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玉婷走后,我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终于从虐心的画风再次回到逗比的画风,终于可以继续花样水了,感觉厉害的不要不要的,哈哈。日子总要继续的过,我还是让自己振作起来,不然再这么下去,李天伊读一年级大表哥都能把我给干掉了。。。。

  “哥哥,起床了,今天虽然是最后一天去学校,但还是要有干劲哦。”此时空樱又走到我的床边,继续每天叫醒我的日子。

  “哦,马上起来。嘿嘿,不过我一点元气都没有,空樱,你传给我一点好不好。”我悠悠的醒过来,脑袋昏昏沉沉的,拉着空樱粉嫩的手掌说道,意思不言而喻。

  前段时间我一直都在陪夏玉婷,当然也保持着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优良传统,突然回到早起的情况,感觉有一种被放在烧烤架上的感觉,顺便还加了一把孜然。

  “嗯,空樱明白!”空樱脸色微微一红,很乖巧的俯下身子,对着我的熊脸准备吻下,身子上发出那少女的幽香更加刺激着我。

  “咻!”结果空樱还没亲上,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呼啸声,一个身影凌空一跃,毫无预兆的砸在我的身上,把我疼得不要不要的。

  此时已经扎着双马尾的琉璃直接坐在我被子上,而且位置正好在洒家的裤裆处,那酸爽直接让我从天堂跌落地狱。

  “哼,又想占姐姐的便宜,休想!下次再让我看到,我直接放木村咬你了!”夜神琉璃哼了声,很悠闲的坐在我身上,一边拍着手掌一边说道。

  “我,我知道了,琉璃你快起来!”我这下瞌睡算是彻底醒了,感觉自己的雄鹰正被琉璃压的抬不起头,只能可怜兮兮的开始求饶。

  夜神琉璃看我认错态度良好,这才悠然的起身,然后拉着空樱就离开了房间。我蜷缩着身子捂着裤裆,脑子里响起许志安的那首男人最痛,终于明白歌词的真正意义了。。。。

  吃完早饭后,我跟夜神姐妹便在小区大门分开,准备今天开始就继续锻炼身子。毕竟因为夏玉婷,我几乎快两个月没有任何的体能锻炼,自己都觉得瘦弱了不少,再这样下去腹肌都要从六块变成一块了。

  “呼,呼,呼,呼~~~~妈蛋,不是吧,真阳痿了吗?”我跑到一半的距离后,整个人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比平时跑完整个路程还要累,果然体力退步了不少,顿时极其郁闷。

  虽然生活已经平静了,但在这个寒假我还有两件事情没有解决,第一个就是到百里紫冰那里去拍戏,第二个就是跟颜飞花的决战。第一个倒还好,等过完年才去开工,倒是不急。但颜飞花的事情却十分棘手,自己现在的体能已经退化了一些,就算趁最后一段时间恢复到之前也不是不可能。但问题是即使这样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我现在能控制的最强状态就是二师兄的针灸后的红眼模式,但跟颜飞花还是有一点差距。所以现在我最重要的是继续参悟叶麟的阴阳散手,只要进一步领悟了,应该有一战之力!

  我在路边歇了一会后,只好继续上气不接下气的往学校里跑去。其实期末考试昨天就已经完了,今天过去最多也是领取一下寒假作家,和大扫除之类的,但我怎么说都消失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要登场一下,做到有始有终。。。。

  最后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跑到了学校,不过时间肯定来不及了,所有学生都在教室里等老师训话,我只能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过道里。

  N更《h新*最,快j上酷F}匠{网P/

  “咦,班长?”我刚准备去教学楼,却突然发现凌晓雨从教室楼走下来,手里捧了一堆期末通知单。

  我嘿嘿一笑,因为是最后一天了,凌晓雨妆扮的更加随意,平时扎起的马尾很随意的散开,显得更加成熟魅力,看得我心痒痒的,于是就悄悄的贴着墙壁走到教师楼梯下面,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凌晓雨此时并不知道我在下面等着,刚走下来,我直接就冲上去,一把搂住她柔软的腰间,将她抱在楼梯下的一个无人的角落。

  “嘿嘿,不许动,劫色!”自然凌晓雨答应做我女朋友之后,我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怕她,很随意的开启了玩笑。

  “啊!霍天麟,你干什么,被人看到了怎么办?”凌晓雨吓的尖叫一声,手里的通知书差点掉下来,气呼呼的瞪着我,十分可爱。

  我笑了笑,这里出了下楼梯的人会发现其他人怎么可能知道。就算有人下来,我也听得见,所以才敢这么放肆在这里玩起偷情play。。。。

  “放心,没人看到的。班长,我知道前段时间冷落你了,对不起嘛。我保证以后好好补偿你,一定做到男朋友的本分。”看凌晓雨只是责怪,并没有反抗,我便继续抱着她的腰,反正她抱着通知书也没有手反抗。

  “切,你不在更好,你脑子里就是想占我便宜吧,说什么漂亮话。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凌晓雨冷哼一声转过头,要说对之前的事情一点不介意肯定是假的,现在事情暂时结束了,自然要闹起脾气。

  “什么叫占便宜,咱们可以男女朋友,那个叫灵与肉的结合。好了,快让我亲一下,不然我就不放开!”看着凌晓雨那吃醋的模样,我心里别提有多爽了,简直是继续激发洒家的禽兽属性啊。

  凌晓雨脸色更红了,对我又羞又气,真有点后悔那么快就表白了,现在想摆出班长的威严也没用了,只能继续呵斥着“少讲条件,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在学校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是你的班长,你要是敢。。。。呜呜!!!”

  只是凌晓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硬生生堵住了,修长的睫毛剧烈的抖动着,没想到我竟然敢在这个地方强吻自己,而且自己还完全没有手可以反应。。。。

  我刚开始凌晓雨还稍微抵御一下,渐渐的无奈的放弃防抗,只能任由我的流氓动作。当然,前提是不能伸舌头。

  过了一会后,我们才缓缓分开双唇,脸上都浮出阵阵潮红,不断喘息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刚才就在这里干了什么事情。

  “好了,这下你满足了吧,要是再敢来,我就揍你信不信!”凌晓雨胸口上不断起伏着,对我发出最后的警告。

  “好,好,我不乱来的。”我讪讪一笑,不管怎么样,凌晓雨的底线还是不能触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