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项链!?难道,难道那个项链就是我之前发现,上面刻着炎字的项链!”我这下好像明白一些了,原来是这么回事。之前我用这个线索换取紫小沐的自由,然后紫叔叔就去找洛炎,后来两人同时消失了一段时间,肯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如果这样说,那当时和洛炎一起逃走,并且把项链托付给他的人就是紫小沐的亲生哥哥。

  “没错,当时他告诉我,他是涪城市紫家的长子,希望我暗中保护他的家人。如果自己之后没有出现,就将这个事情告诉他的家人,无论生死总不能让父母还有妹妹一直担心。所以那次在救夏玉婷的事情中,我还不知道夏玉婷是我的妹妹,所以才会先去救紫小沐。后来这件事情完了后,我无意间让人查了下夏玉婷的身世,这才知道的。”洛炎点点头,印证了我的猜测,然后继续说道“我跟紫小沐的父亲消失的那段时间,就是和他去曾经的那个杀手训练营去打探他儿子的消息,可惜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恐怕真的是早已经死了。”

  洛炎这样一说,就什么都解释的通了。难怪当初他会那么热心的帮夏玉婷母女找房子,原来并不是因为我的关系。毕竟洛炎除了我,对任何人都是利益挂钩,从吴瑕的那件事情上就能看出来。

  “那后来呢,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如果你只是来找妹妹跟保护紫小沐,为什么却从来没和夏玉婷相认,而是来这里做起了黑道老大,期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然后我提出最后的问题,还是感觉他在这个事情上隐瞒了一些东西,还是有些不合逻辑。

  “哼,你以为杀手营会是那么好逃掉的吗。那时候连我都身负重伤,没逃多远就被追上。本来以为我会被杀掉或者带回去,结果突然出现一个神秘人,干掉了最先找到我的人,然后把我救走。”洛炎苦笑着,想起那段惊心动魄的事情,还是有些后怕。

  我顿时觉得脑子都快炸掉了,怎么事情越来越不按套路出牌啊,这故事要是写出成剧本,都特么的可以拍一部电影了。。。。

  “你说你被神秘人救走,那对方是什么人,跟你不能和夏玉婷相认有什么关系吗?”我抓了抓头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你信吗?我被救下后,本以为就逃出生天了,没想到还是逃不了给人效命的命运。我虽然厉害,但也不知道根本不可能跟那个庞然大物抗衡,只能妥协了。后来上面让我来到涪城发展势力,并做完一件事情。等到事情完了,就彻底让我自由。能到涪城来我当然高兴,但为了我妹妹的安全,我绝对不能和她相认。而且那个王梦纱就是上面派下来监视我的,我更加不能轻举妄动。”洛炎将自己的经历彻底交代出来,一切关于他的目的都解开了。

  对于洛炎说的话,我基本上可以断定有九成的可能是真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隐瞒和夏玉婷的关系确实也是无可奈何,毕竟想他这样的身份最害怕的就是牵连家人,就算换成是我也只能这样做。至于他来这里是做什么事情,我想肯定是机密,他绝对不可能告诉我,我也没兴趣知道,只是替他还有夏玉婷感到可惜,明明可以看到对方,却还要强忍着陌路,这样的心情常人是很难理解了。

  “好吧,我知道了。洛炎,那现在呢,玉婷可能时间不多了,难道你准备让她到死都不知道你的存在吗?”我点点头,无论夏玉婷的结局会如何,但我还是想让他们两个相认,哪怕无法跟任何人分享。

  “我妹妹的事情我会处理,我会在这段时间找到可以治疗她的人。如果天意留不住她,我便会和她相认,玉婷已经是我唯一的家人了,如果连她都失去了,我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但是霍天麟我希望你能答应我,暂时不要告诉她。等事情办完了,如果我还活着,便再也不会离开她了。如果我死了,也不要告诉她,有了希望后又绝望,对她终究还是太残忍了。“洛炎缓缓的看着窗外,窗口袭来一阵微风,将洛炎的头发吹的哗哗作响,语气中透露着心酸与无奈。

  “你!。。。唉,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你不光是夏玉婷的哥哥,也是我的兄弟。”我是第一次听到洛炎说出这么令人绝望的话,想要发问,但还是忍住,用自己的办法去鼓励他。

  pk酷BC匠网z永u久RR免^费看小2说.

  洛炎嘴角浮出一丝笑容,拍了拍我的肩膀”嗯,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医疗方面的事情交给我,现在只能只有你可以让她开心起来。“我点点头,就算他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因为她不光是洛炎的妹妹,同样也是我的妹妹。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几乎都陪在夏玉婷身边,一步都没有离开。二师兄也隔几天就来悄悄治疗一次,虽然只能勉强续命,但配合着夏玉婷积极的心态,倒也没有恶化的迹象,只是,这样的日子还能撑多久呢。。。。

  之后不光是我,凌晓雨,冷星星,小轩,李天伊,班里的同学都纷纷来看望,病房变的很热闹,只是夏玉婷并不喜欢太多人打扰,大家也都以为她只是普通的生病,探望过后便没有来了。而凌晓雨因为二师兄的关系,还是知道夏玉婷的情况,所以对于我之前突然没来学校的事情倒没有说什么,要是换成别的女朋友恐怕早就闹分手了,也让我对凌晓雨的气度赶到钦佩。

  时间一晃而过,又是快一个月过去了,整个城市已经开始有过年的气氛,大街小巷已经开始悬挂着灯笼,准备开始迎接新春。而学校里我一个多月都没有再去,过几天就是期末考试了,凌晓雨也没有勉强我回去考。因为以他对我的了解,别说没心情去考,就是有心情,估计也是抄别人的,索性让我放弃治疗。。。。

  ”来,这可是琉璃特意做的营养粥,喝点吧。“我今天依旧坐在夏玉婷身边,然后拿出从家里带来的保温瓶,准备喂夏玉婷吃饭。

  “嗯,好。”夏玉婷幸福的笑了笑,跟配合的张开嘴巴。

  我刚拿着勺子还没有喂到夏玉婷的嘴巴里,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把我惊了一下。我只好先放下勺子,看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东山市的叶麟前辈打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