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满头黑线的看着手里的两个神器,嘴角一阵抽搐,感觉有种上了贼船的意思。

  “当然是给你装扮用的,韩国欧巴都流行长发再染一染,最后带个墨镜,多帅啊。”郝爽小妹妹嘟着嘴吧解释到,然后直接拿起拿定红色假发,踮起脚点毫不客气的带到我的狗头上。

  我顿时就实现一秒钟变杀马特的壮举,以前我看到电视上留着跟鹦鹉发型的棒子就看不下去,也不知道那些01后的小朋友是怎么想的(咳咳,我是00后),硬是觉得那是酷炫。那些雌雄难辨的人类,别说是我的偶像郭森斯坦达,就是我也能随便挑战一个加强团。没想到我居然也有这么一天,不过透过茶馆的玻璃墙看去,这个造型貌似还真有点意思,跟俺们老家城乡结合部那个著名的炫酷骚年组合,张二噶,朱富贵,李狗胜,王铁柱有得一拼。。。。

  “嗯,不错,有点样子了。”郝爽在我身上休整了半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再次叮嘱到“一会你进去的不许说中文,记住现在开始你是韩国人。我哥说你演过戏,应该没问题吧?”

  “呵呵,没问题的思密达,你就放心的思密达!”我苦笑几声,只好从现在开始就入戏。

  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向茶馆,郝剑自然本色出演我的跟班,那谄媚的态度监视是浑然天成,要是去演汉奸,绝壁能那影帝的那种。最后我们在一个茶楼包间听下。郝爽跟我使了个颜色,我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开始起范了。

  “请进!”好爽也开始入戏,恭敬的喊了声。

  我高冷的应了声,整了下衣领走进去,扫了下里面已经坐着的三个女生,看样子跟郝爽差不多大,应该就是她口中说的另一个敌对的势力。

  “我靠!”只是我前脚一踏进去,差点就脚滑了,直接扑街了。

  要不是郝剑跟郝爽在我身边,我都以为进了另一个时空,见到外星人了。因为对面三个长的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我都以为自己不小心走到侏罗纪世界里面。左边的那个女生流着一头齐肩的爆炸头,跟李宇春参加超女的造型几乎一样,简直跟雷劈过似的。这还不算什么,再看看脸蛋,长的可以让白龙马跳崖自尽,我发誓她要是流泪绝对落不到地上,半路就给蒸发掉了,要是把她丢在西游记里孙悟空估计连问都不问直接给打死的存在啊!

  再看中间那位,顶着一头的泡面,足可以把强迫症的人给活活憋死的那种,还染着翔一样的颜色,简直是减肥神器啊。在看看脸,呃。。。好吧,其实我已经看不清她的脸长成啥样,因为她脸上有青春痘。但是重点是人家是脸上长青春痘,你丫是青春痘下垫着一张脸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演了恐怖片还没来得及卸妆的说啊。

  最后一位也好不了多少,最明显的就是那一口参差不齐的龅牙,一笑起来那整个一惊为天人,长相跟电影功夫里面那位阿珍十分神似,可以说盗墓笔记里面的尸鳖跟你比起来那都成吉祥物啊!

  我捂着心脏终于承受住那三位的花容月貌,在郝剑的搀扶下坐在位置上,这个长相就算是如花哥扮起女人都比你们漂亮。我终于明白砖家说多看看美女会长寿的道理,因为天天对着这三位,换谁都要短命啊。。。。

  “咦,郝爽,这个就是你认识的那位韩国欧巴?”首先发话的是青春痘妹妹,很好奇的走到我面前,摆出自认为很有魅力造型说到“欧巴,阿里亚瑟优?”

  我狗眼一瞪,这个青春痘妹妹身上是不是买了我们小区门口老王那个摆地摊的香水,十块钱八瓶的法国香奈儿,还特么的买一送二的那种?妈蛋,我此时宁愿去跟凌晓雨打架,跟洛炎对练,重新去跟新东方文武学校的人战斗一场,我特么的都不想面对这几位人间极品啊!

  “咳咳,啊,啊里,压,瑟优,呃。。。思密达!”我脑子里搜索者自己少的可怜的韩语词汇,捂着鼻子回答到。

  “唉,胖翻译,帮我翻译一下啊?”青春痘妹妹认为我不会说中文,自然把郝剑当人我的翻译官,对着她说到。

  我听到这里差点笑出来,还胖翻译,那洒家岂不是成了小兵张嘎了。郝剑也是一脸躺枪的表情,但是还是本着做戏做全套的原则点点头,只差没有说一声“嗨”了。

  “欧巴,你好,我叫梅如仙,这位叫甄美丽,那位叫吴珏涩,很高兴认识你。”青春痘妹妹还以为真的接触到以为棒子欧巴,开始介绍起自己和其他两位,一脸花痴的表情。

  我强忍着笑意,你们父母取名字咋都跟闹着玩似的,一个美如仙,一个如绝色,还有一个真美丽,长成这样用这个名字不惭愧吗,一会我还是劝劝她们把这个名字上交给国家吧。

  “咳咳,叽里呱啦,叽里叽里呱啦思密达!”我本来就不懂韩语,但是对方肯定也不懂,于是就满嘴跑火车的说着,只要后面加一句思密达应该就没事了。

  “哦,他说见到你们也很高兴。”郝剑虽然猥琐,但反应还是不错的,很快就直到该怎么接话了。

  9更L新?2最快Ho上f◇酷*L匠*A网

  然后那位吴珏涩也跟着站起来说到“对了,这位欧巴该怎么称呼呢?”

  “哦,师,啊不,这位先生,这位先生叫,叫。。。”郝剑一时语赛,刚才好像忘了讨论这个了,突然被问起名字还不知道该怎么说。真名肯定不能说,必须取个听起来很像棒子的名字。

  而此时包间的电视上还在放着,郝剑顺便瞟了一眼,上面正播放的是某某大本营的节目,而此时的镜头正好给那个传说中的跪舔狂魔一个特写,郝剑眼睛一亮,在十分之一秒后瞬间反应过来。

  “这位欧巴叫全志龙!”郝剑都快被自己的机智给感动了,直接脱口而出,差点就给自己拍起手来。

  “你特么的才叫全志龙呢!”我差点被郝剑给我安排的名字郁闷到吐血,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要不是这里还有外人,我绝对会把这个孽畜先揍一顿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