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吴瑕被抓了,可恶!洛炎,你丫不是答应我保护吴瑕吗,你快想办法去救她啊!”我一下就急了,但也知道皇家一号的老板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那可是跟洛炎其名的家伙,所以我只能把希望放在洛炎身上了。

  “好啦,你着急也没有用,你知道她被抓到哪里去了吗。我先去跟那家伙谈一下,我总感觉事情不太对劲,为了一个小女孩竟然能直接撕破脸皮,不像这家伙的作风。”洛炎摆摆手,捏着下巴思考着,然后转头跟我回答到。

  我咬咬牙,洛炎说的确实没错,现在连吴瑕在哪里都不知道,一切都是空谈,只好强行压住内心的焦急。而洛炎则去房间里去拿电话,并且连我都不许接近,也弄得神神秘秘的。

  而此时我的电话也响了,是空樱打来的,估计是看我现在都没有回去,特意问问。

  “喂,空樱吗,有什么事情?”我接起电话问到。

  “哥哥,对不起打扰你了,只是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啊,是不是。。。。”空樱那头怕我有什么事情,小心翼翼的问着。

  不过我现在正烦躁呢,于是只好说道“空樱,哥哥现在有点急事,一会忙完了在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啊?好吧,对不起打扰哥哥了。”空樱愣了下,只好带着略微失望的语气挂掉了电话。

  此时在洛炎房间的沙发上,洛炎已经接通了皇家一号老板的电话,脸色十分阴沉,另一只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不过也不怪洛炎会这么生气,毕竟涪城的三方势力争夺完了后一直以来都相互牵制着,大家总体上还算是相安无事,对方突然就撕破脸皮的抓了吴瑕,无疑是在洛炎脸上打了记响亮的耳光。

  “张老板,你今天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抓了吴瑕,那个女人我们不是说好了,你不许再纠缠,为什么言而无信,你是想挑起战争吗?”洛炎一开口就给那个对方扣了个大帽子,语气阴森的可怕。

  “哈哈,洛老板,按照你之前的条件我确实该守信用。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要我放了她可以,不过我需要你让出三分之一的地盘座位条件。”张老板大笑一声,丝毫没有意外,估计早就等着洛炎给他打电话了。

  洛炎瞳孔微微一缩,嘴角浮出嗜血的冷笑“呵呵,三分之一的地盘,你当我是傻子吗?一个女人就想换我这么大的地盘,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在我酒吧舞女答应你这种条件吗?”

  “一个舞女?哈哈,洛老板你真会开玩笑,如果只是一个舞女,我至于大费周章的请过来吗。她的身份恐怕你比我还先知道吧,你这样身份的即使有人找你帮忙,你最多也就跟我说一声,完全不会还派人暗中保护和监视吧。只要博得了她的感激和信任,三分之一的地盘以后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吴氏集团这么大块的肥肉那就落到你手里了,还会在乎那么一点利益吗?”张老板都是一笑,看来已经查出了吴瑕真正的身份,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洛炎深吸一口气,没想到吴瑕的秘密还是被发现了。本来自己是准备先赢得吴瑕的好感,然后借助她的身份插足她父亲生前的企业,将自己的产业扩展到别的领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发觉的这么快。

  “好吧,既然你知道了,我也明人不说暗话,三分之一的地盘不是小事,我需要考虑一下。不过再次之前吴瑕必须平安无事,要是少了一根头发,咱们一个字都别谈了!”洛炎思考了一下,这才给对方答复,并且威胁对方不许伤害吴瑕。

  “那是当然,那女的现在可是我的金主啊,我只差把她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了。这样吧,我们还是面谈一下,晚上八点,就在皇家一号的我的办公室怎么样,有那个胆子吗?”张老板立刻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嘿嘿的笑着,用着老的不能再老的激将法。

  洛炎又是沉默了一下,嘴角浮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淡淡的说道“好啊,你张老板这么盛情的邀请我,我要是矫情岂不是该被赏一丈红了。今天八点我一定到,回见。”

  挂了电话后,洛炎按着太阳穴沉思了一下,然后看了眼自己房间里的那件很久没有用过的绿色皮衣,然后缓缓走出房间。。。。

  “怎么样,是那个家伙抓走的吗?”我一看到洛炎出来,就立刻凑上前问到。

  “嗯,确实是。不过吴瑕暂时没有危险,不过对方要我让出三分之一的地盘给他才会放人,否则就撕票。”洛炎点点头,把对方的条件说出来。

  我皱了皱眉头,对于地盘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于是立刻说道“撕票?那你赶快让出三分之一的什么地盘,先救人在说啊?”

  “我靠!三分之一的地盘你知道代表的是什么吗,我会损失很多的?”洛炎顿时郁闷惨了,跟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果然很难沟通。

  “哎呀,大不了我以后少吃点辣条,凑钱还你总可以吧。”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吴瑕的安慰,为了救她我就是少吃几包辣条也可以!

  洛炎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下去,跟看白痴一样看着我,只能很坚定的给我答案“我是不可能用这个条件救吴瑕的,要是我这次妥协,恐怕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了!”

  “好吧,我自己去救,我不难为你。”我深吸一口气,虽然洛炎的话很伤人,但人家确实没有做错,吴瑕跟他有没有关系,要他白白搭上产业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就是换成我恐怕也要想一想。

  “喂,别走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呢。”洛炎看我真的要去一个人救吴瑕,一把抓住我,然后才解释到“我是说不能用洛炎的身份救吴瑕,但我还不能用正义联盟的夏箭侠的身份吗?”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救吴瑕我们正义联盟的人出动?”我这下有点明白了,原来他是想用另一个身份,这样就算出了事情对方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洛炎笑道“是啊,你以为我真的不在乎啊,我已经通知了其他人,应该快到了。”

  \w酷e匠网|正P1版l首。发

  然后洛炎的话刚刚说完,酒吧门口就走进一个人,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全身上裹得跟粽子似的,黑色的直长发,带着一个黑框眼镜,手里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呵呵,黑客公主,果然还是你先到啊。”洛炎朝对方招了招手,上前去迎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