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我特么的什么时候说过啊!”我听着冷若羽的话差点没吐血,直接开启了吐槽模式,表情凝固在半空中。

  我说她怎么感觉一直在针对我似的,合着就是这个原因啊。冷星星这个坑货,老子不就是没有陪去玩吗,没必要把我黑成这样吧。上次在全班面前你就大大的黑了我一把,这次你丫还请了救兵来报复我,等后天上课看洒家不好好收拾你!

  “切,我才不信呢。我表妹本来是挺喜欢胡闹,所以我也是半信半疑,不过从刚才你耍流氓的情况来看确实八九不离十了。我警告你,你风流成性是你的事情,但不许打我表妹的注意。她虽然胡闹,但确实个很单纯的女孩子,你要是敢玩弄她的感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知不知道!”冷若羽傲娇的仰起头,指着我警告到。

  我嘴角抽搐一阵,您老人家可以放心,我打谁的注意也不敢打她的注意啊,我要是真的娶了她估计家里的天花板都保不住了。别说你不同意,你丫就是求我,我特么的也不会去打主意的。。。。

  过了一会后,一个女孩缓缓从里面走出来,我跟蓝茗绣都看过去。

  “吴瑕,太好了,你没事吧?”蓝茗绣看到吴瑕毫发无伤,这才松了口气,很着急的询问到。

  “嗯,我没事。茗绣,你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放心,他们最多只敢把我扣留到晚上,不然就是绑架罪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吴瑕以为蓝茗绣是来投案自首的,嘴上忍不住责怪到,但语气中还是满满的关心。

  我也开始打量着蓝茗绣的同学吴瑕,眉间一动,再次被惊艳了。一袭快齐腰的青丝跟瀑布一样顺滑的长发,很规律的散在背部。很精美的瓜子脸,五官几乎都是黄金比例,跟被特意雕刻一般,桃花瓣似的小嘴透着分红,月牙一样的秀美,小巧的鼻子。浓密修长的睫毛中长着一双如紫水晶样的睥子,犹如在汪洋中浸泡过,清晰透明,美不胜收。

  而且她的个头比蓝茗绣还要高半个头,穿着很时尚靓丽,举手投足间都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一看就是经过高级教育的,可以说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都胜过她。

  我点了点头,难怪蓝茗绣说吴瑕是校花级别的,果然名不虚传啊,就算在我们学校也能挤进十大校花了。

  ”嘻嘻,不是啦,我是过来接你走的,事情我师尊已经搞定了,没人会拦着我们。”蓝茗绣笑了笑,兴高采烈的捧着吴瑕的小脸说到。

  “咦,师尊?你说是认的那个师傅,教你查克拉的那个?”吴瑕看来也在蓝茗绣口中听过我,露出惊讶的表情。

  蓝茗绣点点头,然后拉着吴瑕走到我面前,然后开始给我们互相介绍到。

  “师尊,这位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吴瑕,怎么样,漂亮吧,你绝对不亏!”蓝茗绣意味深长的笑着,还朝我做了个眼色。

  “哦,你好,我叫霍天麟。”我翻了个白眼,她不会还想着给我纳妾的事情吧。。。。

  吴瑕点点头,淡淡一笑,很有礼貌的说到“嗯,今天谢谢你了,如果让我家里知道就惨了。”

  “对了,吴瑕,你确定没有被他们非礼过吗?”蓝茗绣介绍完了后,还是不放心,于是又追问起来。

  “没有啦,我只是去坐了一会,真的没事。”吴瑕无奈的笑了笑,估计也被蓝茗绣的脑洞折磨过。

  而且旁边的那位留海哥又不干了,急着辩解到“是啊,我们长胜跆拳道馆可是有名的道馆,你要再污蔑我们就告你诽谤!”

  “切,有名有怎么样。优衣库有名吧,照样在试衣间放摄像头。”蓝茗绣吐了吐舌头,毫不留情的吐槽到。

  “好啦,别闹了,事情解决了就赶快走吧。”我怕蓝茗绣再闹下去指不定出什么事情,于是一把抓着她的肩膀往外面拖走。

  蓝茗绣手舞足蹈的挣扎起来,边走还一边碎碎念,一脸的不服气。

  我们三个人走出跆拳道馆后,我才松了口气,幸好出门的没让我办理什么我爸是我爸的手续。。。。

  “师尊,你怎么不让我说完啊,哼,他们实在太嚣张了!”蓝茗绣到现在还在碎碎念,跟我抗议到。

  “够了,你丫跑到人家跆拳道馆打伤人还有理是不是。我首先声明,下次你再搞出这样的事情就自己解决吧,我懒得关了。”我实在受不了了,伸手就给蓝茗绣一个爆栗赏过去。

  蓝茗绣顿时疼的抱起脑袋,跟袋鼠似的蹦了几下,终于安静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吃饭了,你们也早点回家,别让家人担心。”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饭点,而且又经历过一场大战,肚子早就饿的不行了。

  “啊?师尊,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啊,再陪我玩一会嘛。最近徒儿已经感悟到查克拉了,你不帮我指点一下吗?”蓝茗绣一听我要走顿时就不高兴了,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到。

  我深呼一口气,忍住快要抓狂的心情拒绝到“我有事情,查克拉你感悟到了再找我。。。。”

  蓝茗绣看我那抓狂的表情只好讪讪的放开手,嘴巴都快扁成鸭子了。我又朝吴瑕点了点头,准备先回家去了。

  “霍天麟同学,那个,我请你吃饭吧。今天的事情多亏你了,怎么说也要表示一下吧。”这时候吴瑕却突然间发话了,然后很诚恳的继续说到“这里附近有一个海鲜酒楼,我经常去吃,味道还不错,希望让我表示一下感谢。”

  “真的不用了,我。。。呃,你刚才说什么地方?海鲜楼!”我本想着也不差这一顿饭,结果一听名字差点给吓尿了,瞪大狗眼的问到。

  c最新《章M节上酷w)匠网/●

  海鲜楼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可是本市唯一一个专业卖海鲜的高档餐厅,基本上只有土豪才消费得起。我也听说过价钱,随便一道菜都可以抵得上我几个月的零花钱啊,这个地方我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啊!

  “是啊,怎么了?你不喜欢吃海鲜吗?”吴瑕看我惊讶的样子,以为我不喜欢吃。

  我顿了顿,脑子里直接风暴起来,那个地方对我来说简直不是一个直接的,突然被请到那里吃饭我还没缓过来,跟做梦一样。

  “对啊师尊,我也想去吃哦。而且吴瑕都是你未来的第十二房小妾了,你就不要这么见外了吧。”蓝茗绣也在一旁劝着我,笑嘻嘻提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