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跟你走,但你不许为难其他人!”我叹了口气,想着今天旅游会发生的各自事情,唯独没想到特么的还没有走到车站就被人拦下,看来今天似乎有点诸事不宜啊。

  “这些人我不感兴趣,紫老板只说过带你一个人过去。”刀疤男看来还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我怀恨在心,只是碍于老板的命令,不能动手,只能冷冷的回答到。

  我点点头,也不知道紫叔叔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非要搞的这么神秘。不过也无所谓了,只要其他人不会受到牵连就好。

  “哥哥,不能去!”夜神空樱立刻上前拉住我,生怕我出事,鼓起勇气对刀疤男说到“你们不许带走我哥哥,否则我就报警了!”

  “哼,你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虽然霍痴汉很讨厌,但,但是他今天可是我们的保镖,你们这些穿着西装的坏人的家伙不许带走他!”然后夜神琉璃也跟着走出来,嘴上虽然不饶人,但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挡在我面前。

  对面那群西装男顿时满头黑线,顿时无语了,这是什么逻辑啊,这又不是拍电影,穿着西装带着墨镜就表示是坏人了。。。。

  接着夏玉婷,桐山德正,甚至苍井美姬都上前对峙,表示出坚决不让我被带走的意思。

  “没事,别着急。这个人我认识,是我一个朋友的保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我就过去看看,你们等我半个小时就好。”我可不敢那些空樱她们冒险,凭着我跟桐山德正两个人根本挡不住这十几个黑衣人的进攻,只能装作很轻松的口气说到。

  “哥哥,可是这些人为什么要把你带走,我不要看着哥哥出事!”夜神空樱还是不同意,拉着我的袖子就快哭出来了。

  我连忙摸了摸空樱的脑袋,悄悄在她耳边说到“真的没事啦,大不了你半个小时后打我的电话确认一下就可以。那个,我应该会去安宁小区那个最大的别墅里面,如果我真有什么事情,你再帮我报警就好。”

  其实这一去我还是没有太多底,而且对方多半是要把我带到紫家的别墅里面,所以索性让空樱帮我留条后路,这样我也多一份保险。

  “嗯,我知道了,哥哥小心!”空樱点点头,咬着唇角答应我,总算没之前那么担心了。

  接着我跟所有人打了声招呼后,就跟着刀疤男上了车,果然不出我所料,车子是往安宁小区开启。

  “唉,我说那个,那个刀哥啊,你们老板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跟刀疤男坐在后座上,随口问起来。不明白就这么点路程还非要开车装叉,排放那么多车尾气,难怪国家PM2.5那么严重,看来又可以找新的借口了。。。。

  “刀哥?你叫我?”刀疤男愣了愣,随即问到。

  我嘿嘿一笑,故意跟他套着近乎“是啊,我又不知道您叫什么,只是看你脸上有个刀疤,就称呼您刀哥了。上次的事情只是个意外,您别放在心上,来,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我到知道对方的目的最快的办法就是眼前这个刀疤男,起码知道什么事情后就能想到应对之策,咱虽然战斗力还是不足,但智商可摆在那里的。于是咬了咬牙,从背包里拿出一包两块钱的辣条送上去,心里隐隐作痛。

  “不用了,我不喜欢吃零食。还有,我不叫刀哥。”刀疤男貌似有些油盐不进,居然连两块钱的辣条都拒绝了,这让我犯了难。

  我灵机一动,继续套着近乎“嘿嘿,别那么见外嘛,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你不喜欢刀哥这个称呼,那我叫你疤哥怎么样?”

  “疤哥?老子还鹦鹉呢!”刀疤男彻底被正无语了,要不是这次不是来教训我的,恐怕我早就被仍下车子了。

  “哦,原来是鹦鹉哥啊,久仰久仰,哈哈。”我恍然大悟,立刻改口说到。

  刀疤男气的差点吐血,白眼直翻,眼看就快暴走了。只是紫小沐的爸爸特意交代过必须请过来,不许用暴力手段,不然刚才就直接把我绑上车了。

  “这次叫你过去是因为二小姐的事情,没打算把你怎么样!”刀疤男实在受不了我了,这才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

  “啊?紫小沐?她怎么了?”我顿时一惊,立刻问到。

  紫小沐不是说帮我查我被开除的事情,而紫家人突然把我叫过去,难道紫小沐的目的已经被发现了。唉,看来事情果然没那么好解决,我只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你去了就知道了,下次吧!”刀疤男根本不想理我,而且车子已经停到这别墅外面,于是催促我下车。

  我哦了声,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跟着刀疤男一行人来到别墅里面,一直走到大门外停下,门口站着以前面过一面的那个紫家的老管家。

  “管家,人给你带过来了,什么时候去见紫老板?”刀疤男看起来对这个老管家挺尊敬,很客气的问到。

  “哦,先等一下吧。老爷突然接到一个重要的电话,不许任何人打扰。这样吧,先让她把二小姐劝下来吧,不然久了我怕真的有危险。”老管家摇摇头,然后转头对我说到。

  e=更Vl新Yz最快I上z☆酷W.匠c4网y

  我深吸一口气,果然是为了紫小沐来的,于是问到“紫小沐怎么了?什么劝下来?”

  “唉,还不是为了你小子。二小姐差点跟老爷闹翻了,现在在阳台上正闹自杀呢,你还不赶快去劝劝。我从来没有看过二小姐为了一个人做到这种地步,如果你真的和二小姐在一起了,千万不能辜负她才好!”老管家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到。

  “纳尼!?紫小沐自杀!怎么一个个都玩这套啊!”我一听到紫小沐要自杀,大惊失色,立刻往紫小沐楼下的地方跑去。

  我咬咬牙根,上次冷星星为了威胁校长大冷天淋雨,差点就出了大事。结果才没过两天,紫小沐又晚上这一套了。难怪俗话说女人的绝招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看来古人的话果然没错。。。。

  我一路跑到紫小沐楼下,这里楼下已经积聚了七八个人,也是保安的打扮。而且地面上还有一个很大的气垫,是防止人跳楼的神器。我再抬头看去,紫小沐直接坐在阳台的栏杆下,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你们别逼我,叫我爸爸过来跟我说,不然我先抹脖子再跳楼!”紫小沐蹦达着双腿,对着楼下这群可怜的保安威胁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