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空樱她们打了招呼后,我便到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才准备到房间里休息。我刚刚进门,就看到桐山德正在我床下的一块空地上铺床,看来是准备打地铺了。

  “呃。。。德正,要不我睡地下吧,你在我床上去休息,免得琉璃看见了又在说我欺负你。”我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到。他再怎么样也确实是客人,这么冷的天让他打地铺说不定会感冒,到时候被琉璃知道了肯定又要跟我没完。

  “啊?谢谢,住在天麟君你的房间已经很给你添麻烦了,怎么能再睡在你的地方呢。没事的,我在日本经常这么睡,已经习惯了。”桐山德正惊愕一声,还是拒绝了,练练道谢。

  我点点头,既然他不领情我也懒得矫情,何况日本人确实经常就地铺床睡觉,我差点倒忘了。

  “好吧,浴室现在没人了,你也去洗漱一下吧,我先睡了。”我打了个哈欠,跟他也没什么话题聊,懒洋洋的靠在床头准备睡觉。

  桐山德正微微一笑,转身准备往门外走去。只是刚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朝我这里看过来,深深的吸了口气。

  “天麟君,很抱歉打扰您休息。但是,但是我有一件事情我想请教您,希望您能如实的告诉我!”桐山德正走到我床边两米的位置停下,然后用标准的站姿向我来了个六十度鞠躬,态度十分诚恳。

  酷《匠网永久“L免T费看'1小《说6

  “啊咧?唉,要问什么你直接问好了,别这样行吗,坐下吧。”我被桐山德正的态度弄的十分不习惯,虽然知道日本人确实在礼仪这块十分认真,但我身为天朝人还是不习惯,让人觉得什么事情都很严肃似的。

  “可是,这样会不会对您失礼。”桐山德正皱了下眉头,有些为难的问到。

  我摇摇头,摆了下手“没事,你这样我才觉得不习惯呢。”

  桐山德正点点头,只好走到自己的床铺上盘膝而作,但还是标准的坐姿,不知道还以为这货刚军训回来了。。。。

  “天麟君,你感觉你对我有很大的敌意,似乎很不想我来对吗?”桐山德正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用很不解的口气问着我。

  “这个。。。是有一些,我想只要是日本人,我天朝都不会欢迎吧?”我没想到桐山德正这么快就开门见山了,本以为如果他是腹黑的家伙,肯定不会这么快就就坦白这些事情,这让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只要随口敷衍到。

  桐山德正似乎还当真了,微微的低着头,过了几秒钟后又抬头说到“我知道,之前日本发动过一起战争,对你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所以中国人一直很仇视我们。对不起,我对之前我们军队做过事情跟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

  我又是一愣,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还当真了,还直接道歉。这点倒是比琉璃好点,起码没有推到韩国人那里去。。。。

  “咳咳,没什么啦,你又没参与战争。而且你们首相安倍晋三今天不是发言了吗,说什么战后的出生的人们不需要为那场战争道歉,你何必矫情呢?”桐山德正的态度倒是让我有些不好接话,干脆就给他一个台阶下,不想讨论这个敏感的话题。

  “不是的,我觉得无论过了多少年,我们都该为这场侵略战争反思。我本人其实很讨厌安倍晋三这个人,但是政治的事情我们没办法左右,希望你谅解!”桐山德正摇摇头,完全没有听出来我的意思,反而更加努力的解释着。

  我顿时翻了翻白眼,你们日本人到底是有死板啊,一点都听不出内涵吗。不过同时也觉得安倍晋三这个老鬼子混的怎么越来越惨啊,连岛国人民都没几个愿意待见你。

  “好啦好啦,我其实也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主要是因为琉璃,她好像跟你很要好,你们之前感情很好吗?”我摇摇头,继续问下去。

  “嗯,我在国中三年级的时候认识的空樱还有琉璃,她们当时在读一年级,我们是在网球社认识的,她们经常看我的网球赛。后来因为她们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就没有联系了。直到几个月前琉璃告诉我,她妈妈嫁到了中国,她跟着空樱也搬到中国来住,我这才趁着寒假的机会来这里看看她们两个。”桐山德正点点头,把她跟琉璃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我哦了声,看来事情跟空樱告诉我的差不多,也没有特意炫耀自己跟琉璃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这让我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一点。

  “好吧,那也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次来是纯粹来看看她们,还是有别的意思?”我一下坐起来,既然他也算坦诚,我也不藏着掖着了。

  “这。。我。。。”只是桐山德正被我这么一问反而变的支支吾吾,没有回答。

  但是看到他这个表情我心里就咯噔起来,果然被我猜中了,他来这里确实是有目的的!

  “唉,天麟君没想到真的发现了。没错,我确实不是只来看看她们。因为,因为我是为琉璃来的。以前我以为只是把她当成好朋友一样,但是跟她失去联络后,却发现自己早已经不受控制的去想她。所以这次来我是想跟琉璃表明心意,所以我希望天麟君你能支持我,你既然是琉璃的哥哥,能帮我打听一下琉璃的态度好吗?拜托了!”桐山德正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还要我帮他。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光着脚就栽下床,指着他骂了句“,早知道你这家伙没安好心!还让我支持你,老子支持你妹!”

  “我妹?我没有妹妹啊?天麟君,你为什么这么激动,我有什么地方惹您生气吗?”桐山德正一愣,表情很奇怪的问到。

  我深深的呼吸几下,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这是在家里,我要是打他一顿别说是琉璃,就是老爸都要把我骂的狗血淋头。

  “你什么地方都惹我生气!我话给你撂在这里,你别想打琉璃的注意,老子不会让她嫁给日本人,你休想把她带回你们岛国去!”我死死的咬住牙根,直接警告到。

  “为什么?如果天麟君不想琉璃回到日本也没关系,我可以留在中国。只要等我毕业之后,我就来中国找工作,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让琉璃幸福的!”桐山德正也跟着站起来,信誓旦旦的保证到,深深的鞠了一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魔神吞天说:

  大家看完请淡定,无论事情怎么发展夜神姐妹都不会让大家失望的,请相信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