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青龙下意思想问小泽头上伤疤的情况,但觉得这个是人家的隐私,而且面试也不需要问这个,只能作罢,或许是什么意外造成的呢。只是一般这里面试的都是中国人,日本人的话都是专门调过来的,向这种主动过来面试的人还是第一次,所以让青龙有些好奇。

  “好吧,那个,小泽小姐,不知道你想面试公司的哪种工作,有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对本公司的发展前景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吗?”青龙看对方那么紧张,于是就把那些琐碎的环节过滤,直接切入重点问,只要她能回答上来,倒可以选择录用。

  “我,我随便什么工作都可以。我没有任何经验,那个,请给我一次机会把,我一定会努力的!”小泽再次低下头,终于鼓起了勇气,站起来鞠躬拜托。

  青龙被小泽一惊一乍的动作有些吓到,露出苦色,对方这明明就是什么经验,甚至是计划都没有,就跑到这里来面试,还真是个异类啊。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像这种面试者根本不能通过,就算是青龙想帮也没办法。

  “那个,对不起小泽小姐,如果你既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也没有其他的计划和看法,那我们不能录用你了。”青龙顿了顿,还是按照规定不能录取小泽,道了声歉。

  “我,我。。。。好吧,占用您的时间非常抱歉!”小泽咬了咬嘴唇,既然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肯定不好再求人家。

  自己确实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即使是龟田先生介绍,但也必须按照规矩来。只是想到自己还在日本的两个女儿,心里又难受起来,忍不住流出眼泪,缓缓的退出房间。

  青龙自然注意到了小泽脸上的哭泣,莫名的感觉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沉思了下,然后立刻叫住小泽。

  “小泽小姐,这样吧,我们人事部最新还缺一个文员,你可以试试看,如果试用期通过就正式上班,但试用期没有工资,你看行吗?”青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小泽这个机会,但还是这么做了。

  “真的?太好了!谢谢您,嗨!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非常感谢!”小泽惊喜交加,不停的鞠躬道谢,只差没有感谢青龙八辈祖宗的架势了。

  青龙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这个叫小泽的女人还真挺有趣的,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句加油。

  “啊!”小泽点点头,或许是因为紧张,竟然绊倒自己的脚,直接在地上来了个平地摔。

  “小心!”青龙虽然很多年没有动手了,但身手可没有退化,甚至在进步,自然很轻易接住小泽。

  小泽猝不及防的倒在青龙的怀里,尖叫一声,连忙弹开,又不停的道歉,害怕激怒了青龙这份工作就不保了。

  “好了,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了,别那么拘谨。剩下的事情我明天再跟你说吧,我真的要走了。今天我儿子的生日,我还要去给他买礼物呢。”青龙倒没有觉得什么,看了看时间确实不早了,打了声招呼离开。

  “嗯,您慢走!”小泽应了声,又鞠躬感谢,知道青龙消失不见。

  青龙走了后,小泽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靠在他怀里的时候感觉他的肩膀有种安全感,还有那和煦的笑容。

  “唉,他一定是个很好的爸爸吧。。。。”小泽看着已经没人的门口,喃喃的说道。

  过了十三岁生日的霍天麟,很快便到了读初中的日子,八年的时间让自己对小时候的事情有些模糊,尤其是对自己妈妈什么时候离开的完全不记得。自己虽然喝父亲搬个家,但偶尔还是回去看看自己的小伙伴门,而八年来也陆续走了不少人,慕容沧沫的妈妈嫁给了一个外国人,移民到了国外去。小轩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搬走了,好像也去了国外。最后便是霍天麟最疼爱的佳儿,挺大杂院其他人说,佳儿的家人带着佳儿在一次游玩中除了事故,佳儿的家人丧生了,之后佳儿也不知去向。霍天麟这些年和李天伊跟罗东都一直打听,但都了无音讯,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渐渐的大杂院里的人只剩下东哥和李天伊还再一起。

  今天是霍天麟上初中的日子,青龙带着他来到这里班里入学手续,而霍天麟肯定不喜欢挤在一堆人中,到处在自己这个即将读三年的初中看看,一直溜达到校门口。

  “滋~~~~”就在霍天麟东张西望的时候,一辆豪华的兰博基尼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口,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哇,富家子弟啊,嘿嘿,看来涪城一中土豪不少嘛。也不知道能不能傍上大腿,那以后初中的布丁钱和辣条钱都不愁了啊,说不定还能喝上营养快线呢。”霍天麟看着那辆豪华车子,不由得感叹有钱就是好,自己要是有钱人家的该多少啊,以后买两辆车子,一辆坐车,一辆买菜!

  在所有人的注视当中,司机缓缓打开车门,此时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生缓缓走下来,仿佛一朵丝毫没有受到世间污染的莲花,惊艳无比!

  “天啊!好美!”当女孩下车之后,这是在场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不少男生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我去,还是白富美啊!”霍天麟看的也有些出神,这长相,这家事,尼玛是想成为第一校花的节奏吗?

  女孩淡漠的扫了四周一眼,仿佛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似的,眼神中闪着蓝色光芒,在司机的带领下缓缓走进去了学校。

  霍天麟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虽然人家有钱漂亮,但霍天麟也有自知之明,这种女孩注定一辈子跟自己没有任何交集,心里YY一下就好。

  “王铁柱,把钱交出来吧!”霍天麟此时又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小时候喜欢勒索自己的人,但他记住了慕容沧沫对自己说的话,在恶人面前变得更恶,渐渐的这个小时候欺负自己的人十分怕自己。

  “哦,好,好的。”王铁柱缩着脖子走进来,把五块钱交代我手上,害怕的看着我。

  我看着钱已经到手了,便不再为难他,摆摆手让她走了。

  酷¤匠网、唯一正a。版,%其c、他NL都5是d盗版|(

  “喂,你干什么,居然勒索别人的钱,太过分了!”我钱还没有放在口袋里,一个娇喝声突然间传来,指着我教训道。

  我微微一惊,转头看去,发现迎面走过来两个女孩子,一个身材高挑,绑着马尾辫,另一个长的十分可爱,怯生生的躲在她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