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炎此话一出,周围一片寂静。哪怕我一直紧绷的神经都差点笑出来,尼玛洛炎跟慕容沧末在这里打了半天的嘴仗,结果根本就没有打算的意思,难道他也是闲的无聊吗。。。。

  “什么!你!你耍我!”慕容沧末顿时就不高兴了,这才明白一开始洛炎就没打算臣服,纯粹就是那自己寻开心的而已,气的直接把桌子拍出一条裂缝,站起来喊到。

  “哈哈,你特么的不是废话吗,傻子都看得出来是在耍你。小孩果然是小孩,这种事情居然也相信。”洛炎慵懒的靠在桌子上,露出戏谑的笑容,继续保持那副欠揍的表情。

  看到这里我不禁给洛炎点了个赞,从刚才开始,慕容沧末几乎是一路碾压对手,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吃瘪,心里竟然有些大快人心的感觉。或许是她刚才把我吓尿了几次,或许对方是洛炎,所以我并不介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好啦,其实我也不是闲的没事才跟你浪费时间的,我主要还是在等一件事情而已。”洛炎摆摆手,示意慕容沧末冷静一点,缓缓的说出实情,证明自己不是吃饱了撑的。

  “事情?什么事情?哼,告诉你,今天你来多少人我都不怕,劝你还是投降。”慕容沧末秀眉微撇,狐疑的看着洛炎,以为他又想耍什么花招。

  洛炎的话别说是慕容沧末,就连洒家这种高智商的人都听不太明白,要是以他的个性跟本事,完全不需要搞鬼吧,更何况是对付慕容沧末一个人。

  “当然是等你的技能冷却了再动手啊,虽然就算你的刀在高频下威力强大,我倒也不怕,只是多了个麻烦而已,我懒得多费些精力而已。”洛炎嘿嘿的笑着,指了指慕容沧末的那把武士刀。

  “什么!你,你什么意思。”慕容沧末仿佛被洛炎说中了心事一样,第一次露出惊慌的神色,但随即强定心神的问到。

  “酷P#匠vJ网p\正J》版首发:/

  我轻咦一声,也随着看了下慕容沧末的武士刀,发现刚才还是红色的刀身已经恢复成普通的样子,这是什么回事,洛炎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把刀是用一种很特殊的金属打造的,重量肯定不轻。而且还是激光跟实体合成的,在高频下刀身会变成红色,不仅威力极大,而且还带有高温的效果。不过这种高频模式是很费电的,一般情况下最多只能维持二十分钟而已。我之所以跟你拖时间就是等你的电池用完了,我就少一个麻烦而已。不过我真好奇,这种刀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拥有的,我记得只有日本的服部半藏家族才有这个本事,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让他们给你打造这把刀?”洛炎直接一口气把这把刀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了,赢得周围一片惊呼声,甚至还是有人听得云里雾里的。

  “哼,不关你事情!既然没得谈,那我就直接用武力让你臣服吧!”慕容沧末没想到洛炎说的一字不差,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乎在隐瞒什么,直接准备动手了。

  此时人群除了洛炎的手下,其他人集体退的老远,慕容沧末刚才的本事他们是见识过的,谁都不想被误伤了。

  “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回家吧,你不是我的对手。我没有欺负女孩子的习惯,以你的本事去武馆做个教官都绰绰有余,黑道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并不是什么都可以用武力来解决。”洛炎叹了口气,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直接站起身,然后伸出手在慕容沧末的脑袋上摸了几下,完全就是一副哄小女孩的模样。

  “你找死!!”慕容沧末没想到洛炎这么快就出手了,被摸了个猝不及防,气的脸色微红,拔起到就对洛炎看过去。

  洛炎微微一笑,早就算准了慕容沧末的动作,身影快如闪电的后退,轻松的躲过这犀利的一刀!

  “哗啦~~~”慕容沧末一刀砍在了桌子上,只听到哗啦一声,桌子活生生被劈成两半,跟切豆腐一样容易。

  周围人集体发出惊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慕容沧末不仅一刀把桌面看断,甚至连底下的铁架都一并砍断,整齐的切口虽然没有烧红的印记,但也足够震撼了,原来传说中的削铁如泥是真的!这下所有人退的更远了,毕竟没有人觉得自己的脑袋比铁架还要硬。。。。

  “哟,小家伙,还生气了,好吧,那哥哥我今天还是教一教你怎么做人,不然以后你肯定要吃大亏。”洛炎看着那凌厉的一刀,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看来慕容沧末的实力还是超过了他的相信,于是也来了兴趣。

  “好啊,看看今天是谁叫谁做人!”慕容沧末不怒反笑,就算没有高频模式,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慕容沧末娇喝一声,举着武士刀又是一刀横腰落下,强大的刀风在空气中都形成了一股犀利的能量,对着洛炎袭去,连我看了都心头一紧!

  “磁!”慕容沧末一刀落下,洛炎脚步也跟着动起来,在半空中一个华丽的空翻,风衣的裤脚处被划下一块布料,缓缓的从空中落下。。。。

  洛炎轻松躲过后,双脚继续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瞬间就闪身到慕容沧末面前。

  “唉,小家伙,玩刀很危险的,伤到小朋友怎么办呢对不对,该打!”洛炎笑了笑,趁着慕容沧末还没有来得及收手,直接伸出手对着她洁白的额头上就是一个脑瓜蹦,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好疼!好疼!”慕容沧末没想到洛炎的身手这么快,脑门硬生生的被弹了下,额头处差点长出个打包,疼得龇牙咧嘴。

  看到洛炎的动作,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让我对他的实力再次迷糊起来。这家伙到底还隐藏了多少能力啊,慕容沧末这种秒杀一大片的存在居然被洛炎给耍的团团转,虽然她的战斗力有很大一部分都依赖武器,但对我来说已经是仰望的存在,但就是这样还被洛炎吊打,太不科学了!

  慕容沧末被这个脑瓜蹦差点打的哭出来,蹲着身子摸着已经变成青色的额头,跟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似的。

  “唉,好了,这下你该明白了吧。回去好好读书,做个普通人不好吗,这一行是没有回头路的。”洛炎叹了口气,走到慕容沧末面前安慰到,又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与自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