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桐山德正来了!咳咳!咳咳!”我本来还舒舒服服的享受着空樱的服侍,结果一听桐山德正四个字直接一口饭卡在喉咙里,把我差点噎死,不停的咳嗽起来。

  “啊!哥哥,你没事吧!”空樱看我差点噎死的样子吗,吓了一大跳,连忙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把水递给我。

  我咕噜咕噜的灌了好几口才缓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难道这个桐山德正是老子的克星,这还没来就差点把我给灭了,要是来了还得了。夜神琉璃这里还在打电话,越说越高兴,跟对我的态度完全是天壤之别。

  %r酷匠◎W网永p久@免oA费L看#g小)B说

  可恶,看琉璃的样子那么高兴,要是来了我这个哥哥的地位那岂不是不保了。不行,要不我先找人直接就在机场把他干掉算了,说不定他爷爷或者太爷爷就参加过侵略中国的战争,我这样做了说不定还能成为民族英雄呢。。。。

  “琉璃,桐山德正不是还有两天才来吗,怎么现在就到了?”琉璃挂掉电话后,我才试探性的问了句。

  “哼,关你什么事情。美姬能提前来,德正哥哥就不能提前来吗。”夜神琉璃看到我立刻就换成那副标志性的臭脸,然后一把拉住空樱说到“姐姐,德正哥哥说他已经在那边的机场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后就会到这里来,我们快去接他吧!”

  我又是一惊,提前来已经很意外了,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三个小时后就到这里。我勒个去,你们日本人都喜欢给别人出其不意的惊喜吗。可惜这次我特么的只有惊,没有喜!

  “琉璃,你也太心急了吧。不是还有三个小时吗,我先服侍哥哥吃完饭再去嘛。”夜神空樱摇摇头,倒是显得十分平静,总算让我欣慰了不少。要是空樱也跟个花痴一样,那我就真有种想切腹自尽的冲动了。

  “哼,霍痴汉又不是没有手,干嘛要你喂啊。要是你不去我就先去等,你看着办吧!”夜神琉璃别过脑袋,反正是准备跟我杠上了。

  要是平时我也就迁就琉璃了,但是想到琉璃是因为桐山德正这家伙跟我闹脾气,我顿时就不爽了,真的有种想要教训德正这家伙的冲动。

  “好啊,琉璃,你就先去吧,记得要有礼貌哦。”我眼珠一转,故意装作很大方的样子,然后立刻捏了下空樱的脸蛋笑道“嘿嘿,空樱,哥哥的感觉还是有点不舒服,不如一会你再服侍点别的吧。”

  “别,别的?哦,好的。只要是哥哥需要,空樱都做什么都愿意的。”夜神空樱微微一惊,小脸蛋瞬间就变的红扑扑,低着头回答到。

  “啊!霍痴汉,你想做什么。哼,我才不会让姐姐留在这里陪你这个痴汉呢,姐姐,我们走!”夜神琉璃果然上当,立刻想要拉着空樱走。

  但是空樱没有我的命令怎么可能答应琉璃呢,说什么都不走,气的琉璃差点把地板砖踩烂。。。。

  “好了,琉璃,这样吧,我吃完饭陪你们一起去吧。”我看时候差不多了,立刻打断两人的争执,摆摆手说到。

  “哼,那就快点吃!嘿嘿,你不是想让我喂你吗,我满足你的愿望!”夜神琉璃两头为难,只好答应我的要求。然后也发挥出腹黑的属性,抢过空樱手里的便当亲自给我喂饭。

  半分钟后病床“嘻嘻,霍痴汉,吃饱了吗?”夜神琉璃将空空如也的便当盒子放在旁边,笑吟吟的问着我。

  “咯!吃,吃饱了!”我捂着胸口,哭笑不得的回答到。

  琉璃不愧是琉璃,整人的技术简直没得说。一大盒的饭菜硬是在半分钟内连倒带塞的喂给我,要不是都是些比较好消化的东西,不然我恐怕未来三天都吃不下东西了。

  夜神空樱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对我跟琉璃之间的打闹也习以为常,也没有阻止。

  最后我们收拾好东西后,集体整装出发往机场走去。在机场的路上我脑子不停的转着,心想用什么办法可以给他一个下马威,最好是当天就把这个小日本赶出天朝的领土!

  我们三人来到机场的候机厅后,我已经相处了十多条摆平桐山德正的办法,一条比一条狠,一想起桐山德正那凄惨的模样,我不受控制的扬起猥琐的笑容。

  “霍痴汉,你怎么一路过来笑的这么腹黑,你是不是又想打什么鬼主意?”夜神琉璃实在受不了我那莫名其妙的笑容,很不爽的瞪着我问到。

  “咳咳,琉璃,你能有什么鬼主意,你想多了,我只是想一会德正同学来了我该怎么欢迎他而已,呵呵。”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猥琐了,于是正了正脸色,急忙否认。

  不过琉璃也不信我会欢迎桐山德正,还是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又时不时的看着前面航班表。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我都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直到被夜神琉璃的尖叫声吵醒。

  “呀!这就是德正哥哥的航班,姐姐,我们快去吧!”夜神琉璃看着航班表兴奋的喊到,然后拉着空樱往前面走去。

  我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也跟着走过去,果然前面一群人往外面走去,周围有很多都是来接机的人。随着下机的人越来越多,空樱跟琉璃也都伸长脖子看着,直到一个身影缓缓走进我们的视线。

  “德正哥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夜神琉璃也不知道是怎么认出来了,立刻兴奋的大喊起来。

  接着那个身影的目光也集中在我们这里,缓缓走过来。

  我皱了皱眉头,仔细观察这个人。对方穿着一身休闲装,衬衫领口,白色的修身毛衣,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下面是一件很普通的牛仔裤很皮靴,不过看起来腿很长,完全颠覆我对岛国人腿短的印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韩国人呢。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头上带着一定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只能看到下半张脸,听到琉璃的声音后嘴角微微一笑,也朝我招招手。

  “切,装什么神秘吗,老子又不是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我在一旁撇撇嘴,虽然知道这家伙确实很帅,差一点就能赶上我了,但对这种类似装叉的行为我完全是代表着外交部鄙视你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