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龙殇之后,我心情沉重的在校园里游走着,心想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紫小沐。但一想到紫小沐知道是自己爸爸做的,会不会伤心,甚至愤怒呢,到时候影响她父女之间的感情就不好了。但转念一想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貌似并不好吧,不然当初也不会不顾紫小沐的反对坚决将她送到美帝那里去受苦受难。要知道那万恶的美帝动不动就来个校园枪击案,紫小沐就是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啊,曾经有一个全国武术冠军都被邻居用菜刀给砍死,更别提是枪了。。。。

  想到这里我还是决定先给紫小沐说一下,毕竟对手如果是紫叔叔,我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除非跟紫小沐联手才有机会。说完我立刻就拨通电话,虽然现在还在上课,但学校都是紫小沐家的,上课接个电话谁敢说个不字。

  “霍天麟?你怎么给我打电话,我这正上课呢!”紫小沐那头果然很快就接了电话,听声音是教室外面。

  “切,你害怕违反纪律吗?学校都是你们的书房,就别给我装了好不好。咦,我看见你了,你看得见我吗?”我以前只知道紫小沐是白富美,没想到连学校都是她们家的,这倒是没听她说起过。此时楼道里一个人都没有,紫小沐一出来我自然看得见,于是也招了招手,算打声招呼。

  紫小沐那头也看到空旷操场上站立的一个人,奇怪的问到“咦,你怎么在学校里?”

  “哦,我啊。。。呃,等等,你能不能下来找我一下,咱们离的这么近,电话费挺贵的,嘿嘿。”我突然想到紫小沐就在不远的地方,老子还浪费钱干什么,唉,失策啊。

  然后我透着手机都能感觉到紫小沐那浓浓的鄙视,然后看到她先到教室里了一下,然后才往楼下走。我抓了抓头发,觉得是不是有点使唤她的嫌疑啊。这个学校都是他们家的,我以后还特么的讨好校长做什么,直接讨好紫小沐不就行了,说不定人家一高兴直接把食堂都包给我,让老爸天天在这里买蛋炒饭。。。。

  “霍天麟,你搞这么神秘干什么,到底有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后,紫小沐走了过来,微喘着粗气问到。

  “咳咳,当然是告诉你一件重要的情报啊。根据我的线报,我已经找出这个幕后黑手了,应该不会错。”我清咳两声,因为比紫小沐这个学生会会长先得到消息,心里还有点小自豪,不由的开启装叉模式。

  紫小沐秀眉一挑,好奇的看着我“哦?你查出来了?真的假的,我在校长那里套了这么久的话都没什么进展啊”

  “哈哈,当然了。哥虽然走了,但这里不是一样留着哥的传说。我给你说实话吧,校园里有很多我的眼线,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比如今天谁的罩杯又大了,谁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胖次我都知道!”我大笑两声,一旦装起叉来,貌似有点收不住了。

  当然,装叉的下场就是鼻子里挨了一记紫小沐的粉拳,疼得我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不装叉会死吗,别废话了,快说到底是谁!”紫小沐捏着粉拳幽幽的说到,看样子已经快抓狂了。

  “好了,幕后黑手就是你爸爸,就是他让校长开除我的。”我被紫小沐这一拳打的再也不敢装叉了,立刻老老实实的回答到。

  紫小沐一听整个人都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不敢相信的说到“霍天麟,你,你确定,不要听谁瞎说啊!”

  “我真的没有,这事十有八九就是你爸爸做的,不然我也不可能贸然来告诉你对不对。你仔细想想,如果真是有人给校长施加压力,还能让校长一点办法都没有的,除了你爸爸好像就没几个了吧。而且我想多半是我们之前发生的事情让你爸爸误会了什么,所以才会急忙把我赶出学校,这样也合情合理。”我立刻保证起来,并把自己分析的事情告诉了紫小沐。

  紫小沐一下就沉默了,拳头捏的更紧,缓缓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良久在叹了口气。

  “好吧,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如果真是我爸爸的话,我会想办法让他改掉决定,但你千万不要乱来知道吗?”紫小沐点点头,很严肃的警告到。

  “哦,我知道了。”我也点点头,洒家就是想乱来貌似也没什么卵用吧。。。。

  我们谈完话后,身为好学生的紫小沐自然还是回到教室里,我也到继续去看看冷星星。

  来到医务室后,校医已经把冷星星的衣服烘干了,现场多了一个人我心里的尴尬总算好了一些。而且冷星星的性格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很自然的又跟我抬杠,估计直接把刚才的事情选择性忘掉了吧。

  我跟冷星星聊了一会,但没有告诉她紫小沐父亲的事情,怕以她的个性又要做出什么事情,只是交代让她不要乱来了,冷星星只好扁着嘴巴同意了。再后来就下课了,班里的同学三三两两的过来看望冷星星,医务室一下就爆满了。我也懒得挤,就干脆去看看其他朋友,于是来到初三班级,跟东哥打个招呼。

  我来到东哥的班级后,班里的人看到我差点就吓尿了,我虽然不在这里了,但我的威慑力貌似还是很管用,基本上没人敢接近我两米之类。。。。

  “霍天麟,你怎么来了。对了,你开除是怎么回事啊?”我刚刚走到教室,有一段时间没见的王语嫣立刻上来打招呼。

  “这个。。一时间也说不清楚,改天我再给你说吧。”对于这个问题我耳朵已经听起茧子了,实在不想解释。

  王语嫣点点头“好吧,如果需要我帮忙的,不要客气。”

  “嗯,谢谢!”我笑了笑,想起以前还跟王语嫣有那么大的矛盾,没想到现在已经成了好朋友,还真是令人反转啊。

  跟王语嫣聊了一句后,我直接来到东哥面前,坐在座位上打着招呼“天麟,你怎么来了,又过来收保护费吗?”

  “我靠!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干嘛,我不在这个学校就不是兄弟了吗?”我白了他一眼,无语的回答到。

  酷|匠sW网首mE发

  “当然是啦,咱们万事屋少了你可不行。对了,我早上接到一个电话,有个人要回来了。”东哥也是笑了笑,用神秘的语气说到。

  我轻咦一声,问到“谁啊?”

  “慕容沧末!”东哥很平静的念出四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