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朦胧,繁华的接到人群熙攘,几颗昏暗的繁星点缀着天空,显得十分苍白无力。而在略显拥堵的马路上,一辆黑色豪车一路横冲直撞,不知道闯了多少的红灯,擦破了多少车子,那气势简直堪比速度与激情的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李局长的大公子提前被放出来了。。。。

  最后车子停在本市最大的一座酒店,金逼辉煌门口。这个本市最豪华的酒店原本是一个叫黑豹的老大掌管的,据洛炎说,自从我上次为了夏玉婷大闹过这里后,整个涪城市的地下势力的格局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黑豹离奇被杀,一时间群龙无首。而其他势力也跟着闻风而动,开始吞并黑豹生前的所有产业,无论大大小小的产业都被瓜分的一干二净,甚至连洛炎都得到了不少的甜头。而黑豹最大的产业,这所五星级酒店也被一股神秘的势力接管,而且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想着染指这个地方,甚至连洛炎都不敢轻易打主意,谁都不知道接管这里的是何方神圣!

  车子停在了酒店的底下停车场,然后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口袋,步伐有些不自然的人缓缓下了车。

  黑衣人下车后缓缓直接走进了酒店,无论是保安还是工作人员看到他这种奇怪装扮似乎都习以为常,并且纷纷让开道路,无人敢接近。

  接着黑衣人乘着电梯直接来到酒店的最顶层,这里曾经是一个纵情声色,纸醉金迷的地方。但自从神秘势力接管了这里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关闭了这个经营,甚至所有的地方都按照正规化来运营,就算是中纪委来亲自查看这个地方,也绝对挑不出一点毛病。

  来到顶层后,入口处的几个魁梧的保安也纷纷让开,很尊敬的敬了个礼。直到黑衣人走到走廊尽头的总统套房后,才被看守门口的两个保安拦住。

  “老板正在吃饭,不许任何人打扰!”其中一个穿着西装,足有两米高的保安冷冷的伸手拦住黑衣人。

  “滚开!”黑衣人发出更加冰冷声音,抓着保安的手臂说到。

  保安微微皱起眉头,似乎也感觉到黑衣人的情绪不对,但还是旅行自己的职责“暗夜,我只是个保安,不要为难我们。等老板吃完了,我再帮你禀报,你知道老板最不喜欢别人在。。。。”

  只是保安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类似骨折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十秒钟后,门口两个保安捂着手臂倒在地上惨叫着,黑衣人冷哼一声,直接用房卡打开了门,缓缓走了进去。

  随着大门打开,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音充斥在房间里。黑衣人神色一动,信步走到了客厅中,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将房间照的恍如白昼。在一个能容纳十多个吃饭的长桌上,孤零零的坐着一个女人。桌子上摆放着各种精美法国料理,还有一瓶看着都价格不菲的红酒。女人旁边各自站着一男一女穿着服务生衣服的人,时不时的用标准的姿势给她酒杯里倒着红酒。不远处还站着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外国人,正闭着眼睛享受自己演奏的g小调小提琴奏鸣曲,听的人如痴如醉。

  f酷*匠V网首(…发&*

  女人看起来大约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很随意的睡袍,微卷的长发披在肩膀,精致无比的面容足可以让无数男人都能赞叹成惊为天人!此时她带着淡淡的慵懒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谁不知道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漂亮的女人比她实际年龄快大出两倍,简直是个仿佛不会衰老的仙女。

  对着黑衣人的渐渐走进来,现场的气氛徒然变的怪异,血腥的杀气瞬间掩盖住浓浓的优雅,连悦耳的音乐都添加了一丝沉重感。

  “唉,再美的音乐遇到不会欣赏的人终究只是一对噪音而已。你们先下去吧,谢谢。”女人自始自终都没有在黑衣人这边看上一眼,微微的叹了口气,对着服务生跟那个拉小提琴的人说到。

  三人点点头,沉默不语的退出了房间,只留下黑衣人和那个美貌的女人。

  “唉,真不知道这法国料理有什么好吃的,姐姐会那么喜欢吃,吃了这么久还是觉得没我们的料理好。”女人轻动着手里的刀叉,切了一小块鹅肝放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发出感叹。

  女人就好像没有发现黑衣人一般,还是安静的吃着晚餐,时不时的抱怨一句,微微的摇着头。

  “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霍家父子,他们留着只能是威胁,难道你还想着那个男人吗,已经已经十五年了,真的放不下吗?”黑衣人在那里站了良久,终于沉不住气,冷冷的问起来。

  “暗夜,刚才来的路上你可给我惹了多少麻烦,是不是来城里久了,你也变的挺会玩啊?”女人这才放下刀叉,淡淡的抬起眼皮,并没有回答之前的问题。

  黑衣人深吸一口气,想起之前的事情,下面不由得又开始隐隐作痛,眼神中爆发出惊人的杀气。

  “麻烦?这种事情在你面前连麻烦都算不上吧,我想在我进房间之前已经解决了。霍家父子你到底打算怎么样,就算你心里还喜欢霍元甲那个废物,那他那个野种儿子为什么也不允许我去动。我想那个野种要是死了,她肯定会出现吧,为什么到现在都按兵不动!”黑衣人眉间动了动,再次发问到。

  “我没必要跟你解释,现在还不是骚扰霍家父子的时候。还有,你觉得你有杀掉霍天麟的本事吗。那个小家伙今天都给你上了一棵了,你还不清楚吗。如果你下次再擅自行动,下次就不是断了两根手指的事情吧。”女人听到霍元甲的时候明显触动了某根神经,语气也变的有些发冷。

  黑衣人此时怒意更胜,如果是别人这么跟他说话,恐怕早就躺在地上了,可惜眼前这个人却让她无能为力。

  “哼,如果不是那个突然出现的狙击手,我就算不弄死那个野种,也可以废了他一只手。”黑衣人冷哼一声,还是很憋屈,然后突然一惊,看着对方问到“难道,难道那个狙击手是你的人!”

  “我的人?呵呵,如果是我的人,像你这么擅自行动的行为,我会让他对准你的脑袋。”女人淡然一笑,只是语气中却带着与表情严重不符合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