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营救吴瑕的行动必须要等到晚上,大白天要去那无疑是找死,只有等到皇家一号营业的时候,跟其他的客人一起混进去,这样才不会被怀疑。洛炎则去准备催泪弹,我只能在这里百无寂寥的等着,希望那个张老板能按照约定,在洛炎没有谈判之前不要对吴瑕做什么,否则我绝对要把那个人渣给阉了。

  “喂,龙殇,你怎么闷闷不乐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不如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我突然发现一直都吊儿郎当的龙殇难得的沉默起来,神色十分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霍天麟,你跟这家酒吧的老板很熟吗,怎么认识的,对他了解多少,他之前的事情你知道吗?”龙殇看起来确实有心事,竟然无视我的吐槽,转过头问着我。

  我愣了下,想了想回答“还好吧,我是再一次遇险中无意间遇上他的。后来他又到我们学校里做出一段老师。后来就慢慢认识了,对了你说的熟悉是哪一种?我认识他连半年都不到,怎么可能知道他之前的事情。”

  被龙殇这么一问我也是蛮意外的,他怎么也突然对洛炎这么感兴趣。对于洛炎我其实了解的并不多,他一直以来都是神秘兮兮的,除了知道他对我没有恶意之外,基本上一无所知。

  0^酷匠M网正,|版“%首!发

  “哦,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只是一时间没想起来而已。”龙殇点点头,脑中仿佛陷入了某种沉思,又沉默起来。

  “啊?不是吧,洛炎这种人见一次面应该都会印象深刻吧,难道你以前的事情还忘记了?”我对龙殇的话觉得莫名其妙,如果他真的和洛炎见过面,那不可能连洛炎也忘记了吧。

  龙殇叹息一声,口里喃喃的念叨着“唉,是啊,如果能知道以前的事情就好了。。。。”

  对于龙殇的喃喃自语我并没有注意,现在我最担心的还是吴瑕的情况。上次吴瑕还给了人家一记断子绝孙脚,别说是人家一个大老板,就是普通人也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吧,真是越想越焦急。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七点,皇家一号是六点开始营业,不过为了不引人注意,还是选择高峰期进去,这时候基本上不会有人会注意到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来酒吧,毕竟这种事情在天朝也不是什么怪事,比如那位李大少。。。。

  不过既然要进酒吧,肯定需要花钱,咱是穷鬼一个,真进去了估计又要被人当成要饭的,于是我又软磨硬泡的把上次洛炎那黑不溜秋的卡带上,到时候再刷几箱营养快线,嘿嘿。

  跟所有人核对好时间后,我揣着几个催泪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于是定了定神心,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酒吧,还选了个卡座。反正是洛炎付钱,不花白不花。

  “您好先生,请问进想要什么酒水?”此时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走过来招待我,很恭敬的问到。

  “酒水?”我摸了摸自己还没有吃晚饭的肚子,还真有些饿了,于是说道“那个,酒水先不用了,你们这有吃的吗,先给我份糖醋排骨吧。”

  “糖,糖醋排骨?!”服务生顿时就傻眼了,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然后无奈的说道“那个,我们这里倒是有一些果盘,小吃什么的,您要是喜欢可以来一些。”

  我皱了皱眉头,堂堂一个酒吧居然连糖醋排骨都木有,还特么的好意思卖酒?算了,我这次是有任务的,就不计较了,于是就点了三份果盘,小吃一样来一份。不过为了显示出自己确实是来喝酒的,还是点了一瓶这里最贵的叫啥路易十三的酒,反正是拿着别人的钱装叉,不装白不装。。。。

  “先生,那个酒可不便宜,您确定点这一瓶?”服务生再次傻眼,我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顾客恐怕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然,怕我给不起啊。诺,拿去刷,零头给你做小费。知道这是什么卡吗,这可是。。。。呃,对啊,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卡吗?”我立刻一副鼻孔朝天的表情说道,突然才想起我还不知道洛炎的这个上面印着一连串的英文的卡叫什么。

  服务生瞬间就变成了跪舔的表情,颤颤巍巍的结果卡,只差没有三呼万岁了。

  “这个可是黑金卡啊,先生,你稍等,我马上给您送东西!”服务生立刻回答到,然后立刻给我去送东西去了。

  结果还不到一分钟,什么东西都送来了,那速度都赶上顺风快递了。不过对于酒我是没什么兴趣,对着小吃和果盘就是猛吃,一会可要打架啊,不填饱肚子可对不起自己。。。。

  只是接下来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自从我点了这个啥酒之后,一群美女都跑过来找我敬酒,那风骚的样子只差没有在脸上写个献身两个字,一个劲的往我身上贴。不过身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的屌丝,自然也是有节操了。除了趁机摸了几个美女的胸之外也没干什么猥琐的事情,反正是她们贴上来的,关我什么事情。。。。

  至于敬酒就更简单了,不会喝酒的我就来个以奶代酒,最后洒家硬生生喝了五瓶营养快线才那这群女人给灌倒。看着几个喝的什么都不知道的美女,我于是。。。。就把她们买来的东西全部打包带走,又特么的赚了,哈哈。

  此时时间已经快八点了,离洛炎跟张老板见面的时间快到了,我必须趁这个时候动手。而地点自然就放在人群最多的舞池,到时候一乱骚乱起来,我就趁机去找这里的老板。

  我缓缓走到舞池中,然后挤到人群中,先把可以暂时抵抗催泪弹的口罩带上,然后悄悄的在地上扔了一个催泪弹。

  “嘶~~~~”在巨大的音乐中催泪弹的声音根本没人听到,然后白色的烟雾顿时像四周蔓延。

  开始大家还不觉得什么,直到闻到刺激的气味后,眼泪鼻涕齐刷刷的流出来,一窝蜂的就散开。我跟着人群走了几步,又放了个烟雾弹,整个场面还真像是恐怖袭击。整个大厅都弥漫着刺激的气体,我接着烟雾的掩饰直接来到二楼,这里果然有人已经开始把手了。

  张老板的住所在三楼,所以必须先要放倒这群人再说。于是我又拉开一个烟雾弹,对着二楼通道扔过去。然后对面直接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我迅速开启红眼模式,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