!

  过了一会后,护士终于检查完了,带着依依不舍的眼神离开病房,门口果然站着两个挡路的保安。不过想想也对,要是没人拦着,光是他那些粉丝都能把门槛给踏破了。。。。

  “嗨,德正,身体好些了吗?”顺势翻了进去,朝他笑了笑打招呼,居然忘了带两包辣条做礼物,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

  “啊?天,天麟君,你怎么。。。。”桐山德正本来还继续认真的看书耍帅,看到我跟蜘蛛侠似的爬到门口,吓了一大跳,书都掉在了地上,连忙跳下床。

  我立刻做出个禁声的收拾,外面还有人守着呢,太大声可会被发现。也不知道他父母怎么想的,连病房都搞的跟金丝笼似的,生怕他有一点差池,难怪这次受伤的事情会这么夸张。

  “闲的没事,就过来看看你呗,正好可以正式跟你道谢,毕竟你是为了帮我才受伤的。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需要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我点点头,打量了下桐山德正,希望别真弄出什么残疾。

  “呵呵,没什么事情,我早就好了。只是我父母太紧张了,非要确定我没有任何问题才让我出院,这段时间都无聊死了,真的很想念你们呢。对了,空樱琉璃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情绪都恢复了吗?受了这么多的苦,你可以一定要好好和她们深入交流一下,免得有心理阴影。”桐山德正摇摇头,哪怕是住院了都还挂念着我们的情况,认真的说道。

  虽然桐山德正说者无心,但到我心里却总感觉怪怪的,是啊,这两天我特么的已经彻彻底底的和她们深入交流了。。。。

  看着桐山德正这么无聊,我也不急着走,然后将这几天的事情将给她听,当然,那种事情还是没有,毕竟他心里还是喜欢琉璃的。要知道琉璃昨天晚上被我做了那种事情,我都怀疑他会不会跟我拼命。

  “嗯,她们没事就好。天麟君,那个,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要告诉你,只是怕你不相信,现在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了,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桐山德正和我聊了一会后,深吸口气,表情有些严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