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我不是说过吗,这场对我儿子的考验,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谁都不要插手吗?安倍纯一郎一死,很有可能会迁怒到空樱琉璃身上,你这种做法太冲动了。”青龙皱了下眉头,安倍纯一郎的事情青龙已经事前知道了,没想到朱雀会突然间插手,不由得担心起来。

  “唉,你儿子真的和你太像了,哪怕是对敌人都很难下杀手。放心,我只是加速这件事情的完结而已,最后一步除了你的儿子,谁也无法完成。”朱雀叹了口气,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和霍元甲相处的日子,心里百感交集。

  两人是最早认识的朋友,曾经一起经历过不少的风风雨雨,若不是后来太多的变数,两人或许在轩辕梦柔走了后就已经结成正果了,可惜偏偏天意弄人,足足十五年才再次相遇。

  “我知道了,这次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挑战,不要再随便插手了。”霍元甲点点头,也不想责怪朱雀什么,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

  “嗯,接下来就看看他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奇迹吧。”朱雀也看着远方,答应不再插手,变得有些沉默起来。

  这一夜东京确实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不光是霍天麟的,还有一个拿着弓箭和一个犹如闪电般的人在那个会所,不知道在寻找着什么。。。。

  我昏倒后一直都处于昏昏沉沉中,不断的做着噩梦,空樱琉璃一次次的在我面前消失的画面显得无比难过,额头上的汗水早已经布满了额头!

  “啊!”随着我的一声喊叫,猛的从床上睁开眼睛,眼前的事物才渐渐清晰起来。

  恢复清醒后,我无力的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之前苍井美姬给我们落脚的庭院里。我按了按太阳穴,回忆起之前的事情,自己应该是昏倒在大街上吧,看来是桐山德正发现了我,把我送了过来。

  酷F/匠N◎网永S,久o9免/…费看0$小*T说6Z

  “天麟君,你醒了?太好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正奇怪的时候,房间门被人抽开,苍井美姬看到我醒过来,立刻惊喜的跑过来,打量我的脸色。

  “没有,谢谢。对了美姬,我睡了多久了?”我摇摇头,那时候只是太激动,导致急火攻心才昏倒,休息下就没有问题了。

  “呼,吓死我了,你睡了一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德正大人昨天晚上背着昏迷的你回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你可以告诉我吗?”此时就算是苍井美姬也感觉到有什么事情发生,急切的问道,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顿了顿,还是没有回答,苍井美姬能给我一个落脚的地方已经很好了。空樱琉璃的事情她帮不上任何忙,告诉她除了多一个人担心外没有任何作用,就算要说也等把空樱琉璃救出来再说吧。

  “对了,德正呢,他也在这里吗?”我昏迷了一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没办法和苍井美姬说,只能找他了。

  “嗯,德正大人一大早就来了,我去叫他吧。”苍井美姬看我也是什么都不肯说的样子,只能作罢,转身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很快桐山德正便来到我房间里,然后我将苍井美姬打发出去,确定她没有在门外偷听才放心下来。而且桐山德正的表情一直很怪,看来是真的发生了事情了。

  “德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你查出夜神日把空樱琉璃带到什么地方吗?如果查不到,你就告诉我夜神日集团在哪里,我亲自去找他,现在空樱琉璃的处境肯定更加糟糕了。”看着一直欲言又止的桐山德正,我索性先问起来,既然暴露了,唯一的办法就是雷霆出击,否则等他准备好了恐怕就真的是难上加难了。

  “唉,天麟君,事情有点难办了。那个。。。。今天一条很大的新闻被登陆出来,安倍纯一郎死了。说是被夜神日下毒暗害,现在别说是我们,就是山口组也在找他。现在夜神家的企业大部分已经被山口组以这个理由给接收,几乎已经被山口组给吞并了。”桐山德正叹了口气,将我昏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我,看起来事情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一惊,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安倍纯一郎竟然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明明下的是泻药,那时候安倍纯一郎却跟吃了毒药似的,难道是这之前已经有人下毒了?那会是谁呢,难道当晚除了我之外还有安倍别的仇家?算了,这个倒无所谓,这货死了最好,这样起码空樱琉璃暂时就没有送人的理由了。

  “德正,你当时给我的真是泻药吗,确实没猜错?还有,虽然我当时陷害了夜神日,但也目的最多只是暂时给双方造成误会,只要有点脑子的人时候都能查出真相吧,你们这里的黑社会难道智商都这么低,这种小孩子的把戏都看不出来?”我现在一共有两个疑问,都纷纷提出来,觉得事情顺利的也太可怕了。

  “天麟君,东西肯定没错,安倍纯一郎的死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动手了吧。这个可以先不提,其实夜神家被吞并的事情是必然了,不用太惊讶。山口组现在已经不比以前了,最新内讧很严重,分成了很多拍斗争。导致日本的军火严重涨价,山口组的各个派系自然要想办法夺取最大的利益扩充自己的实力,最后谁能最先完成统一,就是山口组新的统治者。而安倍纯一郎的死只是一个借口,是不是夜神日做的并不重要,反正他们只是想用安倍纯一郎的死掠夺夜神家的利益。毕竟日本的黑社会是合法的,如果强行掠夺的话对名誉不好,这次反而是给他们一个最好的机会。”桐山德正笑了笑,将理由说给我听,这些都是高层社会的手段,并不是断案,而我们只是阴差阳错的成了一个导火索而已,就算我们没这么做,估计也是迟早的事情。

  我这才恍然大悟,尼玛这些人还真是心机婊啊,我岂不是简介了帮了黑社会吗?不过想想也对,岛国的黑社会合法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咱天朝的黑社会还特么的能执。。。。咳咳,说的有点多了。

  “那个,我之前看新闻不是说山口组还挺仁义嘛,你们地震了人家都是第一个赶去救灾的,真的会做出这样事情?”我还有点惊讶这事,不禁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