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霍天麟,你还拿这个做借口!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玉婷就是有哥哥也不可能是你,你当我是白痴吗?”云朵对我的话不由得嗤笑起来,看来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步步紧逼。

  “啊?什么叫就是有哥哥也不可能是我啊,老子又不是充话费送的,得罪你了?”听到云朵这么说我也不免有些火大,然后反驳到“还有,该远离玉婷的是你吧。人家虽然性格孤僻了一点,但怎么说性取向还是没有问题,你这样缠着她有意思吗,你要找丽友麻烦去找跟你一样属性的可以不,强行把人掰弯也不怕遭天谴吗?”

  云朵的事情一直都是夏玉婷最大的烦恼,本来开始想让她哥哥来处理,但看来也没办法彻底管住她。所以我正好趁几天这个机会跟她说清楚,如果她再这样不依不挠,对夏玉婷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不对女孩子动用暴力的底线不能不能守住!

  “哼,那又怎么样。你们男生永远都是一群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起码对玉婷的感情是真心的,哪怕不被这个国家认可也无所谓。你说你在乎她,那你她被欺负的时候你再哪里,她绝望的时候你在哪里,她无助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根本不了解她,你知道她怎么去真正帮助她吗?”云朵冷哼一声,估计世界观不比夏玉婷好,愤怒的朝我吼到。

  “什么?她被谁欺负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我猛的一惊,虽然我已经能猜出来夏玉婷之前肯定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否则性格不会是那样。只是这些事情她都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看起来云朵比较清楚。

  寒风吹过,我跟云朵都打了个哆嗦,昏暗的灯光落在我们两个身上,映照在云朵那苦笑的嘴角。

  “我记得第一次见过玉婷的时候,她刚到二中读书不久。因为我们不在一个班级,所以我也只是以为她是个不爱说话的女生。后来身为女生的老大,我渐渐听说她被班里的同学排挤,甚至欺负。我记得有一次,她被几个女生关在厕所的隔间里,那时候还是冬天,她被人淋了好几桶水,全身冷的差点死了,还大病一场。男生就更过分了,因为她长的漂亮,又不敢反抗,经常被几个男生骚扰。班里的还算好的,毕竟那时候大家年龄都不大,不敢有什么出阁的事情,只是语言上调戏一下。但高年级的那些人可是找到机会就想动手动脚,直到有一次我在校门口看到她被几个初三的混蛋调戏,这才上去帮她。之后虽然明面上大家不敢再怎么样,但还是暗中排挤,我也无可奈何。之后她为了让自己不受那些人的骚扰,甚至想拿刀划伤自己的脸,幸好被我发现制止了。后来她才换成纱布将自己的脸缠住,你能想象她多痛苦吗?!”云朵一口气将夏玉婷在二中的事情说出来,眼圈已经变得红红的,冷冷的看着我。

  “什么!竟然她发生了这么多?”一直以为我最大的好奇就是她为什么转到我们学校的时候脸上缠着绷带,竟然是这个原因。

  这些事情光是听着就令人心惊了,很难想象那她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竟然经历了这么多恐怖的事情,恐怕就是换成我,也不一定能支持下去吧。

  ;+更Yu新.最@快上O!酷e"匠网Au

  “你以为就这些吗,不光是这样,你知道玉婷手臂上的划痕是怎么来的吗?”云朵一副我果然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问到。

  “划痕?怎么来了?”被云朵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来在她刚来的时候手臂上有几道像是用刀划伤的痕迹,甚至在教室里还准备自残,最后被我阻止了。

  云朵深吸一口气,眼神中闪过杀人般的光芒,缓缓说道“就是她的那个禽兽继父,不光是个暴力狂,经常打骂夏凝阿姨,还甚至把注意打到玉婷身上。几次都想强暴玉婷,要不是她用自杀来抗争,恐怕早就被。。。。但是玉婷不敢给夏凝阿姨说,因为毕竟家里还需要那个家伙维持生计,所以只能用自残的方式宣泄感情,你知道那是多绝望的心情吗!”

  “畜生!”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捏起拳头,如果让我遇到夏玉婷的那个继父,老子绝对要让他下本书都起不了床。

  看来云朵对夏玉婷的事情还真的无比清楚,确实也能证明她那一个宁折不直的心。但是无论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就任由云朵对夏玉婷施展百合大法!

  “好吧,谢谢你对夏玉婷所做的一切,我想她也一定会记得你的帮助。但是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应该尊重她的选择,而不是逼迫她跟你在一起。先不说你们这样会不会被你的家人承认,就是你这样做,跟那些欺负她的人又有多大的区别呢?”我点点头,有些地方确实改感谢云朵,但我的想法还是不会变。

  “哼,你难道不是这样吗,还说自己是她的哥哥,不就是想对她打主意?”云朵没有回答,反而又把矛头指着我。

  我都不知道改怎么跟她说了,她为什么总是说夏玉婷不是我的亲生妹妹,夏玉婷可都是亲自承认了。而且我怎么可能对她起什么怀心思,一直以来我倒是被她逆推了不少次吧。。。。

  “我懒得跟你废话,她是我妹妹的事情随便你信不信。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如果再以不良的企图找她,就算是你哥哥罩着你我也不怕!”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霍天麟,她哥哥现在就算是活着,也该有二十多岁了,你撒谎也该有个限度吧,你不要告诉我你有二十多岁了?”云朵气的咬牙切齿,对着我的背影喊了一句。

  听到云朵这么一说,我瞬间停住脚步,震惊的转过身,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二十多岁?夏玉婷是我爸爸跟夏凝阿姨生的,这点她没跟你说吗?”我紧皱着眉头,看她到底想搞什么鬼。

  “你爸跟夏凝阿姨生的?你开什么玩笑,夏玉婷是夏凝阿姨领养的,她的亲生父母再她七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还有,夏凝阿姨根本没有生育能力,怎么可能跟你爸爸有孩子?”这时候连云朵都迷糊了,一时情急就说出来了。

  听到云朵这句话后,我整个人仿佛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彻底傻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说夏玉婷是夏凝阿姨领养的,到底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