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会被苍井美姬撞见,而且还正抱着夏玉婷的时候。不过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吧,我跟玉婷反正也是兄妹,而且苍井美姬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干嘛要做出一副被抓奸的样子。

  “怎么是你!”夏玉婷跟苍井美姬几乎是同时喊出来,都惊奇的看着对方。

  “哦,这个等下再给你解释吧,我们先回房间吧,你当我是高达吗,不会累的。”在夏玉婷没有吃醋之前,我连忙切断两人之间的精神攻击,然后迅速把夏玉婷抱到房间里。

  苍井美姬还是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脸色很难看,气的咬牙切齿的喊到“霍天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哼,就你这样我怎么能给空樱幸福,可恶,明明就是一个用情不专的人!”

  我把夏玉婷送到房间里,然后给她盖上被子,细心的给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头发。

  “哥哥,那个女的不是在游乐场见到的人吗,是你的女朋友吗。要不要给她解释一下,万一误会了怎么办?”夏玉婷眨了眨眼睛,很幸福的享受着我的照顾,喃喃的问着。

  “你说什么呢,她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是空樱日本的朋友,来我们家旅游的,过一段时间就走了,你不要误会就好。”我笑了笑,直接解释到。虽然之前跟她有不少的事情,但我可没有喜欢苍井美姬这个心机深的女孩子。

  夏玉婷这才明白,嘴角浮出一丝笑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嗯,我知道了。哥哥,你去忙吧,不用在这里陪我了。”夏玉婷点点头,摇了摇我的手臂。

  “咦,不是吧,按照以前你肯定要我陪在这里吧,怎么最近你这么奇怪的?”我皱了下眉头,感觉夏玉婷的言行跟之前差异越来越大。虽然总体来说是个兄控,但却隐隐的想跟我保持距离。

  说到这里夏玉婷咬了咬唇角,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化作一声苦涩的笑容“没有啦,哥哥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也会长大,也要有自己的生活,所以决定要让自己独立一点,万一,万一哪天我要离开哥哥了,也能继续走下去啊。”

  “啊?什么离开不离开的,你要去哪里啊?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有我在,你哪都不用去。就算你嫁不出去,我养你一辈子都没问题。”我翻了个白眼,玉婷看来这病娇属性还是存在啊,总是想这些负能量,我只好捏着她的小脸训斥到。

  “好啊,我要是嫁不出去,就一辈子赖着你!”夏玉婷立刻鼓着脸蛋,很不客气的回击到,恢复了正常。

  我哈哈一笑,抱着手臂点了点头“行啊,不过我也不能白养你一辈子,刷盘子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然后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沉闷的气氛终于消息。然后夏玉婷也闭着眼睛休息着,我俯下身在她额头上吻了下,轻轻的道了声好好睡觉。。。。

  安顿好玉婷后,我便走出房间。至于接下来做什么我已经想好了,一会不如先到洛炎那里去,试试那些训练器材,也能测试出我现在到底进步了多少。

  “哇!苍井美姬,你干嘛在啊,想吓死我吗!”我刚打开门,迎面就看见苍井美姬那张发黑的脸,跟中了尸毒似的,大晚上非把洒家给吓尿不可。

  “哼,我才想问你在做什么呢!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跟你什么关系!”苍井美姬用幽怨中带着怒火的语气问着我,如果眼神能杀人,我恐怕足足能死八回了。

  我一把把门带上,很无语的看着她,也挺不爽的“切,关你什么事情,大人的事情小孩少打听!”

  本来我对她还是有一点愧疚的,结果我一出门就给我搞这么一出,让我仅剩的愧疚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哼,赛低!霍天麟,我真是看错你了。本来我以为你只是可恶一点,好色一点,没想到你竟然直接把女孩带回家里,我是绝对不会把空樱交到你手里的!还有,这件事情我要告诉空樱,让她认清你的真面目!”苍井美姬气的直跳脚,指着我骂起来。

  “呵呵,随便你,反正空樱也知道。人家都不介意,你这个外人瞎说什么。好了,我出去一下,你不准骚扰玉婷,否则就是空樱也保不住你!”我冷冷一笑,这种威胁我还真的不怕,我跟玉婷的关系空樱八百年前就知道了。

  苍井美姬被我的凶残属性吓的全身一个哆嗦,跟东西卡在喉咙里一样,半天说不出话来。

  “记住,你要是敢对里面那个女孩做什么事情的话,我是真的会发火的!”为了确保安全,我又警告苍井美姬一次,再次释放出凶残模式。

  “哦,是,是,我,我知道了!”苍井美姬这回吓得不轻,第一次承受我的凶残属性别说是女孩,就是男孩也是一样会吓到。

  我看苍井美姬已经被我震慑住了,这才放心的离开家里,准备到洛炎那里去。

  “咚咚!咚咚!咚咚!”苍井美姬此时还愣在原地,僵硬的脸上浮出一丝红晕,然后才捂着心脏部位,惊恐的自言自语“怎么,怎么会,为什么心会跳的这么快。可恶,一定是被霍天麟吓到了。哼,我一会告诉空樱,看你怎么解释!”

  然后苍井美姬气呼呼的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空樱的电话。。。。

  我这边一路来到洛炎的酒吧,这里白天是没有生意,很是安静。我照旧跟这里的人打过招呼,然后来到洛炎的训练场。

  “咦,洛炎,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啊?”我刚刚走到训练场,就发现洛炎也在这里训练。大冬天的他还是赤着上半身,露出一身连我都羡慕嫉妒的肌肉,大片的汗珠缓缓留下。

  “咦,霍天麟?你小子怎么这时候来了,不是应该上课吗?”洛炎一下跳下训练台,并不知道我已经被开除的消息。

  我顿了顿,既然洛炎在这里就更好了,不如找他较量一下。我要是找敌人练手危险性挺大的,武馆还没有开始比擂,我正想试试跟洛炎之间到底还有多少差距,反正他又不会对我下重手。

  “呵呵,你猜啊。这样吧,我们两个切磋一下,你要是赢了我就告诉你怎么样?”我笑了笑,抄起手臂向洛炎发起挑战。

  更:新!最%(快4上酷匠`网

  “我靠!你小子冻傻了吗,跟打什么啊,咱们可差着好几个级别呢。”洛炎瞪了瞪眼睛,走过来摸了下我的额头,喃喃的念到“奇怪,没烧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魔神吞天说:

这段重新修改,因为忘了之前的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