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会议室里大概有十多个人,差不多吴氏集团大大小小的股东都到齐了,看来今天是确定董事长的职位。刚才听洛炎说过,现在吴氏集团有四个董事都吞并了吴瑕的股份,名字我没记住,只知道四个人分别姓赵,钱,孙,李,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人啊。这四人虽然齐心合力吞并了吴瑕的股份,但又因为分赃不均现在开始争夺董事长的位置,开始狗咬狗了。

  就这样,吴瑕带着我跟洛炎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无视这群人诧异的眼神,直接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引起一片哗然。

  “吴瑕,你干什么,你还敢坐在这个位置上,保安,把她给我赶出去!”赵董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直接按耐不住了,对着门口喊到。

  “哼,赵叔叔,看来我爸爸不在了,公司的风气大不如前了,这回保安恐怕都在保安室里面睡觉吧。不过又什么事情你可以给门口两位说,当然,他们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吴瑕这次有了底气,加上对这些人的愤怒,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挖苦他。

  赵董知道吴瑕是来报仇的,保安多半都被解决了,而且自己当初可是把吴瑕一家欺负最惨的人,如今突然出现,肯定第一个矛头肯定是对准自己,所以自己必须趁着她没有使出手段的时候先发制人!

  “小丫头,别以为你带几个人闯到会议室里就能无法无天了,你跟公司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再胡闹,我就要报警了!”赵董一针见血的说中吴瑕的要害,并且拿出手机,就算闹出事情自己也有理有据,就我们几个人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k酷匠}网首%发S

  “碰!”只是赵董刚刚要报警,洛炎就突然从包里拿出一把手枪对准赵董,嘴巴还配合枪口发出一声。

  看到洛炎拿出来的手枪,这下所有人差点就吓尿了,虽然商战这些人经历了不少,但这种明刀明枪的威胁可没怎么遇到,一个个吓的说不出话来。而赵董更是连一个按键都不敢动了,惊恐的看着那个枪口对着自己。

  “你,你想干什么?告诉你,不要乱来,杀人你也要坐牢的!”赵董也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有些底气,强定心神的喊到。

  “赵董你说什么呢,我胆子小,你别吓我。这个只是玩具枪而已,我只是等吴瑕老板继任董事长后,跟她推销我们公司最新出场的玩具枪而已,假的,要不我打你一枪试试就知道了。”洛炎故意装作很害怕样子的,不过嘴角还是带着无赖般的微笑,作势就要开枪。

  洛炎虽然这么说,但没人会相信,洛炎这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外面的黑道行为,那可是什么都敢做,一个个更加老实了。

  “好好,我别乱来,我不报警就是了。”赵董这次是真的怕了,额头已经渗出冷汗,只能无奈的放下手机,不敢再有什么小动作。

  我在一旁都对洛炎的魄力赶到佩服,太厉害了,一个人就能震住场子,难道能成为黑道老大。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赵叔叔,钱叔叔,孙叔叔,李叔叔,你们四个人当初逼我底价把我父亲继承给我的股份抛售给你们。现在我后悔了,所以你们当初拿了多少,今天我都要要回来。当然,当初你们给了多少钱,我也原价给你们!”吴瑕一想到当时这些人逼迫自己的事情,心里就恨得牙痒痒,但知道现在也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只能红着眼圈忍下来。

  “小暇,你这样就不对了,你父亲当年挪用公司的钱去投资,亏了多少你知道吗,给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们几个力挽狂澜,拿到股份后重新挽回公司的形象,现在吴氏集团早就倒闭了。现在公司回到正规,你就来坐享其成,还说当初我们逼你交出股份,你有证据吗?”这时候孙董也坐不住了,就算跟其他三个人怎么竞争,但可不可能把到嘴的肉吐出去,提出了质疑。

  孙董这么一说,在场的人纷纷附和着,如果是这样,就算是收购了吴瑕的股份也是为了公司而已。

  “是吗,孙叔叔,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我父亲是投资失败,但我已经查过根本就没有挪用过公款,从头到尾都只是以私人名义贷款而已,如果真的公然调配的话,为什么公司一点消息都没有,你们会不知道?这个事情可以去找财务部核实,到时候就知道我的说真的还是假的。还有,你说公司的形象受到损失,但这件事情连内部人都很少人知道,而且你们肯定也及时做了封锁消息的准备,又何来影响呢?你们在我爸爸死后立刻就来逼我交出属于我的东西,不就是怕银行冻结公司的资产吗,这样一来你们就用最低的代价把所有的债务都全部推到我跟妈妈身上,果然是好算计!”吴瑕从跟父亲一起生活,虽然还是个学生,但商界的事情多少有了解,所以一口气将上面的话全部反驳。

  其实这些事情她在事后都已经知道了,但当时自己一点股份都没有了,再加上没人肯帮自己,所以即使清楚也无可奈何。如今有了洛炎作为助力,自己当然要把父亲的冤屈和委屈都洗刷干净!

  “这,这。。”因为吴瑕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事实,孙董一时之间也无法找到话反驳,老脸气的通红。

  “还有,你们拿到股份之后,趁机克扣了多少公款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到时候查起来,已经构成商业犯罪了,我想几位再有钱也不想去牢里花吧。我今天也是带着诚意来的,只要你们把属于我的东西交出来,我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毕竟公司现在也属于非常时期,还是需要仰仗几位叔叔的帮忙。”吴瑕这招恩威并施的方法十分有效,在场的人除了那四个人,其他股东都开始转向吴瑕这边,情势几乎已经一片倒。

  这是我第一次这种场面,尽管是一场不流血的政变,但也给我打来足够的震撼了。吴瑕这招舌战群穷简直颇有古代商鞅的气势,我都恨不得当成拍手了。

  “哈哈,笑话。吴瑕,可是你今天就是说破天也没用,你现在只是个外人,你有什么资格查我们,就算当初是我们陷害你有如何,我会那么笨再把股份给你?”赵董拍了拍手,今天的董事会自己的胜算是最大的,不可能会轻易放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