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霍天麟同学,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跟班上说,要用写信的啊。那个,班长一大早出去办事了,应该中午就能回来,要不你可以等一下的。”唐果微微一愣,好奇的看着我,不明白我的举动是什么意思。

  “这个。。。。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不方便当面说啦。拜托了唐果,谢谢你。”我抓了抓头发,这种事情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幸好唐果不是一个喜欢多问的女孩子,双手合十的拜托到。

  唐果虽然奇怪,但面对的嘱托还是答应下来,将信封收好。交代完最后的事情后,我看了看时间,马上就到了登机的时间,确实出发前还需要做一点准备,比如兑换日元之类的事情,便不多待了。

  “那好,我走了,唐果,你是个好女孩,谢谢你带给我那么多的快乐。”我点点头,面对唐果那单纯的眼神,也有些舍不得,伸出手在她脸颊上贴着,唉,明明已经下了赌上性命的决心,没想到还是牵挂太多。

  “哦,和霍天麟同学在一起,我,我也十分开心!”唐果被我这个亲昵的动作弄得脸颊发烫,紧张的连呼吸都急促了,深情的望着我。

  我咬咬牙,立刻收回手掌,怕再看她一会信念真的会动摇,摆摆手就转身离开了。。。。

  这次该弥补的遗憾都弥补了,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不会有太多的不甘心。空樱,琉璃,等着我,哥哥发誓一定把你们救出来,那些曾经伤害过你们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风潇武馆到了正午的时候,在外面办事的凌晓雨终于回来了,但心里还是不放心我的事情,于是想要给我打电话确认一下什么时候动身。但当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却显示对方已经关机的声音,让凌晓雨瞬间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拿着电话的手掌打着哆嗦。

  “班长,你回来了啊。对了,霍天麟同学早上来过这里,说有一封信让我交给你,就是这个?”这时候唐果跟着走过来,将刚才我给她的信封交到凌晓雨手里,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他来了?”凌晓雨猛然一惊,心里那种不安的预感更加沉重,颤颤巍巍的接过我的信封,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仿佛失去了力气般。、不过为了让唐果不会怀疑,凌晓雨还是保持镇定的样子,说了声谢谢,然后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锁好门,将我写的信打开。

  班长,对不起,我知道不告而别你会生气,但这是我唯一的选择。这是我的自己的事情,我不想让任何人卷进来,更不想让在乎的人受到伤害,请原谅我的自私。但无论如何都不要怀疑我喜欢你的心,如果我活着回来,你想怎么教训我都可以。如果我死了,可以伤心一段时间,但一定要振作起来,生活还要继续,为了家人,为了朋友,也为了我。。。。

  凌晓雨脸色苍白的看着一番诀别的话,眼圈开始泛红,信封顺着指缝中滑落在地上,如风中的飘絮,仿佛也带走了凌晓雨的魂魄。

  “呜呜呜~~~~霍天麟!你混蛋!为什么要丢下我,我恨你,我恨你!!!”凌晓雨再也支持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跟雨水一样溢出,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

  凌晓雨知道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了日子,这时候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毕竟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去日本的哪里,凌晓雨也终于明白了我的真正的用意。

  涪城机场的上空,一辆飞往东京的飞机盘旋在上空,穿透了云层。我耳边不断的响起阵阵的轰鸣声,飞机时不时的在气流中颠簸,有些摇晃,所有人都昏昏欲睡。

  我办理好手续之后,便坐上了这两去往东京的航班,或许这里的人都带着旅游的喜悦,只有我心里浮现出紧张的情绪。回想起那些关心我的人,曾经和空樱琉璃美好记忆,眼泪又止不住的流出来,暗自叹着气。

  最!新!章Z节上酷r匠网i

  几个小时后,飞机终于到达了东京,尽管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但我依旧抱着必胜的信念。当然,我首先我要想办在满是日语的城市找到出去往城市的公交车,妈蛋,这里的广播是日语和英语都要播,可是我特么的两种语言都听不懂的说啊。。。。

  没办法,来都来了,困难总要客服的,幸好日语里掺杂了很多中文,看标识的勉强可以看得懂,最终到了地铁,往东京的市中心赶去。不得不说岛国的地铁真的很安静,几乎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手机或者报纸,不得不说一点都不热闹,真心不习惯啊!

  空樱和琉璃是被夜神家的人抓走的,但我到现在连夜神家的位置都不知道在哪里,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于是看着差不多了就随便找了个站点下车,然后在这个彻底陌生的城市里走着,不敢和任何人说话,心里莫名的恐惧起来。

  当然,我也不可能真的跟无头苍蝇似的乱转,因为再这里我还有个三口组的间谍,武藤里美。本来当初只是想留着她在这里帮我监视安倍纯一郎那个老王八蛋的情况,现在看来不得不佩服洒家的机智,找她做向导东京之行就不会那么困难了。

  可惜我本来下了飞机就像给武藤里美联系,结果才发现我朝的移动公司居然在这里没有信号,之后才想起来要联系必须要在这里换成岛国的卡才可以,尼玛,又得忙活一阵了。

  因为我不会日语,怕解释不清楚事情,于是就准备看看哪里有中国开的店去试试看。行走了一会后,我才发现这里真心特别奇怪,大街上也没个垃圾桶什么的,但地面却特么的跟被狗舔过似的干净,最重要的居然连个雾霾都木有,刚开始还让我有点呼吸困难,太不适应了!

  “呼,东京好热啊,热死宝宝了!”当然,这里让我最不舒服的就是天气了,比涪城市还要热,光走一回就热的汗水长淌,难怪到处都是一群穿着裙子的女人,白花花的丝袜大腿不停的在我眼皮子下晃着。

  “靠!我是来办大事的,想什么呢,还是先找卖话费的地方吧?”我连忙回过身,甩了甩狗头,继续寻找着。

  “小兄弟,你是中国人吗?需要帮忙吗?”就在我完全找不到北的时候,一句纯正的汉语在我耳边响起,十分的亲切。我顿时一喜,没想到刚到这里就遇到同胞,运气不错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