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苍井美姬的话,我眼睛都快翻成眼白了,果然是文化不同很难沟通啊。于是只能改口说了句我出去走走,连犯罪现场都没有收拾,废话,该发现的人都发现了,还收拾个毛线啊。除非是这家的主人突然间回来,否则我才没有这样的心情。

  接着我又来到庭院角落处,发现琉璃和空樱还在里面,只是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琉璃估计也怕我会偷听,用的是日文,时不时的传来琉璃那抓狂的语气。这件事情看来也只有空樱可以解决了,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脑袋还是生疼,搭耸的脑袋去外面散心了。

  这时候东京已经充满着朝气勃勃的气息,大街上川流不息,不愧是节奏最快的城市,一个个都跟投胎似的赶去上班,外面学生党比起来都算是比较清闲的了。

  我在外面溜达了一会后,我收到了空樱短信,上面写着琉璃已经冷静了一些,并愿意出来。空樱会继续劝说琉璃,但请我暂时在外面停留一会,等到琉璃气消了再回来,然后又说了道歉云云的话。

  “呼,那就好。”看到短信我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还是空樱有办法,在外面停留一会倒没什么,我于是决定到晚上再回去吧。

  1酷《\匠k网永f久%免费k看`h小“说

  回了短信后,我便继续漫无目的的在这里继续逛街,渐渐的有些无聊。此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反正好不容易来到一次岛国,又暂时回不去,不如去那里看看。虽然我不会日语,但可以根据手机里的攻略走,找到了去一个叫箱根町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叫缘之空作品的原型风景,还真想去看看。咳咳,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纯粹去看看而已。而那个作品是郝剑那个孽畜知道我有两个日本妹妹后,极力推荐我去看的。开始我只是随便搜了下,发现是讲述的兄妹恋的故事,并且有不少不可描述的镜头,还以为是H类型的。后来有一次闲的无聊想淬炼麒麟臂,就让郝剑把种子给发过来。本来纸巾都准备好了,结果尼玛居然被里面的剧情给吸引到了,特么的一本正经的看完了。。。。

  很快我就坐上去箱根町的动车,幸好岛国就那么大,没用多少时间就要了。然后我便按照路线将游览了桦崎八幡宫,那条唯美的乡间小路,杂货店,那片树林,确实很好看,仿佛被大自然雕刻一般。

  最后我悠悠的坐在那条男女主角殉情跳湖的边上发呆,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于是准备再发个短信问一下。

  “谁!?”我正拿起电话,突然间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把我吓一跳,连忙回过头。

  “师尊,是我!”然后一个漂亮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穿着青春的学生装,十分恭敬的说道“我看师尊你好像很烦恼,是因为你妹妹的事情吗?”

  我这才发现是武藤里美,放心下来,自从上次夜神日事件后我就没有见到她了,后来也忘了这件事情,没想到她这时候居然出现了。

  “哦,是啊,琉璃她。。。。等等!你,你怎么知道?”叹了口气,下意识点点头。但瞬间就反应过来,她又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和空樱的事情?

  “我这几天一直都暗中保护师尊,你和你妹妹昨天晚上发生了关系我也在窗户那里监视着情况,我想应该是为了这个事情吧。”武藤里美好像根本没有觉得哪里不妥,说出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缓缓说道。

  我顿时捂着胸口差点一口老血没有喷出来,我了个大槽!原来武藤里美这几天一直都隐藏在我身边,而且昨天晚上的荒唐事居然在武藤里美那里做了个现场直播。泥煤,要是你丫是男的,老子分分钟都要打爆你眼睛,变态啊!

  “你,你既然在,怎么不阻止我啊!”我对武藤里美也是无语了,看直播就算了,尼玛咋不去抓奸啊,起码我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情郁闷了。

  “这。。。。但我听出师尊你十分享受,应该是正确事情吧,所以里美并没有阻止。对不起师尊,里美下次一定阻止,请原谅!”武藤里美顿了顿,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但还是一只膝盖跪在地上道歉。

  我抓抓头发,想着这件事情朝她发货干什么啊,于是连忙让她起来。罢了,事情都发生了,再说这么也没什么作用。

  “师尊,那里美下一步的指示是什么?”武藤里美缓缓站起来,自己目前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继续等到我的命令。

  “指示?什么指示啊?”我顿了顿,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后才恍然大悟。

  武藤里美之前因为自己家族的规定才臣服于我,而我本来是没打算怎么样的,但想到安倍那里的事情,于是索性让她去做卧底。而现在安倍纯一郎已经死了,夜神日也败了,武藤里美的任务自然也没有了,所以才重新回到我身边暗中保护。

  不过被她这么一说,我反倒是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跟武藤里美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交集,甚至还骗了她。但是她却肯冒着生命危险配合我完成了这次的计划,甚至在对战夜神日的时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得不说我真的欠了她很多人情。要是还继续让我把她当成工具一样利用,我自己都会鄙视我自己了。

  “不用了里美,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骗了你,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叹了口气,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再瞒着她也没有用,准备说出实情。

  “啊?师尊为什么要道歉,是什么事情啊?”这回换成武藤里美的惊讶了,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有些受宠若惊。

  我捏了捏拳头,觉得里美真的已经很可怜了,被家族训练成工具,到头来还被我当成了工具对付安倍纯一郎,或许从来就不知道自由是什么吧。

  “其实那天我并没有对你做任何事情,只是将你的衣服撕碎,然后脱掉胖次而已。当时我只是想恶作剧一下,并没有想那么多。后来因为安倍纯一郎没有死,所以我决定将计就计,让你当我的卧底潜伏。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其实你口中的那条契约根本没有达成,你也不用说什么效忠我。”我最终还是将事实告诉了武藤里美,无论是她会怎么想,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将这个谎言继续下去,这样对她来说完全不公平,她太可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