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瑕说完后,公交车突然间来了个急刹车,本来就收到惊吓的我顺接摔在座位底下,半天爬不起来。

  “啊!霍天麟,你怎么了,快点起来!”稳住自己后,看到我差点就来个就地十八滚,立刻把我扶起来。

  由于吴瑕刚刚突兀的表白,车子里那几个乘客甚至外加司机都用惊讶的眼光看着我们,一个个集体长大嘴巴。要是男生在公交车上跟女生表白的倒不是没有,但女生在这里当众表白的确实很少见,而且对方还是个美女,而我顶多算比普通要好一些的样貌,恐怕大家就真的把我当成富二代,吴瑕变成了绿茶婊。

  “吴瑕,你,你刚才说什么?”我到现在脑子都没有转过来,我跟吴瑕算起来才第四次见面,特么的怎么就被表白了,这不科学啊,不带这么快的吧,难道我的记忆断片了?

  ?酷匠Gh网;`唯)一正版,61其他都是_)盗版i

  “喂!你要不要那么大反应啊,我是说。。。”吴瑕直接白了我一眼,既然说了第一次,第二次没啥不好说出口的了。

  不过我又立刻打断她,悄悄的说到“算了,一会下车再说好不,这里那么多人看着呢。”

  因为我已经能感受到周围那些人恶意的眼光,心里铁定在想一个有钱的公子哥做什么公交车啊,装叉是不是,还要不要我们这些屌丝活了!吴瑕也看了看周围,终于意识到尴尬,但还是吐槽我一句胆小鬼后便闭上嘴巴。

  车里一路行驶着,我一直都被各自眼神盯着,整个形成我都后背发凉,都恨不得躲在座位底下,太特么的羞耻了。。

  最后在我精神已经到极限的时候,这天杀的公交车终于到了目的地,我直接跟耗子一样窜出车子,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吴瑕跟跟着下了车,然后拉着我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听下。

  “大姐,你以后开这种玩笑能换个人少的地方吗,我这小心脏受不了啊!”我一下车就开始抱怨起来,吴瑕的表白我自然不信,我能感觉到她对我根本不是那种感情。

  “切,你还是男人呢,这点事情都受不了,以后怎么当我的男人啊!”吴瑕一脸鄙视的看着我,又朝我走进了一步。

  我嘴角一抽,很无语的说到“吴瑕,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咱们这才第几次见面啊,你能喜欢上我?”

  “当然,我可不会对只见过几次面男生就一见钟情。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只是一场交易,各取所需而已。”吴瑕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了,一本正经的回答。

  “纳尼?什么交易,说清楚点!”吴瑕的话我是越挺越糊涂,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多了场交易。

  “喂,你的情商是负数吗,这都听不懂?”吴瑕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然后解释到“我的意思是,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做我的男人,让我受到洛炎老板的保护。等我赚够了钱或者治好了我妈妈的病就结束,这期间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虽然是一场交易,但我还是会按照女朋友的方式来跟你相处。那个,除了上床不行,我还是想把第一次留给自己喜欢的人,其他的都可以。怎么样,这是我的底线,你只需要让洛炎发话就可以了!”

  我站在原地拍了拍额头,终于消化掉这个庞大的信息量。原来吴瑕是想用这种方式换取保护,然后提出这个恋爱游戏的事情。

  “我拒绝!”男人的本能让我犹豫了三秒钟,然后一口就回绝这个交易。

  “啊?拒绝!喂,霍天麟,你不要得寸进尺了,如果真要出卖身体的话,刚才就答应那个老板了,还会跟你谈条件吗?”吴瑕先是一愣,还以为是我不满意这个条件,立刻提醒到。

  我眉头皱了下,冷冷的说到“吴瑕,地方我也送到了,五块钱我不要了,再见吧!”

  我此刻真的生气的,因为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侮辱我尊严的人。搞了半天她以为我帮助她都是图谋不轨,想趁机对她做点什么。但是我帮她的原因只是把她当成朋友,更是想成全她的一片孝心,只是自己的一片好心被吴瑕给狠狠践踏了,也触及了我的底线!

  说完后我头也不回的走掉,要不是她是个女生,我都有种想给她一拳的冲动!吴瑕看我不像是开玩笑,一下就急了,一把拉住我,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喂!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条件嘛,我只是不能和你上床,又不是说不能满足你。那个,那个,如果你真的有需要了,我大不了用其他地方帮你嘛,没必要执着那一层膜吧!”吴瑕咬咬牙,又退了一步。

  “没必要,我自己有手,不麻烦你了。”吴瑕这么说我更加不爽了,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说完我一把甩开吴瑕,往公车站走去,唉,没想到那五块钱终究没要回来,真是太遗憾了。。。。

  “霍天麟!你!你!呜呜呜~~~~”吴瑕站在原地跺着脚,看我越走越远,表情越来越委屈,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听到吴瑕的哭声我脚步一声,回头看到她真的蹲在原地哭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她那无助的样子和瘦弱的肩膀,我的恻隐之心又渐渐升起,只好叹了口气走回去,对女孩子哭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喂,别哭了,像什么样子!”我走到吴瑕面前,拍着她肩膀说到。

  “哼,你走啊,谁要你管。你们男人都是这样,不彻底得到我就不甘心是不是!”吴瑕正伤心呢,气呼呼的骂了我一句,又接着哭起来。

  我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只好解释到“我不是那个意思,吴瑕,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朋友,也想帮你妈妈早点治好病,所以才帮助你。我从来没有想到要在你这里索取什么,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自说自话吧。我生气不是因为不满意条件,而是你把友情当成了一场肮脏的交易!”

  听到我这样说吴瑕才停止哭泣,抹了下眼泪,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你,你真的从来没有打过我注意?”吴瑕还是不太相信,又确认一遍。

  “你说呢,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报答的话,不要以为每一个人都要带着利益的眼光做事,在我心里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我点点头,对于吴瑕我除了才试衣间那会确实有点不健康的思想,但是那个时候是个男人都会想吧,洒家又不是阳痿。。。

  吴瑕抽了抽鼻子,终于相信我了,激动的一把抱住我,感动的说到“谢谢你,霍天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