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那之后呢,又发生了什么?”我这才知道原来空樱一家竟然有这么大的变故,之前看到空樱之前的照片感觉就是土豪的生活,原来夜神家族是日本的大财团啊。

  “父亲跟我妈妈和我都被赶出来,搬进了一个临时租来的房子。失去一切的父亲不得不从新找工作,我们一家人过的很幸苦。但是妈妈并没有抛弃父亲,还是一直陪着他。但是这并不能改变父亲越来越堕落,甚至越来越暴躁。妈妈开始被父亲打,直到后来越来越严重。甚至有的时候妈妈为了保护我们也要被打,几乎每天都是伤痕累累的。可是妈妈那时候为了照顾我们无法出去工作,家里的生活来源还是靠着父亲,所以妈妈只能默默的忍受,而这样的日子妈妈跟我们都渡过了整整一年!”夜神空樱似乎越来越接近自己内心最大的恐惧,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冷汗。

  我听到这里不由得捏紧拳头,光是听着就已经很难受了,无法想象后妈那一年不知道经历多少的绝望和痛苦。此时要是空樱的亲生父亲站在我面前,我都怕忍不住想要把他干掉,简直是个杂碎东西!

  “嗯,没事的。那你们又是怎么到中国来的?”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问到。

  看2正版q章|x节上◎!酷◎匠网‘

  “事情起因是在某一天下午晚上开始的,那天正是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我跟琉璃照常回了家,却听到妈妈跟父亲的吵闹声。我跟琉璃很奇怪,平时妈妈连一句嘴都不敢顶的,这次居然会跟父亲吵起来,让我们觉得很奇怪,于是就跟琉璃在门口悄悄的听着。”空樱缓缓将那天的事情开始说起来,情绪越来越激动。

  我张了张嘴巴,难怪空樱跟琉璃会那么怕雷雨天,原来还真是受到过刺激的,而且还是前不久的事情。

  “空樱,别说了,我不想你回忆起那件事情,快去睡吧。”我轻轻的按住空樱的肩膀,虽然对后面的事情十分好奇,但我更不想空樱面对到现在都没有消除的梦魇,这对她来说太残忍。

  “没事的哥哥,都已经过去了。”空樱摇摇头,也知道我急切想知道,于是强行让自己振作起来,接着往下说下去“原来爸爸为了创立自己的企业需要一大笔钱,但是对如今的家庭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爸爸就联系了山口组的人,想要把我们卖掉,送风俗店培训,以后好替那群人挣钱。妈妈什么事情都可以忍让,但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于是就和爸爸吵起来。但是妈妈又被打了,我,我跟琉璃亲眼看到父亲扯着妈妈的头发一直拖到墙角,然后往墙壁上撞,知道妈妈不能动了。我跟琉璃吓坏了,雷电下看着妈妈跟父亲都是一身的血。父亲就像个恶魔一样,最后发现躲在门外的我们。”

  听到这里我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自己了,瞳孔中的血红若隐若现,那个家伙不仅虐待小泽阿姨,竟然还要卖掉空樱跟琉璃去做妓女,这种事情就是禽兽也做不出来吧。要是让我遇到这种事情,老子要是不废了他就特么的不姓霍!

  “空樱,那种杂碎你没必要用父亲来称呼了,不值得。后来怎么样了,是德正救了你们吗?”我好不容易将体内的狂暴压制下去,心里已经隐隐猜测出来,这件事情肯定跟德正有关系。

  “嗯,是啊。父亲发现我们之后,把我们关在他们的卧室里,无论我们怎么哭喊都不肯放了我们。我们很担心妈妈的情况,但什么都做不了。幸好那天在放学的我们请教了德正哥哥功课,意外的把笔记落在他那里。德正哥哥发现后特意到我们家送给我们,就发现了我们的遭遇。然后父亲怕事情败露,也要袭击德正哥哥,但是被德正哥哥打晕了。然后我们跟妈妈被救出来,逃出了那个地方。之后妈妈被送到医院医治,我们就暂时躲在德正哥哥家里一段时间。本来我们是想报警的,但是妈妈不让,说已经再也不想跟父亲扯上关系,准备永远消失在父亲面前。妈妈出院后,为了躲避父亲,带着我们躲在了广岛,跟以前的一切都断绝了关系。”空樱点点头,终于把那件不堪回首的往事说出来,脸上有种释然的感觉。

  我听着空樱的遭遇,眼圈也变的红红的,心中一半心痛一半愤怒。一直以来的疑团解开了大半,轻轻的握住空樱的小手说到“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哥哥跟爸爸会用生命保护你们的,我发誓!”

  “嗯,我相信哥哥!”空樱也泛起红眼圈,又靠在我怀里亲昵着,“对了,按照时间来说你们离开那个杂碎后还有段时间,你们是怎么过的,小泽阿姨为什么会突然间来到中国的,能再给我说说吗?”我安慰一会空樱后,好奇心没有减退,想知道她们接下来的事情。

  扑在我怀里的空樱眉间一动,眼神中露出奇怪的神色,看起来那段时间也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

  “那个,那个,我跟妈妈她们来到广岛后。。。。”空樱顿了顿,或许是我肩膀给了她无限的勇气,于是接着说下去。

  “咔嚓!”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大门突然间打开,一个外面和空樱一模一样的女孩幽幽的站在门口,张大嘴巴看着我们。

  我跟空樱纷纷看过去,也是一惊,没有时隔这么久,琉璃那丧心病狂的捉奸属性再次开启,刚好撞见我抱着空樱的一幕。。。。

  “霍痴汉,你在做什么!”夜神琉璃缓缓走进来,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不过并不像之前那样一上来就咬人,但这样反而让我更加觉得渗人。

  “我,我,琉璃,你别误会,我跟你姐姐只是在说点事情。”我只好放开空樱,哭笑不得的解释着。

  夜神琉璃又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满脸红晕的夜神空樱,缓缓低着头,双拳渐渐捏起来。

  我的心直接提到嗓子眼了,肩膀已经开始隐隐作痛,心想一会要不要叫空樱帮我拿一下药箱了。。。。

  “哼,姐姐,回去睡觉了,跟这个痴汉有什么好说的。”本以为下一秒就会爆发的琉璃,没想到她最后竟然出奇的冷静,只是直接拉起空樱的手往外面走去。

  “我勒个去,琉璃是没睡醒吗?”我嘴角抽了抽,心里只想到这个可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