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将电话拿开,捂着耳朵先让徐航把话说完,然后算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才把电话拿在耳边上听着。

  “呼,呼,好了,你现在马上给我过来,不然你那二百五就拿不到了!”徐航也抱怨够了,这才说起了正事。

  “哦,知道了,地址没变吧。我可以马上过来,不过出租车的费用你要给报销啊。”我讪讪一笑,要是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到,恐怕就要吐血而亡吧。

  挂掉电话后,我在原地活动了下筋骨,确定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才急忙赶去,不然到手的二百五可不能就这样飞了。。。。

  徐航约架的地方是在接近郊区,一座刚刚修好的大桥。不过约在这种地方打架也是蛮拼的,万一哪个无良的司机超载个十几斤的东西,那说不定大桥就塌了,我们到时候跑都来不及吧。。。。

  过了一会我才来到这里,找了司机要了发票后就下了车,然后在大桥底下跟徐航等人汇合。

  “你小子怎么现在才来,我差点就被斧头帮的人笑话死了!”徐航一看到我来了,又开始抱怨起来。

  “好啦,我不是来了吗。诺,这是发票,先把车费钱给报销了再说。”我抓了抓头发,然后把公费先给拿到手再说,免得亏了。

  最az新!9章:N节&上$s酷匠网eQ

  徐航还是一如既往的赌神造型,真不知道他对那部电影的执念有多深。看我那发票出来顿时很鄙视了我一眼,把车费给我报销了。因为这次是单挑比赛,所以徐航带的人不是很多,只有十个左右,其中两个还是专业放背景音乐的。

  准备好了之后我们一行人这才往桥洞那边走去,很快就看到另一波人,大约也有十个人,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准备着。其中有两个人造型比较独特,一个是人还带上了面具,在众人的簇拥中,应该就是徐航说的斧头帮老大。另一个人就更奇葩了,大冷天的居然只穿着白色背心,短裤,跟拖鞋,简直是电影里面的火云邪神同款造型。只是。。。装叉也不是这样装的吧,都特么的快冻成狗了啊,打之前你丫就知道先穿件衣服的说吗。。。。

  “老,老,老大,我,我能先穿,穿一件衣服吗,好冷啊!”火云邪神此时冻的鼻涕都甩了一地了,抱着手臂全身瑟瑟发抖,一看就是装叉失败的后遗症。本来双方时间都是约好了的,结果对方总是一拖再拖,自己本来还想给对方一个震撼,结果自己差点被冻死。

  “不用了,他们已经来了,你再坚持一下。”斧头帮老大指了指对面走到的我们,淡淡的说到。

  我们双方聚在一起气氛一下就变的紧张起来,都露出警惕的眼神。徐航摆了摆手,后面那令人蛋疼的背景音乐终于停了。

  “咦,徐航,你不说他们是斧头帮吗,怎么没有斧头啊?”我也顺着看过去,对方看起来配备不怎么完整,也不知道这个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切,斧头帮就一定要斧头吗?鱼香肉丝里面有鱼吗,红烧狮子头里面有狮子吗,人民大会堂里坐的是人民吗?”徐航切了一声,随口反驳到。

  我哦了声,想想也对,难怪我们这些人动不动就被代表了,虽然我特么的就从来不知道代表我的是谁。。。。

  “咦,那个是不是斧头帮的老大啊,为什么要带着面具?”我又打量着中间的那个人,好奇的问到。

  “我怎么知道,本来斧头帮老大不是那家伙,这个带面具的是最近当上,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戴面具应该是为了保持神秘吧,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有这种情节吗。”徐航翻了翻眼皮,有些不耐烦的解释着。

  我嘴角抽了抽,眯着眼睛吐槽到“你确定?他带着面具倒没什么奇怪,但是为毛要在面具上印上梁朝伟的照片,要不要那么奇葩啊!”

  “行了,别一大推问题,你要喜欢在脸上贴着吴彦祖的照片都可以。快点去比赛了,别给我输了!”徐航一把把我推到前面去,郁闷的说到。

  我耸耸肩,真是没耐心,算了,也无所谓,反正我就是来挣钱的,管它那么多做什么。

  “咦,霍天麟,怎么是他?”斧头帮老大面具里面发出惊讶的声音,好像是认识我。

  “唉,到底是谁要跟我打的,快点出来,我没多少时间,一会我爸还要让我回家吃饭呢。”我深吸一口,现在已经快晚上了,中午都没有回去,要是晚上再回去完了,老爸肯定要骂人了。

  斧头帮老大捏了下拳头,然后走到火云邪神旁边悄悄说到“唉,一会要小心点,这家伙不好对付。”

  “哦,我知道了,放心,除了老大你,我还没遇到过对手呢!”火云邪神貌似很有心情,悠哉的走了出去。

  “哦,原来是你啊,哥们,你这样穿真的不冷吗?要不你先去穿件衣服吧,免得感冒了。”我点点头,很好笑的劝解到。

  火云邪神冷哼一声,又上前一步说到“哈哈哈,小子先关心你自己吧,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蛤蟆功的厉害!”

  “蛤蟆功?!”我神色一动,这货电影是不是真的看多了,明显赤裸裸在抄袭的电影情节啊。。。。

  火云邪神腹黑的笑了笑,然后脚尖一点,整个人在空中来了个漂亮的空翻,然后平稳的落在地上,四肢着地,掀起阵阵尘土!

  “呱呱呱!!!”火云邪神全身的气势越来越强,每叫一声都带着浓浓的危险,最可怕的是全身的肌肉还越来越鼓胀,气势眼看就发挥到极限。

  强大的高能让我们双方的人都纷纷推的老远,我额头上已经隐隐的渗出冷汗,竟然又是个高手,老子今天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啊!

  “哈哈哈!!小子,能死在我的蛤蟆功之下算你福。。。。碰!!”火云邪神得意的大笑着,结果叫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活生生制止了。

  因为火云邪神的脑袋直接被我踩中,整张脸直接贴在地面上,最后挣扎了几下后就直接扑街了。

  “切,你丫真当拍电影啊,老子还会等你放大招吗,白痴!”我翻了翻白眼,心里也算松了口气。这货虽然厉害,但明显智商不是很足,基本上也是悲剧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