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夏玉婷也知道将夏凝阿姨平放在沙发上平躺,让她保持呼吸顺畅,也算是做的很不错了。过了一会后,外面的救护车声音就响起来,医护人员很快就讲夏凝阿姨抬上担架,外面也跟着过去,来到附近的一个医院里。

  当然,医院的尿性基本上就是让你先交费用。我昨天刚好要了自己的钱,本来是准备拿着那些钱大方的请客,没想到却用在这个地方了。

  我交完挂号费之后,夏玉婷还在急诊室陪着夏凝阿姨,我赶到的时候医生还在给夏凝阿姨诊断,夏玉婷的表情十分紧张。

  “没事的,不要担心,夏凝阿姨平时有什么病症吗?”我拍了拍夏玉婷的肩膀,轻声安慰着。

  “没有,我跟妈妈日子虽然过的不是很好,但妈妈的身体一直都没有什么问题。”夏玉婷摇摇头,确实不知道夏凝阿姨有什么疾病什么的。

  我哦了声,那看来问题确实不大。毕竟这又不是拍韩剧,吃了一辈子泡菜的女主角突然跟高富帅吃了几顿肉就得了癌症拿着狗血剧情。我们大概又等了几分钟,医生看起来已经确诊了。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医生一诊断完,夏玉婷就急忙问到。

  “哦,没什么大事,只是低血糖又加上操劳过度引发的昏迷。一会吊一瓶葡萄糖,我再开一点药,不过最好还是在医院里修养几天观察一下最好。”医生摘下面罩,讲夏凝阿姨的情况说了一遍。

  我跟夏玉婷这才松了口气,原来只是低血糖而已,害的外面瞎担心了那么久。

  “那个,医生,住院大概要多少钱啊?”夏玉婷最大的担心终于放下,于是又小心翼翼的问到。

  酷=匠K…网正版《}首zF发a

  我知道夏玉婷跟夏凝阿姨虽然住进了别墅,但那个完全是靠洛炎帮忙才有的房子。严格说起来夏玉婷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好,也难怪夏凝阿姨会劳累过度。就像我家里一样,虽然老爸的收入也不算低,但后妈只是个普通员工,家里要养我们兄妹三个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当初老爸的房子只付了首付,后面的房贷还有一大截,算起来没个几年是还不清的,所以我们的日子也依旧过的不算富裕。

  “没事,住院费我付了,让夏凝阿姨住院几天吧。”医生还没有回答,我就抢先一步说到。我虽然贪钱,但真正该用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含糊的。

  医生点点头,反正医院也是认钱不认人的数学,看我代为答应了,于是就屁颠屁颠去安排了。

  “哥哥,谢谢你,等以后我赚了钱一定会还你的。”夏玉婷激动的一把抱住我,抽了抽鼻子眼看又要哭出来了。

  “你说什么傻话呢,我们是亲生兄妹啊,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还配做你哥哥吗?放下,哥哥虽然贪财,但这个钱我可不敢惦记,不然说不定就要被雷给劈死了。”我抹着夏玉婷眼角的泪水,故意调笑着。

  夏玉婷一下破涕为笑,变着嘴巴,轻轻一拳打在我胸口上说到“哼,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你是专业破坏气氛吗?”

  “哈哈,你现在才知道吗?”我也笑起来,捏了下夏玉婷的小脸。

  我们打闹完了后,我便到缴费处把这几天的住院费给交了。看着光是这几天的一连串消费,我也只能表示忍了。这个无利不起早的机构也只有搜刮我们这些没背景没文化的贱民,你们有本事哪天去坑一坑权贵啊。自己带的八千块转眼间就快少了一半,说实话我心里特么的也在滴血啊。。。。

  我交完钱之后来到急诊室后,此时夏凝阿姨已经醒了,夏玉婷正在跟她聊天。而且夏凝阿姨一听要住院说什么不肯,说太浪费钱了,非要闹着出院,说什么没事,差点连那个吊针都拔下来。

  “夏凝阿姨,你别激动好吗,医生说你劳累过度还要静养几天,你就好好养病吧。”看到夏凝阿姨这么固执,我也只要加入劝说她的行列里。

  “小麟啊,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我跟玉婷已经受了你那么大的恩惠了,实在不能让你破费了。我身体已经没事了,真的不用住院,医院就是想多捞点钱而已,你这么还上当啊!”夏凝阿姨叹了口气,略带抱怨的语气跟我说到。

  对于夏凝阿姨的话我只能表示无奈,摊开手掌说道“没办法,我已经上当了。住院费我都交齐了,你也知道这个地方只进不出,我想要回来也不可能了,所以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把。”

  “对啊,妈妈,你就安心的修养吧。反正我们都受了哥哥那么大的恩惠,也不差这么一点。放心,我会报答哥哥的。”夏玉婷坐在床边,拉着夏凝阿姨的手也劝说到。

  夏凝阿姨终于被我们说服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像是对着我,也是对着夏玉婷,让我有些迷糊。

  没过多久夏凝阿姨就被安排在一间普通的病房里,这里是一个四人间的病房,不过暂时只有两个人住着,旁边是一个跟夏凝阿姨年龄差不多大的女人,嘴唇很白,一看就是生了重病的人,让人看了也忍不住一阵唏嘘。

  “好了,夏凝阿姨,你就安心的养病,什么都不要多想。”事情终于全部办妥,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彻底落地,笑着对夏凝阿姨说道。

  “恩,我知道了。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小麟。”夏凝阿姨点点头,有向我道了谢。

  经历过这件事情后,我看来有必要帮夏凝阿姨找一个好一些的工作才行,不然再让她这样操劳下去,这样的事情肯定还会出现,毕竟一个女人拉扯孩子太不容易了。

  就在我们陪着夏凝一下的时候,一个护士走到我们旁边的那个病床上,但看起来不像是来护理的。

  “李女士,你的费用已经到期了,如果再不续费,我们将停止对你的治疗了。”护士对那个嘴唇苍白的中年女人说道。

  “哦,知道了,我这个身体再医下去也是累赘,帮我办出院手续吧。”中年女人无力的点点头,似乎对自己的生死早就不关心了。

  听到这里我也有些气氛,人家病重成那个样子,你还要人家出院,难道人命在你们面前就比钱还重要吗?唉,可惜最这种事情我只能愤怒一下,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不许出院,钱我会想办法交的,谁让你们给我妈妈说的!”接着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愤怒喊声。

  我也循声看去,看到对方的样子后顿时一楞,是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