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麟哥,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冷星星看我还在那里发呆,有气无力的问到,带着一丝好奇。

  ”星星,那个,你的伤口现在必须消毒处理,不然会恶化,加重你的发烧。只是我们现在什么消毒工具都没有,只有一个办法,但希望你不要介意,可能有点猥琐,但天麟哥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要救你而已,可以吗?“我纠结了半天,要是平时我根本不可能这么做,但现在人命关天,如果伤口感染细菌,我不知道冷星星还没有撑得了多久。

  而这个办法就是所谓的唾液疗法,我曾经在网络上看过,如果受伤了,而且在连清水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唾液。只是冷星星受伤的部位偏偏又是女孩子的胸口,而且我跟她现在全身上下没一处干净的地方,所以连涂上去都不行,唯一可以安全消毒的方法只能将舌头伸到伤口处,然后给冷星星消毒伤口。只是对方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在占便宜,所以我才会这么为难。

  “嗯?什么办法啊,没事的,我不会介意。”冷星星还是没有猜出来,但也隐隐感觉到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那个,就,就是我用舌头的分泌的唾液清理伤口杀菌,这样才能暂时让你不会感染!”我咬了咬牙根,实在不敢相信我居然有一天要对哥们一样的冷星星做出这样的事情。

  果然,冷星星听完之后现实一愣,本来就发烫的脸颊更加红了。即使自己平时再熟悉,但要我舔着自己的胸口消毒还是太突然了。不过看着我似乎确实没有别的想法,再加上对我的感情,倒也不是不可能接受。

  “那个,好吧,天麟哥,你,你处理伤口吧。”冷星星捏了捏拳头,很快就接受了,别过脸说道。

  “嗯,对不起,得罪了!”我点点头,既然但在可不是矫情的时候,拖的越久,冷星星的身体就多一份伤害,所以只能快刀斩乱麻。

  于是我将咸猪手伸向冷星星的衣服上,看着还湿漉漉的毛衣,这也是加重她发烧的原因。于是我又只有跟她商量,把毛衣跟外套也脱掉,我的衣服倒是没怎么湿,正好可以披在她身上。

  本来冷星星是不同意的,也并非全是害羞,而是穿了我的衣服,那我可就要受冷了。

  “没事的,我的体质这点冷还是没问题的,你要是再穿着这身衣服,那先倒下的可是你!”我摇摇头,平时我出门跑步的时候也都没有穿着外套,久而久之也有一定的抗寒能力,只要时间不是很久,对我并不会造成大的伤害。

  “那,那好吧,谢谢天麟哥。”冷星星看我这个坚持,也只好妥协了,说实在穿着这身衣服确实冷的受不了,如果是郝剑在这里的话,自己恐怕第一件事情就是扒了他的衣服披在自己身上,反正他靠脂肪就能御寒了。。。。

  冷星星此时根本没有力气,所以脱衣服这种事情还是只能我来代劳,我深吸一口气,由于冷星星穿着的是连体毛衣,我只能从大腿处往上慢慢网上挪动,为了让她不那么尴尬,我全程都是闭着眼睛的,不然就真成了耍流氓。只是我在过程中我还是触碰到一处十分柔软的地方,让冷星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我只好更加谨慎起来,终于颇为费力的解决掉这么麻烦的毛衣。

  接着我又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来,依旧闭着眼睛给她穿上,终于完成了第一步。

  “好了,那我处理伤口了。”给冷星星穿好衣服后,我缓缓睁开眼睛,这种事情还是必须要看见才行。

  “嗯,我,我知道了。”冷星星点点头,还是挡不住害羞的表情,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十分紧张。

  我接着伸手扯开她上衣的领子,风衣下只有一件内衣做阻挡,即使在昏暗的环境下还是露出刺眼的白皙。冷星星的胸虽然没有唐果,空樱,甚至凌晓雨那么夸张,但在同龄人发育中已经算不错了,十分饱满,让我还是忍不住气血翻涌了下。接着一阵微弱的寒风吹到我身上,瞬间就掐灭我内心的火焰。

  冷星星胸口上确实有一道细小的伤口,大概有拇指宽,但看流血的情况,肯定伤口很深,不过血已经止住了,只是周围还残留着泥土,确实需要清理和消毒。

  接着我强迫自己的眼神只看着她的伤口,渐渐将狗头伸到她胸口处,鼻尖传来的香味让我差点又兴奋了,然后用舌头轻轻的划过,细嫩的触感外加泥土味混合在我嘴里,然后转身就吐掉泥土。

  “啊!”虽然冷星星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敏感部位被这样的方式触碰,还是让冷星星忍不住发出一丝怪叫。

  别说是冷星星,就连我都此时的场面羞耻到爆炸,尤其是咱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是凌晓雨知道我现在正跟冷星星做这种事情,估计事后要拿着唐刀从南天门一路追杀我到蓬莱东路都不带歇口气的。。。。

  “那个,再忍一下,马上就好了!”都已经走到这一部了,我只能继续,然后带着歉意跟冷星星说道。

  “没,没关系的,我不怪你天麟哥。”冷星星此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紧张的不断呼吸,胸口起起伏伏的样子无比诱人。

  我立刻对着舌尖咬了下,剧痛下让我再次清醒,然后将唾液集中在舌尖,一点点的在伤口上游走着,脑中几乎一片空白。

  ◎*酷7o匠网P{永久8:免o费v看小q9说

  “呜!呜!呜!”冷星星感受着伤口处传来的温热,连疼痛都快忘记了,拼命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双腿还是忍不住摩擦起来,额头上渗出丝丝的汗珠。

  大约过了一分钟,冷星星的伤口终于处理好了,应该暂时不会被感染,我才将衣服扣上,彻底松了口气。冷星星早已经无力的靠在墙头,脸上的潮红都快滴血,只是再昏暗的光线下并不明显。

  “好了,你休息一下,我会再想办法的。记住,不要放弃,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的!”我精疲力竭的靠在她身边,这时候她除了身体上,心灵上的伤害也需要治疗。

  “天麟哥,如果我们都死在这里,你后悔吗?”冷星星苦笑的看着我,喃喃的说道。

  我顿了顿,轻轻的点了下她的鼻子“当然不会了,临死之前还有你这个好朋友在身边,不孤单。”

  冷星星听到的话后,又抽噎起来,两行苦涩的清泪从脸颊缓缓流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