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之后,我无力的躺在床上,累了一天真的好好休息一下。但是我却怎么都睡不着,明明知道空樱琉璃还在危险之中,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心里暗暗发誓,一定用生命去保护她们!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深,这是我来到异国他乡的第一个夜晚,心里感慨万千,耳边不停的萦绕着空樱琉璃的声音,缓缓的伴我入睡,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连睡着都无法安心,做了噩梦,梦到空樱琉璃哭喊着被安倍纯一郎侮辱,每一句都犹如撕心裂肺的疼痛,脑中早已经冷汗弥补,几乎崩溃!

  “啊!!!”我一下就惊醒了,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哪怕是房间里开了冷气也让我大汗淋漓,幸好只是一场梦。此时窗外已经透亮,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睡了一晚上。

  “咚咚咚!”我正晕晕乎乎的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打断了我的思想。

  我下意识抬头看去,这里我只认识桐山德正,难道他已经有了消息,然后通知我?于是我立刻站起来去开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消息。

  “嘻嘻,天麟君,好久不见了,我好想你啊!”只是当我打开门的时候,确实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站在门口,不由分说的抱上来,声音还有些熟悉。

  “苍,苍井美姬!”当看到这个女孩子后,我下巴都快掉出来了,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还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啊。啊不,只有惊,没有喜!

  而且这么热的天我睡觉肯定不会穿衣服裤子,全身就一件胖次在身上,刚才又以为是桐山德正穿消息,什么都没有注意就开门了。苍井美姬那软绵绵的身体直接贴到我身上,差点就让我气血翻涌了。

  Um酷Vz匠}网"唯{●一?k正.版_,wa其、^他都G是0c盗》版

  “啊!天麟君,你,你干嘛一见面就这么直接啦,让人家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苍井美姬这才注意到我身上赤条条的,脸色忍不住一红,虽然显得很害羞,但还是偷偷的瞄我的肌肉。

  “转过去,我要穿衣服!”我也是尴尬无比,立刻呵斥起来,这样见面你丫当我想啊。

  苍井美姬吐了吐舌头,只能怪怪的转过身,我趁着这个机会连忙和衣服裤子穿上,虽然苍井美姬还是时不时的偷瞄我,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对了,你知道我在德正家里的,来做什么?”我换好衣服后,终于不那么尴尬了,不解的问着苍井美姬。

  “哎呀,天麟君,咱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了,干嘛这么凶巴巴的。是德正大人通知我来的,不然你来玩肯定不会通知我的。”苍井美姬扁扁嘴巴,一脸幽怨的看着我,十足的怨妇。

  我嘴角抽了抽,我说桐山德正没事把这女的带过来做什么,不过看起来她还不知道空樱琉璃的事情。我估摸着她又是想当着空樱的面陷害我,还真是执着啊!

  “咦,怎么只有你啊,空樱琉璃没有跟你一起来吗?”苍井美姬找了一圈后确定没有见到空樱琉璃,有些奇怪。

  “她们等一下才回来,行了,我还有正事,懒得和你废话,该上哪去上哪去!”我这时候可没有心情和苍井美姬在这里斗法,她只有捣乱的份,我可没有抱任何希望。

  然后我直接出门下楼去找桐山德正,苍井美姬也跟过来,跟一块牛皮膏药似的甩不掉。只是我刚刚来到楼道里,就听见了争吵声,于是猫着腰看过去,发生桐山德正和一个四十岁足有的中年男人,两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什么嘛!居然不让天麟君在这里住,太过分了!”苍井美姬也学我的动作,听到两人的争吵顿时瞪着杏眼,隔空挥舞起拳头。

  “不让我住?什么意思?”因为两人说的是日语,我听不太懂,只能请教苍井美姬了。

  之后苍井美姬才告诉我,那个中年男人是他的父亲,知道我住在这里十分生气,觉得不该让一个中国人住在这里,要我今天就搬走。桐山德正自然不愿意,就吵起来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也没有太生气,岛国人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友好的,人家不欢迎我也无所谓,大不了随便找个地方住下,我又不是来旅游的。

  很快中年男人就走了,我跟苍井美姬纷纷走下去,看着桐山德正脸色十分难看,估计是被训斥了。

  “德正,没事的,我马上就走,不会让你为难。”我叹了口气,自然会去难为他,只要有联系方式就可以。

  “对不起!天麟君,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说服爸爸呢!”桐山德正听我这么说,更加愧疚,立刻鞠躬道歉。

  我连忙扶起他,这种事情可能去责怪他,人家答应帮我就足可以表现诚意,我也不是那么贪心。

  “没事的,德正大人,其实我叔叔在这里有一座庭院,他们家里去旅游了,一个月后才回来,可以让天麟君住在那里啊,客房有很多的。”苍井美姬立刻上前打着圆场,邀请我要别的对方住。

  “嗯,那好吧,谢谢你。”为了桐山德正不那么愧疚,我立刻答应苍井美姬的建议。

  桐山德正看我都这么说了,只能作罢,再次道歉。

  接着我们便一起来到苍井美姬亲戚家的庭院中,看来他们家都有土豪亲戚啊,这个是一个日式的庭院,虽然古朴,但却有浓浓的气息。接着我支开了苍井美姬便和桐山德正想着下一步的计划。而桐山德正也没有让我失望,竟然真的查到了线索,打听到夜神日今天会在一个东京的私人会所里和安倍纯一郎见面,而我们便可以从哪里入手。

  我点点头,现在目标也查到了,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很多,埋伏在那里等着那两个老王八蛋。本来知道地点后我准备一个人动身,但桐山德正还是要和我一起参加行动,我怎么劝说都不行,这让我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毕竟我也能理解他的想法。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我和桐山德正都来到了那个私人会所外面,这里是山口组经常来的地方,所以无关人员是无法进去的。而且防卫很强,混进去也几乎很难,这让我们犯了难该怎么进去呢?

  “咦,是你?”我和桐山德正正为难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两个外国人,其中一个貌似还认识我,对身边的那个外国人说道“巴里,你等一下。”

  我微微一惊,也想起来,他不是在荒岛上遇到的外国人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