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嘛,说实在我暂时还没有办法,毕竟你体内的东西我都没有搞清楚是什么,而衍生出来的就更加麻烦。不过嘛,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不会这么苦恼。”二师兄想了想,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祛除我体内的那个副作用,但又话锋一转,带着死死坏笑。

  最¤U新H章"S节SJ上^☆酷"匠Nf网“:

  “哦,什么办法?只要能把这个坑爹的属性去掉,除了自宫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本来我还挺失望的,结果一听着二师兄似乎话里有话,立刻问下去。

  二师兄动了动嘴唇,扫了一下旁边一直大大方方的偷听我们的凌晓雨一眼,然后故意用怕被凌晓雨听见,但实际又想让凌晓雨听见的声音说道“你就让小雨随时跟着你不就可以了,要是真把持不住了,让她帮你解决,至于用什么办法,那我就不参与讨论了!”

  二师兄这个坑爹的话一出,凌晓雨顿时吓的书都掉了,只要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别说是凌晓雨,就是我都有种吐血的感觉,这个方法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但这样做岂不是我随后都要把她当成泄欲的工具?拜托,那她估计宁可一刀给我来个物理阉割来的比较快吧。。。。

  “霍天麟!你看什么看,休想!信不信我这就把你给阉了!”凌晓雨本来就处于心烦意乱的情况下,我只是下意识看了她一眼,凌晓雨就以为我真的要这么做,立刻握着刀威胁我。

  “没有没有,班长,我没那么想!”我吓的连忙摆摆手,对凌晓雨的惧怕在我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即使我现在的实力跟她不相上下,但潜意识里我仍然不敢得罪,更何况是这个事情。

  不过如果真的只有这个办法的话,那我岂不是真的只有到终南山出嫁这条路吗?妈蛋,早知道这样老子还不如不升级呢!

  “哈哈~~~唉,本来还想给你们制造机会呢,但来是白做媒婆了。小麟,你也别太灰心了,彻底根治的办法我还没有想出来,不过暂时压制住还是可以的。”二师兄看着我们两个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起来,然后走到药柜处拿出一瓶写着静心丸的瓷瓶摆在我面前说道“这个东西你每隔七天吃一颗,可以暂时让你恢复平静,里面有四颗,差不多够你用一个月了。”

  “真的!二师兄,你又在耍我!对了,那一个月之后呢,是不是就好了?”我惊喜的拿着瓶子,即使不能根治我还是跟高兴的,然后继续问着二师兄。

  二师兄摇摇头,这次确实不像是开玩笑了“当然不是,我都说过这个只是暂时压制住你体内的欲望,就这个,我还舍不得随便给人呢。要不是看你迟早是武馆的人,咱们的关系也不错,平时人家用钱我都不会卖的。而且还有一点要告诉你,这个东西虽然对你能压制,但一旦断了药的话,那之前被压制的情绪会一口气爆发出来,到时候我看别说是雌性动物,恐怕雄性动物恐怕也。。。。”

  “我靠!二师兄,你这不是坑爹吗,不带这么玩吧!”二师兄说话这大喘气的样子,每次都能让我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这要只能压制一个月,那一个月后呢,老子岂不是连我们家的木村都有可能遭殃吗!

  “切,那随便你,反正我目前只能这样。反正你爱要不要,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小雨待在身边,你又不肯。”二师兄实在受不了我这个矫情的劲,准备收回药丸。

  说实话我还真的很难选择,特么的升级就升级了,还摊上这个事情,简直是要人命啊。没办法,凌晓雨那头肯定是没戏的,现在能拖多久算多久吧,以二师兄的医术,说不定一个月后就会有进展了。

  此时凌晓雨皱着眉头看着我,死死的攥着拳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刚想开口脸色就红了一片。最后深吸一口气,刚张开嘴巴,就看到我把药瓶拿到手里。

  “好了,实在不行,下个月二师兄你直接把我化学阉割了也行,我受够了!”我一把抢过药丸,直接服下一颗,既然都这样了,我索性也破罐子破摔。

  “嘿嘿,好啊,只是我怕某人可不愿意哦。”二师兄点点头,似乎并不担心这个事情。

  我的情况弄清楚了后,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今天是大年初一,虽然老爸几乎没有亲戚,但还是回家里陪着他们比较好,毕竟一家人很难能一起有空闲的时间。

  我跟凌晓雨和二师兄打完招呼后,就走出医务室。然后突然想到刚才对唐果那么凶,她现在一定很伤心,看来走之前还是跟她道个歉好了。而且我听说她的父母今天不会回来,她的心情本来就很糟,再加上这个事情,她这个年恐怕是就在郁闷中渡过了。。。。

  “咚咚咚!唐果,你在里面吗,开下门!”我走到唐果的房间外敲了敲门,心里想着一会怎么道歉。

  “霍天麟同学,那个,有事吗?”唐果还是开了门,只是看着我的表情很不自然,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叹了口气,就知道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只好先走了进去,然后让她坐着。

  “唐果,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原谅我好吗?”我走到唐果面前,然后以一个标准的六十度的鞠躬,表示出最大的歉意。

  “啊!霍,霍天麟同学,你这是做什么啊,不要这样!”唐果被我这个动作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从凳子上跳起来,也给我鞠躬,搞的跟夫妻对拜似的。

  我愣了下,自己这样估计还是会吓到她吧,只好起身把她扶起来,然后做到她对面。

  “我当然是道歉了,刚才我实在是因为特殊情况才会对你这么凶,你不要介意好吗?”我笑了笑,示意她不要那么紧张。

  “啊?介意?哦,我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霍天麟同学才会讨厌我,那你真的不讨厌我吗?”唐果微微一愣,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抬起头问到。

  我嘴角抽了抽,这唐果的思维果然跟一般人不一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明明是的错,她竟然还硬揽到自己身上,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下来去了。

  “怎么会呢,你这么可爱,我当然不会讨厌你。这样吧,为了表示歉意,我说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就答应你。”我立刻把手放在她脑袋上摸了摸,轻轻的安慰她,带着微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