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内,内衣!我买!”我顿了顿,这吴瑕也太不客气了吧,直接让我买这么私人的东西,洒家可是纯爷们,哪买过这种东西啊。

  “哼,当然啦,难道要我拿着这条坏掉的内衣出去挑吗,你也不怕人家报警吗。快点,别废话!还有,买34D罩杯的!”吴瑕很不爽的哼了哼,只差没把我踹出来,还是一副大小姐的样子。

  我练练后退,直接被吴瑕推出来,嘴角抽了下。刚才就看到吴瑕的发育很惊人,没想到竟然到了34D的地步,在我遇到过的女生中仅次于唐果了吧。唉,现在的女孩子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简直是要逼死隆胸这个产业链啊。。。。

  “咚咚咚!吴瑕,开门一下,我还有问题。”我刚准备去买,又想起一件事情,于是敲了敲门。

  “怎么了,你想干什么!”吴瑕把大门支开一条缝隙,一脸警惕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才刚刚渡过危机就要过河拆桥了,也不知道刚才谁把我抱的那么紧。

  “我没钱,买不了,你那有吗?”我摊开手,心想自己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帮她,怎么还要出钱给她买内衣啊,我岂不是亏大了吗。

  “你!哼,小气鬼,诺,拿去,不用找了!”吴瑕一脸鄙视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直接递给我两张毛爷爷。

  我啧啧两声,这吴瑕不愧是土豪出生,就算落魄了也是大手大脚,一家内衣居然拿两百块钱,就那么一点布料要这么贵?哈哈,看来老子这回赚翻了,以哥在批发市场多年的经验,起码能赚一半以上啊!

  “小二,你们这里最便宜的内衣多少钱,哦,要34D发育的那种。”我喜滋滋的拿着钱,只要有利润,洒家这碧莲也不要了,直接找了个店员问到。

  “啊?34D?好吧,我们34D最便宜的是205块钱一条,你要买给女朋友吗?”店员小姐愣了下,或许看我年龄实在有点小,但还是很热情的跟我介绍到。

  我一听顿时就吓尿了,惊恐的吐槽到“大姐你坑爹的吧,一块破布205,你这是遮胸用的还是遮天用的!”

  今天已经是我第二次三观碎成玻璃渣子,我买衣服从来就没有超过五十块钱的,最高记录是跟批发商的老王讨价还价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家伙倒贴了我五十,因为我再待在那里就没人敢来买东西了。。。。

  这次居然一件内衣居然要两百,足够老子买四件裤子了,幸好老子不是女人,不然还有钱买辣条吗。

  “呵呵,美女,你看我也不是第一次买了,打个折吧,五块怎么样?”我下意识的学起批发市场的习惯,直接先砍砍价再说。

  “呃。。。先生,我们这是专卖店,不讲价的。”店员小姐估计是第一次见到我这样的顾客,要不是还算有职业精神,估计会直接说一句你干脆去抢算了。。。。

  我抓了抓头发,尴尬的笑着,差点忘了专卖店确实是不讲价的。唉,还以为可以赚一笔呢,结果还要倒搭上五块钱。不行,一会一定要找吴瑕报账,这丫一定是故意的!

  1…最&新;章QD节@&上8酷{匠m=网

  最后我咬着牙掏出五块钱,连同吴瑕的两百块一起交给店员,终于换回了终极任务奖励——内衣一件!

  “吴瑕,你的内衣拿去。还有,这件205,你还要还我五块钱哦!”我又在试衣间敲了敲门,将内衣递进去。

  “好了,知道了!”吴瑕一下抢过内衣,又把门给赌上,生怕我会偷看似的。

  我翻了翻白眼,刚才该看的都看了,这回倒给我玩起害羞,我也是醉了。过了一会后,吴瑕终于穿好衣服,不过脸上还是带着一丝红晕,看我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唉,衣服也换好了,这下该把五块钱给我了!”我此时哪有管吴瑕脸红的事情,准备先把自己的损失补回来再说。

  “哼,五块钱还说半天,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生!平时那些男生一个个抢着给我卖东西,就你这么计较。”吴瑕扁了扁嘴巴,幽幽的看着我,貌似根本不打算还钱的意思,直接往店外走去。

  吴瑕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上次洒家知道她的情况那可是忍着心里滴血把好几千块钱都还给他,这会倒说我小气了,不带这么玩的吧!

  “喂,你别太过分了,你可以损我的节操,但不能坑我的血汗钱。快点,五块钱还给我,咱们就各走各的路了。”我走在吴瑕旁边,又伸出手说到。

  “扑哧!切,五块钱你至于吗。这样吧,我再帮我一个忙,完事后我把钱还给你,再给你一笔幸苦费怎么样?”吴瑕看我那认真的样子不禁莞尔,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又想跟我做一笔交易。

  “什么忙?唉,先说好,玩命的事情我可不干,多少钱都没商量。”吴瑕一说帮忙,我心脏顿时就紧了一下,他不会想找我去跟那群人报仇吧。开什么玩笑,老子命都没了要钱还做什么。

  吴瑕哼了哼,这才解释到“好啦,谁要你的命了。你陪我到竖店影视城去一趟,到了地方我就把钱给你怎么样?”

  “就这么简单?没别的条件了吧?”我眉毛挑了下,感觉这个任务也太简单了,如果不是阴谋就是她钱多了。

  “当然,我只是怕又遇到那帮人而已。先说好,在这段路程中要是遇到什么意外你可要负责保护我,你现在可是我的临时保镖。”吴瑕点点头,说出自己的目的。

  她这么一说我反倒放心了,看来她还是怕那几个西装男会跟过来,所以才找我帮忙。

  “嗯,好吧。对了你去竖店影视城做什么,而且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里面学校里吗?”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西装男已经走了,应该不会遇到。

  “我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去影视城当然是去面试的,如果能演个角色就能赚钱啊。”吴瑕回答到。

  我轻咦一声,好奇的问到“是吗,那还好。不过钱不仅要会赚,还要会省,以后酒吧这种地方就少去了,消费太贵,不能为了总为了面子。”

  “面子?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去消费的,我晚上在那里上班呢!”吴瑕貌似对我不怎么隐瞒了,直接回答到。

  “上班!不,不会吧,你,你不会在里面做,做那个工作吧!”我一听上班不由得补脑到上次那两个陪酒女,她不会也在干这个吧,惊讶看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