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治好我?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还能继续活下去?”夏玉婷听到我的话后,先是一愣,然后瞬间就激动起来,一把抓着我的手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但每个人内心深处还是有求生的欲望。

  “玉婷,但是对方说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而已。对方现在正在美国那里,暂时赶不回来,我们只有去找他。而且他说现在越快治疗越好,再拖下去几率只能越来越低。”我咬了咬嘴唇,跟她着重说了一下能活下去的可能性,好让她自己抉择。

  不过我内心还是希望她能早点去接受治疗,我相信老天终究不会真的对她这么不公平,她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嗯,我当然知道了。别说有一半的几率,就是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去试一试,就算真的失败了,也只是提前一点时间结束自己而已。哥哥,对方什么时候有空,我立刻就过去。”夏玉婷点点头,没有丝毫犹豫,没人任何人比得上她内心继续活下去的欲望。

  “嗯,好吧,既然你选择了,我全力支持你。我立刻就给他回信,让他安排时间。还有,我这里也准备一下,跟你一起去。”我自然很支持夏玉婷的决定,在这个关键时候我更加要陪着她渡过。

  夏玉婷眨了眨眼睛,好像并没有那么高兴,手指抓在床单中沉默不语,缓缓抬头看着我。

  “哥哥,谢谢你愿意陪着我。只是,只是哥哥,有妈妈照顾我就够了,你在这里还有更多人的人需要你,你已经陪了我很长时间了,我不能再这么自私了。”夏玉婷轻轻的依偎在我的怀里,虽然很不舍,但还是不想为了自己的私欲,就让我又陪自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说什么自私不自私的,这个时候我更加要陪着你,万一真的有什么不测,我还能在你身边。”我鼻子一酸,知道她的想法,但还是没办法就这样离开她。

  夏玉婷笑了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管这次能不能成功,但只要能死在我的怀里,哪怕现在死去,也没有任何的遗憾。

  “哥哥,真的不用了。如果你跟我走了,你的家人怎么办,空樱琉璃又怎么办,她们也一定会舍不得你吧。而且我不想让哥哥看到我被剃光头发的样子,一定丑死了。我保证,玉婷一定会活着回来,相信我好吗?”夏玉婷深吸一口气,依旧不肯让我陪她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想我看到她死去的样子却什么都做不了,那会成为我一生的烙印。

  “你啊,该自私的时候反而不自私了。好吧,但是在去了美国后,每天还是要跟我联系,我必须知道你每天发生的事情,如果有一天断掉联系,我立刻到美国来找你,知不知道!”我叹了口气,捏了下她的鼻子,也知道说服不了夏玉婷,只能妥协了。而且她说的也对,我要是这样走了,空樱,琉璃,甚至是小泽阿姨估计都要整晚睡不着觉了,到时候都要跟我一起来,那画面我都不敢想了。。。。

  既然商量好了之后,我们就开始做出国的准备。而那头叶麟让妹妹艾米发了话,让郁博士在美国那头接应,尽快开始治疗夏玉婷。而且关于签证的问题请艾米小姐帮忙,凭着她在美国的人气,自然也轻轻松松的搞定。

  两天后机场今天是送走夏玉婷的日子,不光是我,空樱,琉璃,甚至连老爸还有后妈都齐聚在这里。毕竟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家里人不可能不知道。

  “玉婷同学,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对不起,因为我的关系,害的哥哥不能陪你一起去,请你不要恨我好吗?”空樱也知道夏玉婷的情况,一脸愧疚的跟夏玉婷道歉,又把所有的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抽噎。

  “空樱,是我让哥哥不要跟我一起去的,你不要伤心了。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跟你一起抢哥哥就好。”夏玉婷笑了笑,完全没有这一见会变成永别的样子,反而安慰着空樱。

  空樱摇摇头,一把抱住夏玉婷说道“不会的,无论怎么样,我都是哥哥的妹妹,我是不会吃醋的。只要你能平安回来,哪怕哥哥每天都陪着你都可以,拜托了,一定要好好的。”

  夏玉婷点点头,两人如同亲生的姐妹一般相拥着,透露着浓浓的不舍。

  “玉婷同学,对不起,以前是我误会你了。等你回来,我一定用最擅长的料理欢迎你,然后让霍痴汉在旁边看着,馋死他!”琉璃也很不舍的抱着夏玉婷,即使再傲娇的她,内心始终是善良的。当然,每一句话总能顺带损我一句。。。。

  酷%匠◇网c首i发@

  至于老爸跟夏凝阿姨之间倒是内敛很多,虽然不知道他们当年到底有些怎么一段恋情,但可以看出夏凝阿姨依旧爱着老爸。只是造化弄人,当年老爸被妈妈抢走了,现在又和小泽阿姨在一起,两人终究还是错过了。

  “夏凝,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要客气,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老爸淡淡的笑着,两人之间始终还是有一点微妙的感觉在里面。

  “嗯,能看过你现在过的很幸福,我也很高兴。那个,关于她,你真的已经放下了吗?”夏凝阿姨点点头,看了看旁边的小泽阿姨,小声的问到。

  老爸自然知道那个她是谁,但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哦,对不起,是我多嘴了。好了,现在只要玉婷在我身边,就是最大的恩赐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夏凝阿姨意识到自己失言,于是立刻改口。

  此时夏玉婷的那个航班已经来了,广播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

  “哥哥,我走了,你一定要每天想我哦。”夏玉婷看了看候机通道,最后笑着对我说道。

  “嗯,我保证,你也保证过会完整的回来,拉钩。”我点点头,拼命忍住内心的伤悲,想要将最后的笑容留在她的视线里,夏玉婷点点头,伸出小拇指和我勾在一起,完成了我们之间的契约。。。。

  看着夏玉婷跟夏凝阿姨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的心就像缺了一块似的,很难受。但我没有沮丧,心里仍然充满了希望,就像夏玉婷说的那句话——分离并不是终点,而是为了再次相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