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恐怖分子哪有她可怕啊。如果让我跟恐怖分子跟她之前选一个,我特么的都宁愿选择后者,这任务恐怕就是咱们万事屋历年来最危险的任务吧,这是拿着身家性命去的啊。。。。“东哥叹息一声,似乎我们要去借的是什么可怕的存在一样,越说越恐怖。

  ”啊咧?东哥,你别说的这么玄乎好不好,弄得我都紧张了,难道对方还能毁灭世界不成,别开玩笑了。要是真那么危险,你怎么可能去接呢,当我傻啊?“我皱了下眉头,觉得东哥多半是在开玩笑,或者夸大其词,根本没有那么夸张。

  而且只是去接个人而已,难道那家伙还是国籍通缉犯什么的,一出现在公共场合就能出动城管大军去逮捕?

  ”麟哥,东哥真不是开玩笑的,咱这次任务真的很危险,你先要做好心里准备,不然一会你受不了。“李天伊拍了拍我的肩膀,越说越玄乎,弄的我更加迷糊了。

  ”切!不是吧,今天可不是愚人节,一点都不好笑。说吧,到底是谁,老子一堂堂一中恶少还能怕了不成。“我还是不相信事情有那么玄乎,立刻追问到,然后端起汤碗喝起来。

  东哥深吸一口气,从嘴巴里蹦出四个字”慕容沧末!“”噗!!!!“我耳边刚刚响起了这四个字,还抱在嘴巴里的西红柿蛋汤直接给喷出来,跟洒水机一样喷的到处都是。

  、更《(新●最b快上酷匠B@网#

  而东哥跟李天伊似乎早就遇见了这个情况,一溜烟的跑开,算是躲过了一劫,看着一脸呆滞的我。

  ”你们两个不是在开玩笑吧,你不是说大姐头过段时间才回来吗,怎么这么快啊。“我愣了半天才缓过来,心里不停的祈祷两人只是为了整我在说出这话,我可是人生第一次希望自己被骗了。。。。

  ”你们看我们两个像开玩笑的样子吗?‘东哥跟李天伊摇摇头,异口同声的说道,确实不像是开玩笑。

  看到他们两个的表情,我整个人再次斯巴达了,那股熟悉的寒意再次寒意涌上脊梁,整个大脑都变的一片空白,没想到时隔了这么多年,这个名字还是跟噩梦一样缠绕着我们,到现在都没有一丝减弱。本来以为慕容沧末会过个一年半载的才回来,没想到才没过几天她就要回来了,小时候那那噩梦般的形容再次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东哥,天伊,你们两个想钱想疯了吗,她的钱你也敢赚,那跟阎王的收命钱没有区别啊!”我又过了很久才勉强让自己双腿不在颤抖,然后瞪着他们吐槽到。

  “麟哥,你别开玩笑了。这次说好听了是任务,说难听了就是命令。大姐头的话你敢违抗吗,你又不是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敢反抗她的下场是什么吧。”李天伊苦笑一声,很无奈的对我说道。

  我张了张嘴巴,他说的确实没错,这个根本就是命令,比军令还不能违抗的存在。如果得罪了慕容沧末,那我们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慕容沧末的欺负,骂了她一句。而下场就是被她吊在树上过了一天,直到老爸发现才放我下来。

  而且暴力不是慕容沧末最可怕的,最恐怖的就是她那演技,每次出了事情都能做出一副天真的无辜样子,就好像根本不关她的事情一样,估计奥斯卡不找她都是巨大的损失,而当时我就是再气氛也没证据。而且其他人也没人敢说是谁干的,只能不了了之。我永远都记得那次被吊的脑溢血的感觉,从此以后再也对慕容沧末的话做出任何反抗。

  之后我们大杂院的生活渐渐好转起来,慕容沧末的父母有了去国外工作的机会,就带着她也走了,我们的噩梦才跟着消失。我还记得那天她还要我们送她的时候必须哭的跟死了干爹似的,谁要是哭的不够惨,那就真的让我们哭的更惨,而我们三个的演技也是那么时候就被迫培养出来的。。。。

  “好了,事已至此我们也没办法了。大姐头昨天早上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晚上七点的航班,要我们去接她,谁要是不去,下场你是知道的。”东哥只好跟着安慰我,然后说道“你也别太沮丧了,起码她还是有改变的,愿意付我们报酬对不对。说不定她在国外接受了几年高等教育,早就没那么暴力了,我们也别杞人忧天,走一步看一步吧。”

  “嗯,好吧,也只有这样了。”我摆出苦瓜脸挤出一丝笑容,但愿他说的是对的吧。

  但是东哥说这个可能性跟岛国明天跟它的干爹美帝断绝关系,然后给天朝跪舔的可能差不多,太难了。。。。

  得到了这个消息后,我心情直接就掉入了万丈深渊,连吃饭都觉得有人在下毒似的,随便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只想找个地方先冷静一下,免得人还没看到,就先把自己给吓死了。此时空樱她们还没有来,看来是遇到传说中的拖神老师了。算了,没来也好,我不想自己的心情也把她们给影响了。

  接着来到自己的一个人的根据地,教学楼天台,吹着冷风终于让自己好一点。

  “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跟他们谈了话后就闷闷不乐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刚坐下,一个人影也跟着走进上。

  “玉婷,你怎么来了,这么快就吃完了?”我愣了愣,看到是她,不由得惊讶一声。

  夏玉婷一路小跑过来,跟着坐在我旁边,托着下巴看着我,眼睛眨了眨,想从我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

  “看到你都这样了,我哪还吃得下啊。哥哥,到底什么事情,就算不能帮忙,也可以跟分担一下心情好吗?”夏玉婷便便嘴巴,一把挽住我胳膊说道。

  “什么?你都这么瘦了还不吃饭,而且天台风大,你快回去买点东西吃,不然下午会饿的。”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不想让她为了我受到伤害。

  夏玉婷摇摇头,还是死死的抱着我胳膊,倔强的说道“不行,除非你告诉是什么事情,不然我就陪你一起挨饿受冻!”

  “唉,好吧,但这件事情你不要说出去,尤其是对空樱还是琉璃知道。”我看她这么坚决,也没办法,只好先叮嘱她一句。

  夏玉婷连点点头,还举起三根手指要发誓,被我阻止了,这点事情还不至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