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声音,我立刻转过身,发现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平头,皮肤有点黝黑的人走到我面前,满脸笑容,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岛国待的太久了,有种猥琐的气息在里面。不过他乡遇故知我还是很高兴的,于是就过滤掉那些细节,也跟着笑起来。

  “对啊,我是中国人,不过我不会日语,在这里有点事情办,你可以帮忙一下吗?”我想着大家都是同胞,而且还是在岛国,应该会团结一致,就没有戒心的打招呼。

  “当然可以了,大家都是中国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对了,你可以叫我小黑,我在这一代都很熟的。那个,既然大家有缘,我请你先吃饭吧,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小黑十分热情的摆摆手,脸上只差没有刻上雷锋两个字了,上来就要请客。

  我再次一喜,我靠,真是出门遇好人啊,老子这运气还是不错的。估计是岛国没有碰瓷的,所以大家还是献的起爱心的。而且做了一下午的飞机,肚子还真的饿了,再着急也要先填饱肚子再想办法找到空樱琉璃。

  于是我就跟这个叫小黑的人来到了他口中的免税店,说这里消费很划算,我对免税店之类的完全没有概念,但消费划算还是懂的。岛国的东西都贵得咬人,虽然这次来我是带着自己全部的身家来到这里,但谁知道能话多久,能省一点算一点,傻乎乎的就跟着他来到了这里。最后我们来到东京的一家料理店,小黑说这个是中国人开的店,中日料理都有,很多的游客有喜欢来这里品尝云云的,反正说的天花乱坠。我倒是没有兴趣听,只想赶快填饱肚子,顺便打听一下夜神家的情况,好先做好准备。

  很快小黑就跟服务员说了几句后,就将菜单交给我,说实在的,上面写的日文我也是一知半解,幸好上面有图片,我就随便点了点东西,两份蛋包饭,烤肉,蔬菜沙拉,然后一壶茶,毕竟是人家请我的,不能太过分。小黑也没有说什么,将菜单递上去。

  “小黑,我想问你一下,东京是不是有个夜神家族,应该企业很大,你知道吗?”点完菜之后,我就立刻朝小黑大厅夜神家的住处,做好今天晚上就开始行动。

  “夜神家族?哦,你说的是夜神财团的人吧,我当然知道啦,那可是很大的财团,不过最新爆出跟三口组有关系,你问夜神财团做什么啊?”小黑微微一愣,没想到我问的是这个,但还是将指导的告诉我。

  关于夜神家和三口组的关系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关心的也不是这个,但要问他空樱琉璃的事情肯定也不行,于是就问问夜神家族的人一般住在哪里,特别是夜神日的行踪。

  “哦,我只知道夜神财团的人在东京有一座很大的院子,平时家族的人喜欢在哪里聚会。不过哪里守卫很多,要是没有关系肯定进不去,你找他们有什么事情啊?”小黑继续热情的给我解答,笑着问道。

  “没什么,来找个朋友,谢谢。”我摇摇头,自然不能说出自己的目的,含糊其辞的敷衍过去。

  小黑也没有多问,继续给我介绍东京有什么好玩的,比如动漫天堂秋叶原,商业街银座,迪斯尼乐园,东京塔,新宿,涩谷,浅草寺等等,还说要带我去玩。我连忙拒绝到,老子来这里又不是来旅游的,才没有心情呢,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

  很快食物就上来了,不得不说这些食物的卖相很好,但味道还是比不上我朝的任何一个菜系。但在这种地方也没什么挑的,慢慢的吃起来。很快点完的东西就被我吃的差不多了,小黑说要上个厕所,我也没注意。

  “您好先生,这是您的账单?”而之后马上就有服务员把账单递到我面前,指了指最后的价格。

  “哦,好吧,我给就是了。”我看了看数字,看着小黑还没有回来,要是等着他来付钱有点过意不去,于是还是自己掏钱吧。

  h:酷/H匠pz网@}唯V一G正Nb版◎《,◎'其#他4都m:是盗J版

  这一顿我们吃了四千多,本来有些惊讶,但想到这里是岛国,用日元结账,算起来也就两百多,虽然还是有些小贵,但在这种城市也不奇怪,于是就掏出兑换的日元交上去。

  “先生,这件餐馆收软妹币,不是日元。如果要付日元,就要付十万日元才行。”服务员态度十分好的和我解释,指了指数字后面的缩写,说明这个数字是软妹币付账的。

  “纳尼!!!四千多软妹币,你咋不上天啊,是不是搞错了,我就点了几个菜啊?”听到是四千多软妹币的时候,我吓得差点就跳起来,尼玛是不是不小心吃到岛国的某个天价食物了!

  此时我才开始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是小黑带我来这家店里,但就在结账的时候他不见了,服务员立刻拿账单过来,一切都太巧合了,巧合到像是一场阴谋,这,这特么的不是在坑同胞吗?

  “没错,价格是这样的,请付钱吧。”服务员十分肯定就是这么多钱,继续逼着我付钱。

  “妈蛋,原来是家黑店啊,特么的来到岛国还被人坑。老子只给四千日元,剩下的拿去给你当小费!”我怒火一下就窜上来了,按照洒家的暴脾气肯定不会妥协,真要是给了我晚上就要睡马路了。

  我终于知道天朝人为什么到哪里都遭到鄙视,有这群专门坑同胞的王八蛋,换成我都想把他们的店给砸了。只是想到不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是不要惹麻烦,准备息事宁人。

  但是这家店好像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我话音刚落,门口立刻出现三个人一脸凶相的走过来。三个人看起来像岛国的黑社会,清一色穿着白色的风衣,里面没有穿衣服,腰间过着布料,胸口上还有纹身。一个黄头发,发胶打的都快戳到天花板了,另一个白色头发,几乎把半张脸都遮住,还有一个稍微正常点,大背头,全身散发着混混的气息,看来是专门对付我这种不想付钱的人。

  “八格牙路,几里叽里呱啦,几里呱啦呱啦,叽里呱啦!”接着白色头发的混混捏着棒球棍就走道我面前,除了第一句我听得懂,其他都当火星文翻译。

  “泥煤,麻烦先学会了人话再跟我说,一群傻叉脑残加中二病的家伙,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孩子扔掉,把胎盘养大啊!”我翻了翻白眼,对于这样的威胁自然不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