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此时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连忙到处起身看去。但是对方的狙击枪是消音的,我根本没办法鉴定方向,而且这里的山谷本遮掩体很多,一时间更难发现。唯一确定一点的是那个异次元的狙击手离我很近,不然不会轻易的穿透黑衣人的手掌,还在地上打出个小坑!

  “谁!可恶!”黑衣人看着自己半废的手掌,第一次露出惊恐的眼神,立刻捡起自己掉下的手指头,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接着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暗处的狙击手似乎并没有开第二枪的意思,不知道是在潜伏还是已经走了。我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上一次遇到他的场景,那次我也是被那个绑架犯差点给干掉,最后不知道从那里传来的枪声把对方给爆头了,我在得以脱险。

  “这家伙又是谁?为什么两次救了我却不现身?”我脑子已经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信息量了,感觉自己就是一盘大棋里面的一颗棋子而已。

  黑衣人紧紧的握住自己还在流血的手,知道对方只是警告自己,不然那一枪对准的就是自己的脑袋。无奈之下黑衣人只能趁着我没注意的时候瞬间逃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妈蛋,让这家伙逃了!”我回头一看,对方已经消失在这片山谷里,我再追已经来不及了。

  而这个时候狙击手似乎的气息似乎也消失了,一切都归于平静。我叹了口气,还是没能看到那个黑衣人的样子,幸好刚才从他口中倒得到了一些线索,看来是真的有人在关注我的生活。只是对方的任何情况我都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德正,你没事吧!”我走到桐山德正面前,一脸愧疚的把他扶起来。本来这个是我的事情,没想到却把他牵扯进来,还害得他受了伤,要是琉璃知道了岂不是要跟我拼命了。

  “嘶~~~没事,天麟君,你怎么样了?”桐山德正甩了甩手臂,也反过来问我。

  我点点头,看他的样子应该问题不大,于是说到“嗯,我还好,快点走吧,这里不安全!”

  虽然那个狙击手目前没有伤害我,但我这新始终是悬吊吊的,还是到人多的地方比较有安全感。就这一会我感觉经历的比一年的事情还要多,想想都觉得后怕,早知道当初就别惹这个黑衣人,还不知道他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会不会来报复我什么的。

  “天麟君,那个人到底谁,怎么还有个狙击手,你每天都是这样生活的吗?”桐山德正捂着肩膀走着,满脸好奇的问到。

  “呃。。。。当然不是,我要是每天都这么过,还能活到现在?”我嘴角一抽,现在又不是战争时期,还能天天过的枪林弹雨的生活,要是真是这样,我宁可你把琉璃接到日本去,起码她不会有生命危险。

  桐山德正点点头,并没有多问什么,跟我一路往山脚下走去。过了一会后,我们终于找到司机大叔的停车的地方。而好司机大叔也还在那里坚持等着,差点把我感动的哭了,以后大叔你就是去竞争总书记我都投你一票。。。。

  “警察同志,你怎么了,受伤了吗?”司机大叔正在观望呢,一看到满脸是血的走过来,立刻上前问到。

  “呵呵,没事,这个是逃犯的血。可惜敌人大大的狡猾,还是没抓住,不过我通知了城管部队,一会就来把这个山谷拆了,肯定跑不掉。”我笑了笑,刚才黑衣人的血溅到我连上了,我除了被踩的那只手臂受伤有点严重,其他的都没什么。

  司机大叔这才放心,说带我们去医院。我想了想,去医院还不如去二师兄那里呢,人家的医术可比医院里的那些人要好得多。司机大叔也没说什么,直接带我来到武馆。

  “谢谢大叔,警号12138跟同事警号25041向您致敬!”我们到地方后,我对着这位中国好司机表示感谢,为了表示感谢,我这次特意还多给了五毛钱。。。。

  桐山德正在一旁都在憋出内伤了,估计心里也在吐槽我了吧。

  接着我轻车熟路的来到武馆,而这里的规矩就是进门就要换上汉服。本来我还担心他会排斥,没想到他比我还高兴的穿上了,说一直都想体验一下穿上汉服的感觉,看来日本人对咱们天朝的古文化还是很感兴趣的。

  “二师兄,又要麻烦你了,呵呵。”我带着桐山德正来到医务室,二师兄正在那里研究药材,于是就上前打了个招呼。

  “唉,我说小麟啊,你这天天在我这里智商,我是不是要收点医药费了。”二师兄把药材放下,一听到我来了就知道肯定有目的,很无奈的说到。

  z看正@版j章z7节、c上酷@|匠1"网☆

  我搓了搓手,麻烦人家这么多次确实不好意思,不过我突然想到以二师兄的属性,我带着桐山德正这个小鲜肉来到这里,他肯定要高兴死吧。

  “哎呀,二师兄咱们什么关系,你咋还见外了呢。我这还带了个朋友过来,要不。。。”我笑了笑,正要介绍桐山德正。

  “哦!哦买噶!你,你是桐山德正吗?!”结果我话还没有说完,二师兄就突然间惊叫出来,跟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嘴巴都能放下两个鸡蛋了。

  我愣了下,没想到二师兄居然还认识他?不过转念一想也对,桐山德正在网球界可是很出名的,再加上一张漫画脸,二师兄认识也并不奇怪。

  “呃,您好二师兄,我叫桐山德正,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桐山德正并不知道二师兄的属性,很有礼貌的点点头,然后介绍自己。

  “天啦,真的是你,我都不会是再做梦吧。德正,能给我签个名吗!”二师兄此时跟犯了花痴的小女生一样,一把抓着桐山德正的手,露出差点刺瞎我狗眼的娇羞模样,胃里一阵翻滚。

  桐山德正也是一脸尴尬的看着二师兄,要不是修养不错,恐怕早就吓跑了吧。

  “二师兄,人家第一次来这里,你注意一点好吗?”我也实在受不了二师兄那副样子,还是提醒了一句。

  “咯咯咯~~~对不起,是变态了。啊呸,是失态了。来,德正,快坐,我给你沏茶去!”二师兄一只手捂着脸笑着,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冲动了,于是连忙让德正坐下,几乎直接忽略我了。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二师兄看来是换了新的目标了,我终于能解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