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哥哥,这里本来就不属于你,快回去吧。哥哥曾经说过,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聚。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在见面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空樱点点头,这次并没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而是挥挥手和我告别,带着炙热的泪水。

  “欧尼酱,干巴爹!”琉璃跟着笑起来,与平时傲娇的样子大相径庭,为我加油。

  我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否则还会舍不得离开这里,接着我艰难的再次打开拿道直接创立的世界大门,外面只有刺眼的白光,我轻轻的闭上眼睛,缓缓走了出去。。。。

  涪城市中心医院一间特护病房里躺着一个少年,房间里的心电图滴滴的响动着,少年依旧陷入沉睡,与周围彻底隔绝。而少年身边则坐着一个短发的漂亮女生,脸色苍白憔悴,看起来楚楚可怜,正是许久不见的夏玉婷!

  夏玉婷似乎是太累了,就这样靠在病床上睡着,只是就算是睡着了还是眉头紧锁,看起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咚咚咚!”这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敲了下房门,依旧了履行每天为我检查的工作。

  酷*G匠“%网f唯3A一正^8版,?其他都%-是盗Z版

  “医生,你来了?”夏玉婷对于这种模式依旧喜欢了,立刻惊醒,然后站起来让医生忙活。

  医生照旧检查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就收拾起东西准备离开,并没有说什么。

  “医生,我哥哥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要不要再彻底检查一遍?”夏玉婷咬了咬嘴唇,已经一个月了,我还是没有醒过来,即使医生天天都确认我没有事情,但依旧十分担心。

  “病人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他的心脏在右边,所以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唉,我想是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有些病人潜意识里为了逃避现实,也会这么做。这个只能靠他自己,或许他很快就醒过来,也或许。。。。”医生叹了口气,对于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见,无奈的摇摇头,最后一句并没有说出来,转身离开了病房。

  不过就算是医生没有说,但夏玉婷却当然明白,更大的可能性是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只是夏玉婷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才和哥哥团聚,但在此相聚的时候,我却陷入了沉睡,上天仿佛喜欢跟我们两个开玩笑。夏玉婷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恐怕早就飞回来,哪怕是那一刀替我挡住,也绝对不能让我受伤!

  夏玉婷想到这里,已经哭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双眼又红起来,喉咙发出哽咽,脸色更加苍白。

  “哥哥,你一定要醒过来啊,玉婷真的好想你!”夏玉婷的眼泪再次落下来,无力的靠在床边,又陷入半睡半醒之间,哪怕是睡着了,嘴角依旧呢喃着“哥哥!哥哥!”

  而我离开了那个创造的世界后,意识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耳边那微弱的那一声声的哥哥让我瞬间惊醒,睁开虚弱的双眼。

  强烈的灯光刺得我眼睛生疼,十分难受,等到适应过来的时候我才看清楚,这个地方太熟悉了,我又在医院里了。而我脑子里也开始回想起之前的事情,那天我们都为空樱和琉璃庆祝生日,夜神家也在那一天找了过来,抓走了老爸和后妈。我没有保护好空樱琉璃,在他们的威胁下空樱琉璃也和他们回到了日本,那时候我听到琉璃的呼喊,疯狂的冲了过去,但却被人偷袭,一把利刃扎进了我的身体,在鲜血的洗礼下我倒在了半路上,而最后我还看到了一张脸,但那张脸我却不记得是谁了。。。。

  回忆起事情后,我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应该是有人发现我倒在地上,然后把我送到医院里,所以才捡回了一条命!

  “哥哥!”一个微弱的呢喃声再次传到我耳边,虽然小,却能感觉就在身边。

  我猛然一惊,立刻回头看去,她叫我哥哥,难道空樱和琉璃已经回来了吗?只是当看到身边那个脸色苍白憔悴的女孩,我再次一惊,因为她既不是空樱,也不是琉璃!

  “玉,玉婷!”我怎么都没想到很久不见的夏玉婷竟然会在自己身边睡着,而且她的脸色竟然憔悴打这种地步,嘴唇隐隐的发白,看来她又为了自己的事情受到不少煎熬。

  “对不起,玉婷!”我心中一痛,空樱琉璃走了,没想到玉婷又为我伤心,为什么我每次想保护她们,到头来却变成了伤害,无比自责!

  我抬起无力的手掌,轻轻的在夏玉婷的头上拂拭了下,不想吵醒她,脑中思绪万千,即使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但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依旧在身体里挥之不去。

  “呜!”夏玉婷本来就在半睡半醒之间,感觉到我掌心的温度后,也跟着惊醒,轻轻的抬起头。

  “玉婷,好久不见了。”看着已经惊醒的夏玉婷,任何话倒嘴边却说不出来了,只能带着苦涩的笑容说道。

  夏玉婷一脸呆滞的看着我,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最后跟小孩子似的揉着自己的眼睛怕自己看错了,在确定我醒过来之后,激动的无法言喻,今天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流出眼泪,只是这次是幸福的笑容!

  “呜呜呜~~~~哥哥!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我好想你啊!”夏玉婷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猛的扑上来抱着我的身体,泪水瞬间打湿了我的肩膀,害怕这只是一场梦,醒来之后我依旧躺在那里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醒过来。

  “玉婷,对不起,是哥哥不好,又让你担心了。我也想你,每一刻都想着你!”听着怀里夏玉婷的哭泣,我也哽咽起来,回忆起我们之间的种种经历,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分离后的喜悦,学会了真正的珍惜。

  夏玉婷在我怀里哭了很久,像是把这段时间的担心和压抑都发泄出来,知道两只眼睛都哭肿了才停下来。最后是怕我身体会受不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但还是紧紧的抓着我的手心,只有上面的温度才能证明我真的已经彻底好了。

  “玉婷,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医院里的?”我心情平复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到这件事情应该除了我之外没人会知道,夏玉婷怎么会在医院照顾我。

  “那天我下了飞机后,突然有个电话告诉我你受伤进医院了,所以我才过来的,当时真的把我给吓坏了。”夏玉婷点点头,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魔神吞天说:

  广告时间,酷匠新作,我的妹妹我来护,听名字就很邪恶,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我的妹妹我来护》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