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秒钟后,我一人一个断子绝孙腿招呼过去,反正咱们文化不同,没办法交流,只能选择都能明白的意思。这三个混混只是样子凶,确实吓唬那些胆小怕事的天朝人是绰绰有余,但遇到我这种铁板当然没用。那么山口组的安倍纯一郎都被老子给废了,就算是再你们岛国,老子也不会把这几条杂鱼放在眼里。

  看C正版章A节Y;上/酷DG匠网(

  “啊!!八嘎!八嘎!”那三个也不知道是不是黑社会的机会惨不忍睹的捂着裤裆骂着,也意识到踢到铁板了,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又怒又怕。

  很快餐厅里就乱成了一团,全都惊恐的看着我,几乎没人敢接近我,还有偷偷打电话报警的。

  我冷哼一声,虽然这是家黑店,但咱也没有吃霸王餐的习惯,于是还是甩了一千日元在座子上,准备离开这里。此时一个身影正准备从我身后溜走,正是那个把我骗过来这里的小黑。看到这家伙我气不打一处来,这货不知道坑了自己多少的同胞,要是就这样算了,回国估计要被那群键盘侠给喷死,还是教训一下吧。

  “啊!!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其实是被逼的。这顿饭我请你,别打我!”小黑直接被我摔到桌子上,被砸了个七荤八素,哭爹喊娘的求饶,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知道咱们国人为什么在国外被人瞧不起吗,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老鼠屎,今天给你个教训。要是以后还让我发现你在这里坑自己的同胞,别说是你,就是这家店老子也照样砸了!”这种人我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同情心,死死的踩着他后背,最后猛力一踏。

  接着桌子瞬间发出碎裂声,小黑在惨叫声中落在地上,木质的桌子化成了碎片,让周围人再次吓的哑口无言,跟看鬼似的看着我。只是他们不知道我还是在不想惹麻烦的情况下才这么做,否则真有可能把店里拆了。。。。

  “妈蛋,谁说岛国东西质量就好了,一踩就断。”我骂咧咧的吐槽了一句,然后便朝门口走去,不想继续耽误时间了。

  “警察先生,就是他!”结果我刚走了两步,门口就走来了两个穿着制服的岛国惊讶,齐刷刷的看着我。

  我顿时一惊,没想到岛国出警速度也太快了吧,要是在天朝我就是把房子拆了估计都还没来呢。虽然就算是警察也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但我不会傻到去跟警察动手,到时候就是无尽的麻烦,别说救出空樱和琉璃,自己都保不住自己。

  于是我立刻转身从窗户翻出去,虽然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但要抓到我也没那么容易。

  “喂,你站住,不许跑!”岛国惊讶看我要跑,立刻拿着警棍也朝我跑来,说着叽里呱啦的日语。

  “哈哈,你追我啊,追到了我,我就让你嘿嘿嘿。。。。”我笑了笑,还做了个挑衅的眼神,转眼间就消失在窗户上。

  逃出饭点后,我就跟无头苍蝇似的在街头乱逛,也感谢东京是个人口密集的地方,左转右转的就跑到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累的气喘吁吁,全身跟在水里捞出来似的,狼狈不堪。

  “妈蛋,等我救出空樱琉璃后,一定去把那家黑店给砸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里越想越气,到现在一件事情都没有办成,反倒被自己同胞给坑了,以后还是在家里好好待着比较好吧。

  “站住!”我刚刚说完,全然不知的一个身影就已经走到了我身后,然后一只手拍在我肩膀上。

  不得不说这晚上被人拍到后背确实是件很吓人的事情,差点没把洒家给吓跪,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转头看过去,当看到对方那穿着警察制服的袖子,心情一下就跌到谷底,不会这都被人抓到了吧,尼玛岛国的警察都特么的开了天眼吗!!

  “呵呵,那个,太,太君,我有良民证,我滴,大大滴良民啊!!”我吞了吞口水,立刻举起手,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一言不合就开枪,我可没有子弹快,于是先装装良民,由于对岛国的了解除了动作片就是抗日剧了,下意识的喊出来。

  “哈哈,天麟君,果然是你,怎么突然间到东京来了啊?”对面忍不住笑起来,然后突然用挺纯正的汉语对我说道,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

  我再次一惊,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好奇下我再次转过去,然后一张帅的我一脸血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居然是有段时间不见的桐山德正,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面!

  “卧槽!桐山德正,你,你怎么在这里啊,还穿着警察的衣服,你都毕业当警察了吗?”我愣了好久才缓过来,心里万分高兴,这简直就是最可靠的向导嘛。

  “警察?天麟君,我还在读书呢。只是最新在放暑假,我去参加考斯普雷动漫展做模特,只是道具而已。”桐山德正见到我也十分高兴,哭笑不得的解释起来。

  听到他这么说我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警察就好。然后桐山德正自然免不了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我顿了顿,这件事情一时半会还说不完,而且这里人多眼杂的,为了安全,我让他给我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桐山德正点点头,我既然来了,肯定要好好招待,于是把我带到他的家里。桐山德正的貌似家里也十分有钱,竟然在东京这个地方有一座别墅,挺豪华的,估计比帝都一环的房子贵,还真是土豪啊!

  在桐山德正的带领下,我和他走了进去,然后一个穿着女仆装小美女弯腰把我们迎进去,手里那拿着扫把,对我也笑了笑。

  “哇,德正,你口味挺高雅的嘛,这小美女能干吗?”我没想到这种只有岛国片里才会出现的场景竟然在现实中也发生了,忍不住想歪,带着坏笑问他。

  “啊?天麟君,她是我妈妈请来照顾我的,不是你想象中那样。”桐山德正露出窘迫的表情,也看出来我误会了,无奈的解释道。

  我笑了笑,也只是调侃而来一句,当然没有认真,毕竟我是来办正事的,人家的私事跟我没有关系。

  “天麟君,请喝茶,对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突然来这里是来旅游的吗,还有,空樱琉璃怎么没有跟着你一起过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桐山德正还不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以为我只是来玩的,但看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空樱琉璃,估计也有着不好的预感,倒了茶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