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一惊,四个保镖齐刷刷的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绿色紧身衣,带着兜帽,背着弓箭的人站在张老板身后,正用一只箭抵住对方的喉咙,看不清样子。他们后面的玻璃墙上多了两个大大的圆形缺口,看来就是从高空降落的,难怪这群人没有发现。

  “放开老板,否则我就打死你!”此时保安也反应过来,那枪口洛炎,厉声喝到。

  “拜托,我要是放了他才会被打死吧。张老板,我们赌一把如何。看是他开枪快,还是我的动作快。反正我死了就死了,您老人家可还有大把的产业跟美女呢,要是死了可就不划算了哦。”洛炎腹黑的笑了笑,拍了拍张老板的肩膀,完全不惧对面还站着四个拿枪的人。

  张老板刚才还趾高气扬的脸瞬间就变成了苦瓜,额头上冷汗直冒,当成就差点给吓尿了。当然不敢拿自己的命赌,就像洛炎说的,自己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一切,要是死了,那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你们都给我住手,想害死我是不是!”张老板看着箭锋已经刺破自己脖子上的表皮,再也顾不得什么大老板的形象,立刻对那四个保安大喊到。

  “哈哈,这样才对嘛,叫他们把抢放下,扔到我这里来。”洛炎又笑了笑,又拍了下张老板的西瓜头说道。

  四个保安这下只能投鼠忌器,自己老板的命还捏着人家手里呢,只能妥协了,缓缓的把枪放在地上,一脚踢倒洛炎这边。我有些眼馋的看着这四把手枪,这可是好东西啊,不仅可以防身,还能卖钱。只是这个可是跟军火沾了边,我胆子再大也不敢玩这个,替洛炎收好,一会也算是给他一点回报,怎么说花了人家这么多钱。。。。

  “动手!”四个保安刚刚才放下抢,洛炎就对着周洁澜喊了一句。

  周洁澜心领神会的冲过去,手中的铁棍在空中挥舞起来,令人眼花缭乱。而那四个人瞬间就惨叫着倒在地上,看的人无比震撼。更加证明我刚才能打赢周洁澜大多数都是靠运气,这种实力应该跟我完全开启红眼模式的实力差不多吧。

  “喂,快说,吴瑕在哪里,不然我不介意先把你给弄残再问。至于弄残哪里呢,就先从第三条腿开始吧。”既然制服了张老板,我便开始问出吴瑕的下落,拿着刚刚收缴过来的武器对着他,嘿嘿一笑“放心,区区一两厘米的事情,应该没有大碍吧!”

  酷/8匠=网9永a◇久H免x)费b看sC小@¤说,0

  “啊!小子,别乱来,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敢,以后老子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张老板这下真的怕了,但为了最后一点老大的尊严,还是继续威胁我。

  我冷冷一笑,你丫还以后,按照洛炎的脾气,好不容易在抓住你,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居然还有心情威胁我。

  “好啊,我看你有什么办法让我混不下去。”要我真的开枪肯定不敢,毕竟我连手枪的保险都不知道再那里。但吓一吓他还是可以的,于是装模作样的准备扣动扳机。

  “好!好,你别冲动,我告诉你还不行吗!那个女的现在关在城郊的一个仓库里,我把地址告诉你们,这样总可以了吧。”张老板并不知道我的底细,或者是我的演技实在太逼真,为了自己胯下的那条蚯蚓,只好妥协了。

  我顿了顿,看来吴瑕确实不在这里,吴瑕的下落终于有了一点线索了。

  “很好,带我们过去吧,我这个人不太认识路,还要麻烦你一下。”洛炎点点头,又开口对张老板说道。

  “啊!?不,不用了吧,我派人带你们去就好了,我会给那边交代的。”张老板吓了一跳,满头暴汗,这时候还想置身事外。

  张老板这话别说是洛炎跟周洁澜,就连我都笑了,你丫真当我我们是智障学校毕业的吗,智商只要大于二十恐怕都不会相信吧,你要是不会搞鬼,老子把一年的辣条都输给你!

  “哎呀,张老板就别客气了,我这个人怕生,现在就跟你一个人感情比较好,所以还是你跟我们走比较好。”洛炎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那套说辞,把箭头又扎深了一点。

  “别!有话好说,我跟你们去就是了,能把这个东西拿开吗?”张老板被洛炎这么一威胁,哪敢再耍什么花招,说什么都答应了。

  只是张老板答应完了后,眼神中闪出一丝不寻常的光芒,但转瞬即逝,我们并没有人发觉。

  就这样有了张老板当盾牌,我们很轻松的来到楼下,周围起码围着不下五十个人,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再见了各位!”走到门口的时候,洛炎哈哈一笑,把张老板交给周洁澜看管,然后从后背拿出一只特质的箭矢,对着门口那群还在跟我们对峙的保安一箭过去。

  “轰隆!”接着轰隆一声传来,大厅里顿时被一股白光包围,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弓箭在救王语嫣的时候我是见过的,有让人暂时失去视力的功能,这群人不明真相的保安顿时就捂着狗眼撞在一起,我们也趁机跑到门口听着的一辆面包车,车子迅速就发动起来。

  “哟,这么快就得手了,我这本新番都还没看完呢,你们就不知道多陪这位老板玩会?”龙殇坐在驾驶座上一边开车一边抱怨着,看来是负责接应的人。

  “好了,别废话,赶快开到目的地,免得出什么意外。”周洁澜白了龙殇一眼,把地点告诉了龙殇,就懒得跟他废话了。

  龙殇又恢复了那标识性的痞子笑容,发动油门就朝着城郊的那个仓库开去,虽然是下班高峰期,但人家几乎就是见缝插针,车技简直了得,据说是当初在东山市躲避扫黄练出来的。。。。

  来到张老板口中那个城郊仓库后,这里果然还是有人把手,不过顺手就被龙殇还有周洁澜给解决了,打开大门后很顺利的走进了这个铁皮仓库里。

  “吴瑕!吴瑕!你在哪里!”走进仓库后,我立刻大喊着,只是这里货物太多,一时间没有发现。

  知道看到仓库尽头处绑在凳子上的那个捂住嘴巴的女孩,我才发现她,终于松了口气,准备冲上去救她。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这里看守的人也太好了,居然只有门口两个人,难道就不怕出意外吗。

  “不好!我们中计了!”我刚跑了两步,洛炎脸色大变的喊到,接着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想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