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夏玉婷是你的妹妹!这,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一天的打击已经很多了,但听到洛炎的话后我还是没办法接受,毕竟这一切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我完全消化不了。

  “唉,记得我刚开始去学校教书的时候说过是问了寻找一个重要的人吗?”洛炎终于冷静下来,也靠在墙头,从包里拿出一包烟点上。

  我点点头,记得他来学校的时候我还很奇怪,他一个黑道老大怎么可能吃饱了撑着来教书。当时他说是来寻找一个重要的人,我还以为他只是搪塞我的借口,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他寻找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妹妹。

  “等等,你说你是夏玉婷的哥哥。但是云朵说夏玉婷的哥哥在她小时候就失踪了啊,现在已经有十年了,为什么现在才出现?你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我一直对洛炎的事情很好奇,他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满身疑团的人,既然他都承认了,我当然要继续追问下。

  “呵呵,如果可以的话,我早就回来了。只是人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霍天麟,你真的想知道我的事情吗?”洛炎苦笑一声,这次居然出奇的没有隐瞒,或许这些事情压抑在他的心里太久,也不怕我知道。

  我点点头,虽然洛炎一直对我都没有恶意,但一个根本不了解的人,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彻底放心,既然他想说,我怎么可能阻拦。

  “好吧,都到了这一步,我也什么不能说的。当年的一场特大绑架案,不光是我,很多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都被绑架了。虽然这件事情闹的很大,但那些被绑架的孩子还是跟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后来也渐渐淡忘了。我记得被绑架后,就被关在一个很昏暗的空间里,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白天黑夜,等我再次看到阳光的时候,我已经身处在一片荒无人烟,甚至连地方都知道的原始丛林。”洛炎回忆起当年的事情,还是露出痛苦的表情,肯定是经历了常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原始森林?那是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要把你们绑架到那么森林里?”我听着越来越迷糊了,感觉太不可思议了,于是立刻问着。

  洛炎死死的捏着烟头,狠狠地吸上一口平复心情,然后一脚踩碎,顿时火光四溅!

  “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听看管我的人说,那里属于亚马逊的一片无人区,十分隐秘,就是政府都不会理会那里。而那里有一个基地,我们全都被带到了那里。那里不光有从这里绑架过去的人,还有很多肤色的外国人,我们被分出很多区域。开始我很害怕,感觉那里就如同地狱一样,很多拿着冲锋枪的人看守我们,一旦有人敢逃出去,就会当场打死。我们都被吓破胆了,便不敢有逃跑的念头。但后来才知道那一切只是噩梦的开始,我们被分配好了之后,便开始每天让我们经受非人的体力训练和虐待,甚至训练的时候,教官有时候直接杀掉成绩最差的几个人,然后继续让我们训练,那时候累死的,被教官打死的足足有上百人,我是抱着可以回家的信念才一路坚持。后来体力训练渐渐少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教我们各种杀人的技巧和方法,我们这才明白,这里原来是个杀手训练营!”

  “杀手训练营!这,这。。。。”我此时心里已经不能用惊骇来形容了,完全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个词语我只在电影里看过,我一直以为那个只是电影瞎扯的而已,没想到第一次从别人的嘴里亲口承认有这么事情。

  “是啊,那里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里面所谓的尊严,感情,甚至是人性都只是可笑的垃圾。因为你要是对别人警惕一点,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后来教官不在杀我们了,但却叫我们自相残杀,每年都要把我们关在一个屋子里,如果想出来,身边必须拖着一具尸体才过关。而且为了让我们没有抱团的机会,我们每个人穿一样的衣服留一样的头发,除了洗脸,我们二十四小时都必须带着面具,而且是特制的面具,没有钥匙我们根本没办法私自打开,让我们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为了活下去,我拼命的强化自己,终于一次次的留下来。就这样过了几年后,训练营里的人越来越少,但他们最后的目的是在每一个区留下一个最强者,然后开始为那个组织效命。”洛炎说完这话的时候,已经是冷汗密布,也是他一生中最不堪的回忆。

  “所以,你就是那个留在最后的人?!”我下意识退了一步,难道洛炎会那么厉害,原来是经历了这些事情。而且他手里还不知道沾染过多少条的人命,难怪面对任何场面都已经不值一提。

  如果是这样,那他回到这里是来做什么,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来看自己的妹妹吧,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是,还有另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他活下来没有。”洛炎摇摇头,似乎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还有一个人?什么意思?”我这下更加奇怪了,既然他说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洛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那次是我最后一次对决了,我只要杀掉最后的一个人,就可以获得自由。但是我知道,如果杀掉最后一个人,我最后的人性也将不复存在。而对方也似乎是同样的想法,所以在对决的前一晚,我们用唯一可以交流的眼神达成了共识,就是一起逃出去!”

  “逃出去?那结果呢,你逃出来了?”事情好像越来越离我猜测的越来越远,迫不及待的问到。

  洛炎和另一个人逃出来,那就意味着他已经彻底摆脱了杀手组织的控制,那为什么不跟夏玉婷相认呢。

  “哪有那么简单啊,我们终究小瞧了杀手训练营的实力。我们趁着守卫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发动了攻击,让这个监狱大乱。最后凭着记忆一路杀出了监狱,但后面的追兵越来越多。我跟他都受了伤逃到附近的一个小河边,由其是他,面具上被人打了一枪,幸好面具是铁制的,他没有立刻死,但估计也面目全非了。后来他知道自己不行了,将他的项链交给我,让我保护他的妹妹,也就是紫小沐。”洛炎这才将项链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一脸黯然。

  酷^/匠b%网F:唯、一正o版=b,K其'、他dk都是"盗!版6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魔神吞天说:

关于最近大家深深的恶意我已经收到了,夏玉婷的事情只是为了填坑,不会死的。而且我真的很奇怪,我写日常的时候,你们都在说我水,现在开始写一点主线,你们又说发展太快,谁能教我该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