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梦莎把位置让出来,然后两人在王梦莎的指示下分别坐在我的两边,连话都没说就挽住我的胳膊,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两人大片的香气不断刺激我的脑中的神经,眼神中发出勾魂摄魄的电流,我只感觉自己的血量犹如被敌人不断放大招,突突的往下掉,转眼间就要gameover了!

  “小帅哥,人家美美,你怎么这么害羞啊,嘻嘻。”美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那窘迫的表情,发出酥麻的笑声。

  “人家叫琪琪,第一次来吗?”琪琪舌尖舔着嘴角,也不断的跟我放电,完全就是小说里形容磨人的小妖精的神态。

  我哭笑不得的点点头,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上次在帝王大厦似的,幸好这里还算是大庭广众,咱还是有羞耻感的,不然多半就把持不住了。

  “天麟弟弟,别那么拘束嘛。既然玩就放开点嘛,不然多无趣。”王梦莎看我都恨不得缩成球的样子,也对我劝说到。

  “哦,我,我知道了。”我满脸通红的客气到,但还是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其实这种场景我身为一个正常爷们肯定是YY过的,只是突然间变成了现实,我一时间还没办法接受。明明是非常享受的事情,但真的到了碰到了却又感觉是另一种感受,难怪有人说想象是美好的,现实确实残酷的。毕竟咱又不是九眼桥的那位大哥,面对突如其来的逆推依旧可以欣然接受,坦然面对。。。。

  气氛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然后服务生送来了一堆啤酒,果盘还有小吃,在食物的调和下我终于感觉好一点了,找机会挣开两位美女的束缚,拿起一块西瓜就啃起来。嗯,真甜,一会要多吃点,反正王梦莎请客,不行还能打包一点回去,也算有收获了。

  “天麟弟弟,吃东西有什么意思,来,陪姐姐喝杯酒吧。”王梦莎看我就在那里啃西瓜,估计都快抓狂了,于是赶紧催促我喝酒。

  “哦,那个我酒量不是很好,只能喝一点,你们喝吧。”既然是王梦莎请客,要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也太过分了。而且我的酒量确实不怎么样,最多三瓶青岛啤酒就挂了的那种。

  王梦莎看我有喝酒的意思,立刻就高兴起来,于是让美美给我倒满一个小杯,然后每人也都盛满,齐刷刷的举起来。

  “来,欢迎天麟弟弟第一次来玩!”王梦莎举起就被,余光一直瞟着我,喊了一声。

  “嗯,欢迎小帅哥!”琪琪跟美美都跟着附和。

  我坳不过她们的热情,也只好喝了一杯。其实我一直不喜欢啤酒的那种苦味,总觉得很恶心。之所以要喝酒也是为了将来走向社会的时候不被别人嘲笑,毕竟喝酒对每个人来说是最基本的应酬。也不知道是那个家伙发明了啤酒,老子一定漂洋过海的去打死他!

  王梦莎之后倒没怎么灌酒了,就跟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且时不时的问着我跟洛炎之间的事情,总有种把话题引导洛炎这次去哪里的感觉。我脑袋此时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不过还是没有透露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吧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震耳欲聋的音响发出疯狂的啸叫,我们彼此说话都快听不见了。头顶的聚光灯落下五颜六色的光芒,映照在一片灯红酒绿中。台下各式各样的男男女女,在白天这些人可能是白领,高管,职员,甚至是搬砖的,但这一刻大家都脱去平日的伪装,尽情的释放者自己,或者这种才是一个真正平等的地方吧。

  最后一束刺眼的光芒落在中央的金丝笼里,一个优雅的身影缓缓走到台上,穿着一身露脐的的黑色皮衣,短裤,全身上下几乎都完美到极限的女人出场了。最特别的是整个人披散着一头蓝色的长发,脸上画着很浓的妆,只能看出大概的轮廓,但确实很美,最后在惊艳的目光中握住了钢管。

  “各位,这是第一次为大家献舞,今天主打的性感女神,蓝色妖姬!让我们尖叫起来吧!”此时DJ一直手打着碟,另一只手拿着话筒发出呐喊声,声音传遍了整个角落。

  蓝色妖姬面无表情的垂着头,重金属的声音悠然的响起,蓝色妖姬随着音乐缓缓扭动起来,瞬间就成了全场的焦点。蓝色妖姬的动作虽然略显生涩,却发挥出惊人的韧性,再加上那完美的身材,很快很多喝醉了的男人就冲到金丝笼外面伸起手,这一刻眼中只剩下兽性。

  “梦,梦莎姐,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只觉得脑袋已经快不是自己的,茶几上已经堆满了空瓶子,舌头都开始打结,心里只剩下回家这个念头。

  “天麟弟弟,还没到一个小时呢,还早,再玩一会嘛。”王梦莎一把按住我,顺手又给我倒满了酒说到“来,再喝几杯,一会我送你回去。”

  “哦,好,好吧!”我迷迷糊糊的点点头,只想喝了这几杯就回去,于是一口气都喝掉了。

  可惜喝完后我整个人彻底迷糊了,脸色的红潮分不清是害羞还是酒精催动,无力的靠在沙发上,一阵的天旋地转。

  ^酷:L匠网唯g一&E正版、\,其Sg他都-是盗版E,

  “天麟弟弟,你能不能告诉我,洛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很担心。”王梦莎看时机成熟了,于是又凑到我耳朵边说到。

  “哦,洛炎,洛炎跟紫叔叔,是,是。。。呕~~~”我已经彻底醉了,毫无戒心,顺口就要说出来。可惜胃里的恶心一下爆发出来,我直接吐了,然后直接晕倒在沙发上。

  王梦莎最终还是功亏一篑,气的咬牙切齿,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对美美跟琪琪使了个眼色。。。。

  第二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当我睁开眼睛后,宿醉的感觉还残存着,脑袋跟快要炸了,真想再昏死一变。

  “卧槽!什么情况!”但是我没想到更令我头炸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我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且是一丝不挂。

  这个其实都不算什么,最可啪,啊不,是可怕的是昨天晚上的那两个头牌竟然也在我旁边,而且也同样是什么都没穿,白花花的娇躯就展现在我面前!

  “嗨!小帅哥,你醒了啊,昨天晚上我们伺候的还舒服吗?”琪琪躺在我右手边,手掌捧着自己的脸蛋,另一只还在我胸口上抚摸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