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中,窗外又迎来了第二场的初雪,这次比上次的还要大,将整个城市都覆盖了一层银白,发出淡淡的光泽,显得更加凄凉。我蜷缩的别墅的沙发里,寒冷让我不停的发抖,那个噩梦再一次侵袭着我的大脑,我猛的睁开眼睛,发现依旧身处在这个空荡荡的大厅。

  “又下雪了?玉婷会不会又感冒,十七天了,你这次可真够顽皮的,还不回家?”我看着半开的大门,满天飘落的雪花又不少已经飘进屋里,渐渐的熔化成血水,增添了几分湿气。

  我全身酸痛的直起身子,咳嗽了两下,整整十七天,还是没有等到她回来,她是真的走了吗。这段时间我拼命的寻找她们任何有可能在的地方,但始终没有一丝消息,好像真的就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找不到一点存在的证据。洛炎那里我也拜托了,但依旧没有消息传来,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希望她有一天会怀念,重新回到这个地方。

  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猛的一惊,难道是玉婷回来了吗?你果然还是舍不得哥哥!

  “哥哥,你怎么又睡在这里,怎么脸色这么差,生病了吗?”只是来的人并不是夏玉婷,而是空樱。

  “空樱?你怎么来了,昨天又没睡好吗?”我无力的走过去,发现她的眼睛又是浓浓的黑眼圈,不由得心中一疼。

  自从夏玉婷不见了后,我几乎每天都守在这里,一直没有回过家,任何人也都不想联系。但不让家人知道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空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每天都会来给我看我,给我送饭。

  “哥哥,你怎么又没有吃饭,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吗?”空樱看到昨天晚上给我送来的吃的我一口都没有动,眼泪直接流下来,抵在冰冷的盘子上。

  “没事,我没有胃口而已,不要哭了,哥哥真的没事。”我拍着空樱肩膀,知道她比任何人都关心我。如果不是我命令她不要整天陪着我,恐怕她也会一直陪在这里跟我一起等,想到这里我对空樱难免又有些愧疚,毕竟没必要她陪我一起伤心。

  空樱忍住眼泪,咬着唇角点点头,因为她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关心,而不是一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妹妹。

  “好了,快去上学吧,我保证不会出事。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会回家的。”我苦笑一声,摸着空樱的脑袋,一直这样颓废下去只会令更多人伤心,即使悲伤,也迟早要振作起来。

  “嗯,我知道了,哥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空樱虽然不舍得就这样离开,但还是听我的话,准备离开。

  接着一个和空樱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头上扎着双马尾的琉璃也走了进来,看起来和空樱一样并没有睡好,直接走到桌子面前,看着原封未动的食物,气的捏着粉拳。

  “霍痴汉!你太可恶了,为什么不吃我做的东西,要不是看到你这么伤心,我才不会那么幸苦的给你做饭,你竟然这样对我,你要再不吃信不信我咬死你!”琉璃上面一把抓着我的袖子,眼圈红红的朝我吼到。

  “我。。。。我吃不下,谢谢你。”我知道琉璃关心我的程度其实不比空樱少,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如果不是她们一直的陪伴,我恐怕早已经彻底崩溃了。

  夜神琉璃气的大吼一声,直接朝我扑过来。我猝不及防的倒在身后的沙发上,并没有反抗,毕竟她生气也是应该的,如果咬我几下能出气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琉璃的牙齿还没咬下来就停住,然后传来呜咽的声音,轻轻的打在我身上。

  “讨厌,讨厌,讨厌!你这副样子做给谁看啊,你知道姐姐看到你这个样子有多伤心吗,你快点给我变成那个讨厌的霍痴汉,不许这样,不然我,我绝对不原谅你,呜呜呜~~~”琉璃的脑袋埋在我胸口上,不停的抱怨着。

  酷匠(1网i(永久免cM费y,看小w》说g

  “琉璃,快点起来,你会伤着哥哥的!”空樱连忙去拉着琉璃,十分担心的喊着。

  我看着她们两个,心里还是很庆幸她们能再我最难过的时候陪着我,让我在绝望中始终在这一丝绝望。之后夜神姐妹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去上课了,空荡荡的别墅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又靠在沙发上回忆起与夏玉婷的回忆,昏昏欲睡。

  过了一会后,一阵滴滴嗒嗒的脚步声在我的耳边若隐若现,一直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才发觉,我幽幽的睁开眼睛,一张绝美的面容浮现在我的视线里,依旧那么漂亮。

  “紫小沐,你也来了,有玉婷的消息吗?”因为我这段时间没有去学校的缘故,引起了不小的轰隆。而知道我住在哪里的紫小沐自然也来找我,最后在这里找到了我。之后我将这个事情倾诉给她,一来是因为自己确实想要有个人来分担,第二也是希望凭着紫小沐的势力能找到夏玉婷的踪迹。

  “没有!霍天麟,你要这幅鬼样子准备到什么时候,一辈子都在这里等吗?”紫小沐看着我那颓废的样子,一把将我拽起来,气呼呼的骂着。

  “我不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的她离开了,这是我应得的惩罚,不要管我了,如果有她的消息,希望你能告诉我。”我无力的被她拽着,身体晃晃悠悠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对紫小沐淡淡的说道。

  紫小沐气的牙根都快咬碎了,然后直接架住我的肩膀,突然对我来了个过肩摔。只听下地板发出轰隆一声,我重重的砸在上面,整个人更加七荤八素。

  “咳咳咳~~~”就算在平时我也不一定是紫小沐的对手,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样子,只能倒在地上不停的咳嗽着,即使躺在冰凉的地面上也不想起来。

  “你疯了是不是!为了你一个人的错误,让那么多人陪你一起伤心,你就觉得这样很伟大吗?”紫小沐看我如行尸走肉一样躺在那里,蹲下身子将我拉起来,语气也哽咽起来。

  我叹了口气,她说的我又何尝不明白,只是我现在还没有力气可以振作,只希望现在有一点关于夏玉婷的线索,我便可以有振作起来的动力。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此时只能对她们说这句话,心殇的痛并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紫小沐似乎在挣扎着什么,最后才下定了决心,一字一句的对我说道“你不是想要见到她吗,我现在就带你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