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你,你刚才说什么?你不是紫小沐的哥哥!”我脑袋直接就晕了,呆呆的看着洛炎,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洛炎的话彻底推翻了我之前的猜想,自从在紫小沐那里得到线索后我一直都以为他跟紫小沐是兄妹,而且之前洛炎在房间里不是也说过有什么妹妹之类的。在那次营救夏玉婷的时候洛炎看到紫小沐在那里也是态度异样,也印证了我的想法。但现在洛炎一句不是兄妹让我彻底蒙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我说紫小沐并不是我的妹妹。而那个六芒星项链并不是我的,而是紫小沐真正的哥哥给我的,要我暗中照顾他的妹妹。”洛炎叹了口气,将六芒星的事情简单讲诉了一遍。

  “什么!怎么回事这样!那,那紫小沐真正的哥哥呢?”我此时的脑子已经越来越乱,因为事情好像根本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一个很复杂的内情。

  洛炎深吸一口气,眼神中仿佛陷入了回忆中,而且我敢肯定那段回忆一定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因为他的表情从未有所的难看!

  “呵呵,谁知道呢,大概已经死了吧。”洛炎沉默了良久,然后才幽幽的回答到,眼神中散发出如黑洞版深不见底的光芒。

  我长着嘴巴,感觉自己越听越糊涂了,什么叫紫小沐的哥哥大概死了,洛炎如果不是紫小沐的哥哥,那他跟紫小沐的哥哥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洛炎会到涪城来发展势力,我总感觉解开一个谜团后又有更加的谜团,就跟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魔方似的。

  “等等,如果你不是紫家的人。那你怎么跟紫叔叔说的,而且你们消失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在一起,你们到哪里去了!”我捋了捋思绪,继续问到。

  “霍天麟,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能告诉你的我都说了,其他的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而且也没有什么作用,你不用问了!”洛炎摇摇头,没打算再说下去,一向都玩世不恭的他竟然露出极其严肃的表情。

  我皱着眉头,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问下去,只好把疑问埋在心里。

  “好了,我真的要走了,你要不要在这里玩一会,我让王梦纱招待你哦。”洛炎很快就恢复平时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嘿嘿的笑着。

  ¤(最新tM章节上酷!匠网

  “呃。。。不用了,我也要回家了!”我狗眼瞪了下,现在我一听到王梦纱三个字就害怕,哪敢让她再来招待我。。。。

  洛炎哈哈大笑起来,大步的走出房间。我郁闷直翻白眼,又不服气的在洛炎房间里搜索一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只好放弃了。之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看来真的要回家了,不然老爸知道我又消失了一天指不定要怎么海扁我呢。

  “嗨,天麟弟弟,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巧啊,嘻嘻。”结果我刚刚走出房门,王梦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堵在门口,又是把标识性的腹黑笑容,手里还拿着一个鼓鼓的信封。

  我狗眼一瞪,一股凉意直接往脊梁骨里冒出来,怎么又是她啊,泥煤啊!

  “呵呵,梦莎姐,有什么事情吗?”我吓得满头冷汗,往后退了退。上次就被你坑了一次,只要她主动找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还是感觉闪了比较好,而且被你坑了洛炎也不会管。

  “嘻嘻,天麟弟弟怎么这么着急走啊,不多留一会吗?”王梦纱早就料到我会想到逃跑,所以二话不说的又把我给挽住,还是仗着自己胸大,让我不敢乱动。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王梦纱,明知道她是故意的,却没有一点办法,这种在商界都混的风生水起的女人,稳住我简直太简单不过了。

  “那个,我真的有事情,梦莎姐你不用那么客气了。”我尴尬的笑了笑,捏了捏拳头,心想你要是再玩这一套老子今天就是当回流氓也不要被你算计。

  “哦,这样啊,那好吧。其实上次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本来那个钱该我出的,只是美美跟琪琪那边忘了交代了。你看,我这不是准备把钱还给你吗?”王梦纱将手里的信封交给我,表示自己的诚意。

  我一听到钱这个字双眼直接放光,惊喜的接过信封,里面真的是一踏毛爷爷,把高兴的差点就哭了。。。。

  “嘻嘻,你看姐姐都补偿你的损失了,你总该相信姐姐了吧。”王梦纱笑了笑,嘴角浮出难以捉摸的笑容。

  “嗯,谢谢了,梦莎姐。”我点点头,很单纯的以为王梦纱是良心发现,所以连声感谢。

  王梦纱也跟着笑了笑,然后凑到我耳边继续说到“既然你相信姐姐的话,那你能不能把你跟洛老板刚才的话告诉姐姐,姐姐保证还有福利哦。”

  我啊了一声,这才意识到王梦纱又是来套我的话了,难怪会主动把钱还给我。不过这个事情别说我不能告诉她,就是能告诉她我也不想说,上次的事情我到现在还郁闷呢。但是我要是不说王梦纱指不定用什么办法来整我呢,于是我脑袋里里迅速的转动着想着对策。

  “那个。。。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不过这里人多,我到洛炎的房间里告诉你吧。”我很快就想出一个办法,于是装作犹豫过后才面前答应。

  王梦纱倒没怎么怀疑,可能是对自己的经验太过自信,觉得我一个小孩子能耍出什么花样,于是就跟我一起走到洛炎的房间。

  “梦莎姐,我先找个东西,马上告诉你。”来到房间后,我又找了个借口,然后迅速的跑到洛炎睡房里去。

  “哦,好吧,快点。”王梦纱狐疑的看着我,也没说什么。

  我点点头,直接走到洛炎的睡房里,然后找出这家伙扮演夏箭侠的装备,其中有一根很细但很坚固的攀楼绳索,正好用得上,嘿嘿。

  “好了,天麟弟弟,现在你该。。。啊!你干什么啊,救命!。。。”王梦纱刚开始还很得意的笑着,结果一句话没说完脸色立刻大变,随着就是一阵尖叫声。

  一分钟后洛炎房间沙发“天麟弟弟,你绑着我做什么,快点放开我!”王梦纱全身都被绑的跟粽子似的,在沙发上剧烈挣扎。

  “切,我做什么?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好了,在洛炎回来之前你就乖乖的待在这里,说不定洛炎看到你这个样子会兽性大发哦。”我笑了笑,终于出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